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介入岁月】-生活写实                         

·龙羽生·


            ◇哲学家和诗人(三首)◇

       “有人吗?”

      我应该记住这个夜晚
      记住一个男人的声音
      就在楼下
      他只吆喝一声
      然后是寂然无声

      他在问谁?谁家的门户半掩
      那屋里的人,在?还是不在?
      那里肯定——有他要找的人

      这关我什么事?
      我为什么要记住,这个陌生人
      是欣赏这句话?我们都曾问过
      “有人吗?”

      只在今夜,我能够随便晃荡到楼下
      随便推开一扇门
      随便亮开嗓门,毫不谦虚地吆喝一声
      “有人吗?”


       致敬

      夜晚比黑格尔还要黑
      我剽窃了一个意象
      雨点的白指甲比哥白尼还要白
      这纯粹是在浪费柴火
      狗屁鲜花广场,狗屁火刑
      套用叔本华骂黑格尔的哲学
      完全是“屁眼智慧”
      一个醉酒的汉子引来三二个酒肉朋友
      吵吵嚷嚷。还引来女人的尖叫
      这是五月的合肥
      灯光被雨水氤氲。路灯的火刑架
      炙烤着一个被白指甲伤害的黑人
      没有思想家掐架!我只好向流浪的街头致敬


       哲学家和诗人

      一吨厚的月光,相濡以沫的夫妇
      抵不过
      一张白纸

      叔本华牵着一条狗
      在稠人广众哼哼:“这就是——
      婚姻!”

      李白决定到民政局申请
      离婚登记
      窗前明月光。孤眠者正在背诵千古名句


【介入岁月】-生活写实                         

·金指尖·


               ◇街头故事◇

      城市暗角,隐藏了多少故事
      需要一页页翻阅
      有些时候,我们的追究或者纠结
      说是缅怀,不过是清洗

      慢慢地,我们波澜不惊
      如站在垃圾桶前
      从容地,把一些东西扔掉
      或者打开创伤


             ◇爱情广场的爱情◇

      穿越爱情广场
      不见一对情侣呢喃
      鸟从天空飞过的投影
      一只在东,一只在西
      各自啄食石阶上的冷苔

      我的目光
      犹如一辆破旧的独轮车
      斑驳的车辙从爱情的病历上辗过
      整座城市,都在失恋



〖页首〗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