【瞬间岁月】                              

·程志强·


          ◇我的影子是我的虫子(组诗)◇

        ★偷情

      观后镜上,系着红色的裤腰带。
      车辆回到原始森林,整个部落沸腾了,
      月亮蘸着一碗清水贴面膜。

      “一朵花,偷袭了月光。”
      姐妹们口含落日,漂浮在落叶的言辞上面,

      车辆暗淡下来,像难以消化的黑色药丸。
      生命的耳朵被废墟掩埋,
      触觉停止了发育,一团黑影从观后镜里走出。

      那朵充血的花,躲在耳根下,
      躲避黑影,和裹着黑影鬼鬼祟祟的心。


        ★快乐

      快乐受到瓶盖儿的启发,砰的一下,就绽开了。
      对90后来说,街道是爱情的拉链。

      雾从早到晚的恩惠,像情人忍住泪水,
      不哭,不闹。让是非的界限慢慢地溶解。
      他们的手法绚丽,枯枝飞翔为天桥,

      心底的广场,正在经历一场音乐喷泉——
      水在跳舞,水扭动小蛮腰,水亭亭玉立,
      水彻底放松,轰然倒塌……
      水牵着水的手,搂着水的腰,
      水沉浸在广场的快乐之中。

      对90后来说,街道是果断的,
      冬季也柔情似水。


        ★大海

      “大海,无非是一些蓝色的皱纹。”
      我们身裹皱纹,天空号召群山在海底聚集,
      食人鱼高高地耸立着,并不出声。
      乘凉预示着灾难,脸上映着蓝色的灶火。

      “灶火是大海收养的孩子。”
      我们都是大海的孩子,是寄生在尘世的鱼卵。
      闪电放牧漩涡,烧掉的骨骼暴露出生命的黑色。
      星星溺水了,月亮无动于衷,
      我们在深夜打捞一些可以托付后生的树根。


        ★尖喙

      我长着尖喙,说风凉话。
      罪恶的影子一层一层地脱落,这是扒了我的皮;
      我从泥淖中抠出的果实,总是含沙射影。

      我不能收回我的尖喙——说出的话,泼出的水。
      几棵树木的乳房,干瘪得厉害,
      成人后,我学会了对衰老的一切指桑骂槐。

      “我的影子是我的虫子。”
      每次啄食时,我总有被逮个现形的颤栗。

      我猜想,等到把尖喙用秃了,
      我会不会仍然是那个吃肉不吐骨头的家伙?


        ★执意

      楚王好细腰,那么蚂蚁呢?
      束腰束了一辈子,我算是看透了,
      为什么龙生龙凤生凤。
      卷积云的上辈子应该是鱼鳞,
      那么此生呢?傍晚的天空已经失守,
      蝴蝶的不停翻飞,波及整个村庄。
      它们不在意世俗的冷风,
      命运站在十字路口,究竟谁会对迷幻负责?
      失重的风,是脱缰的马,
      浪花彻底碎了,那么无辜的我呢?
      我不是膀大腰圆的人,
      而是一艘船,在熙熙的人流中,
      注定要孤注一掷地划向生命的对岸。


        ★夜哭

      “零点的哭声,从机场起飞。”
      梦里的杂草被清理得干干净净,
      她掀翻了床,喉咙里瞬间长满喧嚣的铁屑。

      我精心喂养的火盆,向窗外飘去,
      雨在滋滋地燃烧——
      她和深夜,再也纠缠不清,
      我在她的眼里,抑或就是一个孤魂野鬼。

      “此刻的哭声,是溃败的军队。”
      天花板替苍天收集风雨。

      机场紧锁。它并不想从此就远走高飞。
      此刻,请所有的善类小声些,
      灯光正在收拾残局。


【瞬间岁月】                              

·龙羽生·


               ◇质疑篇◇

        1.

      寻找或奔跑 并没有抵达
      山巅或海角
      呼告或吁求 并没有应答
      回眸或巧笑
      在寒风中把自己栽插到每一个路口
      每一颗消息树 每一面幸福的黄手帕 迎风招展
      但你并没有莅临 或
      永远 也不会从我身边经过

      鹰 在空中或孤岩
      燃烧自己
      世界 并没有感到或增添
      一丝暖意


        2.

      夜 埋葬或挖掘
      钻石
      漆黑的煤炭 壅塞或寻找
      泉水
      丁冬的星光
      把所有的事都在睡觉前做好
      把一颗心灵的钻石之光
      彻底埋葬在漆黑的梦乡

      这简短的诗篇
      或许是为了她的阅读
      我把它写好
      再耐心地撕碎或烧毁

      万物虔诚而缄默 我留下空白
      黑夜留下 一盏微弱的灯火
      而你或她 仅仅是
      尖锐地呼叫着的 一阵又一阵
      夹带雨雪的北风


        3.

      今夜 你在上海还是在偏远的山村
      满城的灯火与停电的草屋
      都是冷风与雨水
      阴郁的十一月的冬夜 你是凛冽的菊花还是俏丽的红梅
      这一切都没有区别
      如果你低头沉思 咬着手背啜泣
      或无缘无故 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
      像电光一闪 难得且诡秘地一笑
      因为我永远是那温暖而坚实的泥土
      在你的遗忘里 我依然忠诚地追随
      并且在你毫不知觉中 无声地托起你的双足


        4.

      你从清晨起床
      你从昨夜就开始沐浴和梳洗
      你为上路而描眉 把口红浅浅地涂抹
      再画上唇线
      你为自己血液的燃烧与耳根的羞红
      一阵阵地激动或愧疚
      你从自己的心灵里迈出双脚
      你从自己的愿望里长出翅膀
      因为
      在我的怀抱里
      你一再把自己装饰 然后却要以最美的姿势
      把自己脱个精光
      就像小鸟依人
      在我的亲吻中 咯咯地欢笑
      却又如不可捉摸的飞鸟 在欢娱的一瞬间
      你已振翮高飞 杳无踪迹


        5.

      相爱的人其实是一棵树
      他们的枝叶纠缠在一起
      两片嘴唇是灵魂绽放的火红的花朵

      他们的生命因为相互的搂抱
      而变得茂盛与蓬勃
      他们的快乐与痛苦
      因为时间的刀斧
      把他们一分为二
      男人或女人 掩藏着鲜血淋漓的伤口
      为了活下去
      他们必须从自己的肉体出发
      活着 就得有勇气去拯救
      另一半 被剥了青皮的裸树


        6.

      谁的手羞怯而大胆
      在热情中粗鲁且莽撞
      上帝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看遍了天下的男女
      他们贪吃的模样
      就像剥粽子
      你剥开我 我剥开你
      然后再一口一口
      你吃了我 我吃了你

      所谓的饮食男女 赤条条而来
      又赤条条而去
      他们的欢笑和泪水
      仅仅留下 互相复述的传奇


        7.

      在犹豫和迟疑中
      我呼唤鹅毛大雪
      在零点和零度的子夜
      鹅毛大雪覆盖淮北的平原
      没有人去留意
      越冬的小麦 绿油油的
      在冰天雪地 活得滋润
      男人和女人 在火热的土炕上
      噢 老天爷
      如果这世界也有轮回
      男人和女人 总要播种与繁衍
      生命的故事 一代代绵延……

      在迟疑与犹犹豫豫中
      我召唤白雪
      今夜 鹅毛大雪
      将搂抱 我灵魂中柔顺而贞静的村庄

      没有人知道 你是我的
      在睡梦中的一声叹息
      没有人知道 这洁白的雪花
      曾演绎 我们永恒与虚缈的童话



〖页首〗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