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弈断章】-散文诗选                         

·王西平·


                ◇落叶◇

当我走过的时候,它们还在飘落,当我再次走过的时候,它们仍在飘落,呵
足足有一个世纪。仿佛侧着身子在投递一些信息,一次一次地
那一刻,它们的绿,它们的黄,纷纷从中撤离,并闪出一段下陷的路,然后
情节从两边断开,有一部分掉在空中,有一部分折向水面
现在,整个林子闲在那里,像一个废弃已久的邮筒,我甚至无法命名它的空
呵,真不知道,这样的容器,还能守多久。我只能唤醒黎明前所有的光华
来堆砌它的四壁,内部再垫上厚厚的土。那里瞬息坐满了一种叫落叶的鸟
在无尽的哀声里,成群结队,化为北方。是的,它们是善良的
注定一生,在阳光下洗脸,在风中翻捡衣裙,或在一座城市里,像驯化过的小兽
来来往往



              ◇含糊不清的墙◇

呵,那么巨大的一面墙,呈现令人惊心的侧影,何等清凉,似乎要泼出什么
我想这个时候,必须得主动贴近它,将它的诱惑耗尽
真担心经过那里的时候,它要吻我,它的舌头那么长,轻柔地,像一片床单
那一刻,我闻到了生活的气息。现在,我在一块没有广告张贴的空缺里
铺开自己——砖在下,瓦在上,中间是一些含糊不清的洞穴
然后,我一个人躺在里面,留一大半空。其余的,是静寂的边,每当我醒来的时候
它们就像涨满风的衣裙,缓缓升起。顿时,一些花草看着我,伤佛另一种光
照亮了我的面颊,一些坡面停住,时光开始倒行,好像有东西要掉下来
有一个人从那里走过,他的影子朝相反的方向快速退去,紧接着
我听到一些哀歌,先是从墙头发出,然后又从墙头没入,整个过程,像一串泡沫



             ◇在另一个时间里◇

 整个屋子开始暗了下来,远远地,门开在一边,另外一边,让出一条虚弱的
 大街。这个下午,我站在那里,像两个人拥抱,所有的人回头张望
 什么也没有,仿佛在另一个时间里,截取了一段空白。我所希望的人没有出现
 她,也许就在某个暗处,为转瞬即逝的美,不断地伤神。现在,我看见
 客厅的镜子里,有人抬着另一个我走过,两边站满了我的孩子,他们纷纷
 向我抛洒热泪
 呵,我将他们生下,就为等待这一刻的到来。还有一些人,在我的上面
 隔着木板一直朝最深的河走下去。一路上,有一些鱼在底部搅动,像一群瓦罐
 保持满盈的姿势,它们要让今天的天气动荡无常
 事实上,谁也不是在前行,虚境中的世界,就是这样流逝,像是越来越年轻
 却是越来越衰老



             ◇在某个遥远的时代◇

 整条河在哗哗作响,像一堆明亮的词,在阳光下,多么富有净化和克制的力量
 那一刻,我站在高处,正与一场没有方向的风并肩握手
 呵,又一茬落叶,降临在了我们的中间,清晰而粗厉,犹如一场慌乱的雨水
 所有的鸟站在他们的肢体上,像某个遥远时代的罂粟花,闪光、歌唱
 回声从明丽的天空渗出,越来越近,越来越远。那一刻,大地在宁静中倾坠
 所有的门开了,世界投进幽静的面影,我看见自己,像一滩深海
 弯下去变暗,伏上来变明

 呵,秋天来了,鱼,以及任何明净的事物,一闪而过,在我的身体里
 举起柴禾与刀。然后,越过它们编织的光亮,朝四面八方走去
 如一张潜入心底的网。哦,我要飞渡你,在逆流的时光里,一次次地脱尽花瓣
 然后,赤裸着身子,握紧那片缄默不语的水





〖页首〗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