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生世纪】                              

·胡岭·


           ◇黄昏 废墟 废旧的椅子◇

      胡岭 写道:
      坐得太久,已无人
      可以将我唤起
      就像曾深陷于我臂弯之中的人
      把一切值得骄傲的
      放在日光下晒干
      晒掉荣耀、欣喜和丰腴的情节
      晒出一点苦涩
      然后将身体
      彻底地交给骨骼
      这必然的荒凉,是一座废墟
      必然的表情,而我
      在倾颓的砖石间
      被落日的余晖选中
      宛若插在一切荒凉之上的
      一面旗帜,指引那些
      被抛掷于过往的魂灵
      无声地走进长夜的深处


【新生世纪】                              

·金枝·


          ◇放低了语言,你我都没有站起来◇

      对于中国,完全可以
      开始准备
      就象目睹一个
      瓶子
      终究要把自己打碎
      假如外界没有提前行动
      就敲打自己一幢房子
      废弃的烟尘,还在培养我们的眼睛
      归纳着我们的影子
      没有保修单
      不能不排斥阳光

      已经坐在自己的身体很久了
      楼房坍塌
      在创建之前,就有了这样的基本动机
      没有丝毫隐瞒
      清晨大雾洗着黑夜的水滴
      不得不卸妆


【新生世纪】                              

·李正亭·


               ◇飞蛾扑火◇

      不可回避
      一盏闪闪烁烁微弱的灯光
      刹那间撩拨得我
      魂不守舍,不能自已

      直面生死,毫不畏惧
      占有的欲望,燃烧成熊熊烈焰
      频频震动的翅膀,不顾一切
      被拒的阵痛,深入骨髓
      无数次嗡嗡叫地暗暗着急
      蓦然闪开,有意无意
      却拉长了陌生的距离

      不忍丢弃
      忘不掉的妩媚,扑朔迷离
      尴尬稍纵即逝
      疼痛勉强忍耐,深深的伤疤
      尚未痊愈,思念怎么又反反复复在领空
      盘旋不已?

      只能闭上眼睛孤注一掷
      心仪已久,炽热的拥抱
      不说爱得死去活来,我用我的傻
      换你微微一笑,换你
      一次缠缠绵绵
      生又何喜死有何患

      抖擞精神,不敢停歇
      在你的面前
      如何彻底表白,心意已决
      猛然间展翅俯冲,这一次
      天知道能不能将你心中的怨恨
      彻底毁灭

      噼里啪啦的一阵声响
      烧焦的糊味,扑面而来
      对不起,果真擦肩无缘
      一缕袅袅青烟,苍天可鉴
      今生不能常相随
      下辈子能不能还在,老地方相见?



〖页首〗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