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构沧桑】-思想沙龙                         

·克文·


               ◇我只会◇

      在那些破裂的地方
      常有我的幽灵在游荡
      喜欢记忆的残缺
      无妨月光的一片片散落

      不要说好久没有见到我了
      那块被拯救的日子
      重重压在疼痛的歌唱上

      我从没密谋什么
      只会在废墟里被几个文字接纳


                ◇流放◇

      自己给自己的流放
      永远从一片落叶的心开始
      那些简单而古老的路径
      在深夜里起火了

      脚步的惊动
      总带来错误的停顿

      流浪在酒杯里多么传统
      难道只能用瓶塞塞住鼻孔
      与酒的贪婪共死生


                ◇哑巴◇

      把影碟倒回一段时光
      才知道自己曾是一个哑巴

      曾经有内心的表达
      浮不出水面
      自己的怒气砸伤许多画页

      现在我该感激什么神灵
      当我滔滔不绝的话语
      引来悲伤与黑暗的厌恶
      谁会掐住我的喉咙让我沉寂


【同构沧桑】-思想沙龙                         

·陈炜潘·


                ◇黎明◇

      黎明被鸟的飞翔
      裹紧在一种
      湿热发霉的忧伤里面

      没有形体
      也无气味
      却有一只风的爪子
      时时叩击我的胸膛

      伤不了我的想法
      却总能从
      午夜的毛孔里
      发出呜呜的哀号

      惊动枯枝里面
      沉睡的花叶
      一颗颗
      一时仿佛热锅里的蚂蚁
      满山满地满世界
      乱跑乱窜
      惊动我的思念

      黎明深陷光的梦想
      象一团漆黑
      宇宙中茫然滚动
      顺者昌,逆者亡
      总伤不了我的思念
      返回顶端


              ◇烦燥的黄昏◇

      黄昏退后
      空旷出宁静的山谷
      一只手
      抚摸火热的阳光
      总是禁不住
      禁不住从树林深处
      飞出三五只小鸟

      另一只手
      搅动沉睡的露珠
      忍不住
      总是忍不住纷纷从
      昏暗的溪流边上
      走出几个男人

      脚踩住凶猛的漆黑
      不管冰冷如何锋利
      无论火热怎样坚硬
      你的心膨胀着
      始终在我的心中

      你说
      好一个烦燥的黄昏
      就一定是我说
      烦燥的黄昏很是烦闷
      让我果真是昏了头



〖页首〗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