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花遗梦】                              

·空瘦·


             ◇打开一扇黑暗的门◇

      打开一扇黑暗的门
      各种哭笑源源不断
      从山顶锥探地心
      树根腐烂
      拌入苍白的骨粉
      液体流出
      眼珠漂浮

      曾经阳光嘴角一瞥
      平和地预报了一场暴风雨
      扭长气息
      冲蚀本色

      如今不知不觉灯咒石化
      黑成门一起挨挨挤挤
      所有的开与关
      变得不再惊天动地


【淡花遗梦】                              

·墨指含香·


                ◇药引◇

      拆封的伤口
      带有浓重的落暮和铁色
      我尽可能躲避即将崩溃的重述
      我的掌心积有淤泥
      那种伤害来自一只不安的眼睛
      来自候鸟滞留下的一片虚构
      这并不属于一次革命,阻隔
      是空巢设下的局,在我的体内
      发烧阵痛,揉搓又剥离
      并成为这局中最真实最不可抗拒的一部分
      它将深入脉管
      煎熬我一生的傲骨
      直到我等到你
      等到我脏腑的每一个器官
      已和你一起聚拢,粉碎
      从搁浅的陶罐里提取潮汐
      把解药交给一丝不苟的人
      交给有同样形状和纹理的清风与明月
      然后,慢慢看着自己
      被接受被取消


                ◇退位◇

      陈年的钟,踱着一惯的步子
      象久坐的老人,重复唾液的吞咽
      这枯萎的动作,深陷一片叶子
      通过贫血,掀起我体内的草木形成漩涡
      覆盖我,也覆盖了笑容
      众多的街道延伸,我一直在深巷中走
      在深灰和浅灰里暴亡或出生
      直到我的身体,终年倚赖几味草药的滋养
      钟摆继续隔开我,产生了
      多少疑症和阴影?这简单的对峙
      切开我的磕绊,从我一节节骨骼开裂的缝隙打磨绣针
      天真复活山水,复活一尾鱼的痴心
      眼神与针尖相互抚摸,这细小的幸福
      让我在每天的清晨低下身形



〖页首〗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