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花遗梦】                              

·木木石·


             ◇垂于夏景的画面◇

      在平淡的夏天,平纹细布
      因自身热量而卷曲
      黑胡桃树在静态中 粗糙地哭泣
      风掀起了我虚掩的生活
      并将手与笔的距离拉开
      附近的机场还是让我感到厌倦
      学校在诗歌的骨感中开门
      孩子们的声音过早
      我坐在椅子上
      画出远处的水上出租车
      水从身边一片叶子上滴下来
      风舔我的脚后跟
      可以看见水上浮木凑起一艘吊船
      在泻湖的风中
      一个理念在构思方块中跳来跳去
      飞机的呼啸继续押韵
      就像鱼嘴里的骨头一样爽快
      这幅画是谁的孩子?
      没有人会回答我
      学校的乐声倾泻在阳光下
      我似乎梦见自己拴在脚手架上
      在可怕的高温中解析波涛


【淡花遗梦】                              

·刘亚全·


                ◇家◇

      你用春天
      打开一个口哨

      引来泥燕
      筑就了我的巢

      屋檐下
      听烟火人家

      和你
      和我


                ◇债◇

      从水里
      堆积自由
      一群卵石出来
      一片倒影站立
      一根绳索打结

      如果翅膀
      仅属于小鸟
      一团火燃烧了天空
      一粒沙子迷了双眼
      一枝落叶沉入腐泥

      举起皮鞭抽打太阳
      光芒皮开肉绽
      或黑,或艳
      走遍春天


【淡花遗梦】                              

·邹崧蔚·


               ◇这一天◇

      这一天 走到拐弯处
      与光相遇 与一粒词相遇
      自此
      她成了我的核 我成了她的壳
      石榴里有 佛
      佛 在玫瑰花里
      石榴是可以雕刻的核
      玫瑰是可以雕刻的壳
      光 力透过锋 过壳
      流传已经很久


               ◇我不在◇

      我在树叶之外 果实之外
      我在鸟巢之外 树林之外
      我在蚂蚁的触须之外 蝙蝠的声呐之外
      我在蛇的目光之外
      我不在火光里 不在虚空界
      之外是花的曲谱 之外是鸟拨动的琴弦



〖页首〗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