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介入岁月】-生活写实                         

·刘亚全·


             ◇和春天打了个赌◇

      (一)

      “我的眼睛,是鹰的眼睛,
      但害怕看见春天!”
      我常常躲在木门里
      这样自言自语。

      被春天窃听了,
      问我:“你不敢看我,
      那花是什么颜色的?”
      “——当然是红色!书上说了”

      春天说:“对于你呀!
      花是黑色的。。。。。。”
      “呵呵!春天,
      你脑子进水了么?”我讥笑。

      “我们打个赌!
      你敢把地上的眼罩戴上,
      出来看花是什么颜色的吗?”
      “打就打!这年头儿,谁怕谁呀”


      (二)

      蹲下来
      舍弃一双鹰的眼睛
      戴上黑黑眼罩
      听每一朵花怎么开放

      那动静覆盖了寄居蟹的贝壳
      阳光请派的燕语堆砌跟前
      我用力迈出第一步
      从木门里探试

      脚尖踢到春天的屁股
      慌忙抽回
      一阵柔软的笑声跟进来
      拍了拍我脸

      反正我看不见春天
      双手跳跃着向外摸到窗台扒住
      右脚蹭地前移
      我站了出来

      反正我看不见春天
      坏!我也看不见花的颜色



                ◇失聪◇

      钢笔吸满血液和一辈子
      泥泞里沉着一些文字
      我迷失在某个词汇
      书页破了

      我的面积很小



                ◇帆◇

      你孤寂,远去
      已不是岸的一处景
      才来的鸟
      旋转着痕迹
      悄然从眼底撑起

      有多大的浪等你
      有多久的路伴你
      行没在一张蓝纸里
      怎不会使人念记

      帆,漂么
      一辈子颠簸海上
      是岸的失落





〖页首〗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