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弈断章】                              

·新泽飞翔·


           ◇作为物种形象的社会形态◇

行为的重叠与交错,使得部分的物种被排除。有得体的动物背负着他的一部分,作
为具体的视觉形象出现了。除了自身生存,它们还担负着这样的责任:对人在另一
种社会形态中的状况进行描述。而这不是挖苦,不是污蔑,甚至也不是讽刺,而是
承载,是说明与印证。

我们每次、我们的所做作为,都会与它们产生联系,都将唤醒一个物种的形态与记
忆。而积累构成的是行为的生态。干净或者明丽、丑陋或者肮脏,是行为的现实描
述,是抽象环境的物化表达。是人的状况。说:人要有环境意识,是因为我们对于
行为有选择,有标准与喜恶。我们知道好与坏,知道清新明朗与污浊、恶臭的欣慰
与不适,这不仅仅是对别人好一点,而是对自己好一点的问题。


【独弈断章】                              

·婀姬·


              ◇砍椰子时光◇

  (1)

我坐在海边,手执砍刀,等待风的婚姻。沙滩的意义延伸到海水的信仰里,将渴望
染作金黄色的境界。在我的世界里,渴望由血液和信仰组成,与海水相差无几。我
相信大海,相信我眼前的一堆椰子。我一个一个砍着手中的椰子,这沙滩极美,它
将海水的信仰筑就了这金黄色的境界。


  (2)

椰子砍完了,堆在一边。剩下的刀就成了这个傍晚的方式,一把象征着力量的大砍
刀。海水是信仰,砍刀将海水劈开,剁出细碎的情节;砍刀凭空劈向风,将其修理
出圆润的边缘;之后它拒绝浪的劝阻,砍向沙滩,巨大的金黄色渴望。


  (3)

我起身,砍刀留在沙的下面,露出一截刀柄,与椰树的歌声纠缠。


  (4)

旧时代,沙滩上的老路,海边的老房子;古老的海滨花园与陈旧的木架。鹅卵石,
苔癣和许多开花的灌木丛。这一切与蓝色的海景以及古巴比伦的传说无异。岸石和
松树有如零星的守卫,看着朝圣者到来。这里是自由的港口,阳光照亮了昏睡的沙
丘,远处的帆如闪烁的翅膀。海水终于成了紫罗兰色,世界进化成巨大的帆布,上
帝留下一幅美好的画面,和一堆砍好的椰子。



〖页首〗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