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象形札记】                              

·林长信·


              ◇雪与月与火◇

               致敬大卫·爱登堡

        1)

      因着性费洛蒙的召唤
      老雪羊在给撞头及抵触之后
      再证了青壮者该接掌这块地盘


        2)

      11月交配季节之后段
      雄羊下山去寻找食物
      峭壁的雪面虽叫月光铺满
      仍是一片片不完整的形状
      寒星以呼应的闪亮来催醒冰原
      地底有两个
      就要准点爆发的火山


               ◇邂逅后◇

        1)

      佳人哪,妳在哪?
      而我已看遍狗仔、宠狗扎辫子、
      水晶吊灯、粉味的工作者、
      窗外的飞蛾、车辆流逝
      妳我几回似水上芭蕾的托举
      得以结识在池水里
      坐上池畔也都谈得来
      但不会发音彼此的名字


        2)

      便约会七点在大厅见
      直至八点才问了柜台,因为慌张
      始知这千房旅馆的大厅有数个
      相信妳我都已经傻等到回房
      明早若无缘重逢于堡南的机场
      我会在空中吟唱某一首佚题的诗章


【象形札记】                              

·龙羽生·


           ◇蒙城县参加梦蝶诗会侧记◇

      事后才发现
      我拍的照片,每个人都在奔走
      此为抓拍的成果
      不可思议的是,不同时间,不同地点
      相干与不相干的人
      他们的身姿一律向右

      这,是否出于偶然
      当我们谈论蝴蝶又未见蝴蝶
      当我们议论古战场,监狱
      一个被监禁在梦中的庄子
      有人畅想鲲鹏
      却从未在意逃兵,死刑犯
      草扎的牧童骑在草扎的牛背上

      而与相同所异的则是
      那空缺的左边
      不见劈棺者
      那空缺
      可谓之——逍遥游?

      是否有此可能
      人们祈求或奢谈的事物
      比如奔跑的方向,歌咏,伸手攫取的风
      其实,均落他们身后
      那片空缺之处



〖页首〗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