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诠言谶语】                              

·半渡·


              ◇遗骸展览馆◇

      70年前自嘲的那个混混
      死了
      这个世界进入春分
      “面对主,我发誓:
      七十岁,我仍然是一介青年”
      一个诗人被病毒解构
      混入被公葬的队伍
      他被虫子隧穿
      被炼成土壤
      培育杜鹃的种子

      他的细胞不再掉落
      他的须发不再浓密
      无需碑碣
      不问政治
      他越来越小
      瘦削成一堆文字

      去读一本他的作品
      作为思念的巡回
      他的脾气和脑袋
      都被安葬于此:
      ISBN 978-7-5059-8730-2
      春分
      沉默而钝勇
      等待化作一声鸟儿腹中的啼叫
      他又成了一头年轻的虫子


              ◇感性的遗言◇

      灾难始于空气
      死亡始于爱情
      接吻的人类
      又及接吻的人类
      历史的残骨
      是那一幢幢古老的遗迹
      上面挂着锈蚀的奖牌
      刻着“文明”的字样
      勇敢的是文明的感性
      追求视觉的红色
      热烈与温暖
      爱慕粘液与忧郁的繁殖

      有高明的术士
      贩卖各色的胆汁
      紫色小火炉
      “能饮一杯无?”
      麻痹是最快的任意门
      实现逃遁
      留下文字
      无需机器

      “文字是历史的残骸”
      它万寿无疆已久经风霜
      横七竖八
      筋瘦骨立
      作为我们的残骸
      也作为我们的墓碑
      叙事抒情 供人凭吊
      在酒里
      在酒吧里


【诠言谶语】                              

·无言1314·


              ◇先说说病人◇

     1

   先说说历史,必须
   得扶正!阳光捋好,杂物不要
   最根本的,是那产生祸患的源泉
   要切断,要大力清扫,要高唱军歌,要立字据,立国书
   立人类精神

   最根本的,是一群糟糠的人,必须从黑暗的桥上经过
   必须,正视尖利的刀口,并用铁链把它们勒弯

   最根本的,是他们脚下干裂的大地
   那不是母亲,能拆开,隔离治愈
   那是他们自己


     2

   抖掉一身的杂碎,连同糟糠的屋子
   在迈进阳光的途中,我们步履艰难

   但我们学会了喝水,学会了仗骨,学会了春天之前的一枝荆干
   是如何锈冷,与坚挺

   我们像一头疯狂的野兽,唯一的欲望,奋力地咆哮与冲刺

   在黑色的岸边,我们擎开宝船,沿着汜水日益泛绿的轻波
   一点点地裸露出粉嫩的骨头,及新鲜的蕊

   我们已经长大,我们焕然一新。我们用一个新家,去祭拜流逝的波涛
   及当空的雄日


               ◇恐高症◇

   世界旋转。他终于发现个安静的栖息地

   他想献身一跳,被风口的刀子割伤了胆
   双手被捆绑在,敌人的囚笼

   一群和平鸽飞向昏暗的低处
   他噙满泪水,像三月成长的鸟的伤悲

   从历史中,长出断绝,长出鹰的天空

   幻想,被危悬击碎
   又被志向所挟持



〖页首〗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