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构沧桑】                              

·梅蒲柳·


            ◇一只鸟儿落在树枝上◇

      在树枝,光线和阴影间隙
      一只麻雀飞临

      它欢腾尖叫,所幸没有引来捕猎者
      的弹弓和围网
      我可以在这些枝杈上安置:
      怜悯,凝噎或告诫

      在缠挂的红布条写下古老祷语
      我也可以在昨天宴席
      沾着辣椒盐津津有味吃烤酥的雀肉

      “是的,有罪与无罪
      不会因彼时杀戮、忏悔、祈愿而改变……”
      我们深陷漩涡怪圈

      我试图寻找更适合角度:平衡
      和引诱的对比部分

      也许它能令我从一首诗歌
      或一个词解脱
      ——我仿佛又听到鸣叫
      来自体内:系统介于循环之上

      所有担当始于对视的瞬间


             ◇去年看过的桃花◇

      还是那座山门,只是桃花开成
      今春的符咒
      开成桃心木的梳子

      ——“桃花执火而生
      偏要落水追逐一尾鱼,便要以怀想
      遁入沉寂的夜”

      我唤桃花三生,以青丝筋脉
      此际应有流逝的人间:桃花当识我
      粉面桃腮,褪掉身上鳞片

      用鱼的唇语爱你,用一条河的深情
      桃花占卜:
      落英缤纷,此处暗藏杀机


              ◇怀里的云朵◇

      无邪……隐形的演绎
      撞上一个人怀抱,借速度之最
      借微荡之辞

      为游动的鱼群而存在,割开整片
      蓝天,以白色节鳞
      衔着清风和微颤的频谱

      莲花兀自团着紫蓬,我把忧伤推向远方
      推向山神庙
      怀抱初心和小女子明媚

      邂逅六月的蝴蝶,邂逅
      佛眸子波澜,那深藏星星的密室

      如果今夜有雨,一定是我
      拾阶而上叩在坛前:像拂过香案的风
      携着云的谜团

      ——前世——今生——来……
      我把桃花种在眼底,一滴泪落下
      以美学,以魔力之说……


【同构沧桑】                              

·空瘦·


              ◇若失部分人相◇

      端正的五官符合人相
      嘴巴最具血色
      一旦伶俐地笑起来
      就能轻松切割脸蛋
      不能上下平分,恰是正常

      眼睛供奉在上层
      借助一连串眨眼的动作
      不断滋润视野
      似黑珍珠般高贵扑闪
      把众多渺小的沙尘圈置在外

      为保证眼睛清澈明亮
      安插双手在心河的下流劳动
      干完活的手就算洗脏了水
      脏水也不会倒流
      当然,如果河还没干涸的话

      倒是耳朵自在些
      从容于眼睛的一左一右
      之间高空跨越河水
      只通风声,无记忆责任
      也就不辨前后发生的事了



〖页首〗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