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花季】                               

·璎璎·


             ◇梅花欠我唇上香◇

      也许只有在扑进佛陀怀抱时
      我才会丢下一枝梅花
      和肉身舍利
      作为世间的爱恋

      日月星曜都不及
      相视一笑,你初绽的红蕊
      闪现于黑夜里的惊艳

      那么明亮,火热,炫目,倾情
      溶解了霜砺的冰封
      化开丝雨纤柔

      是我此生旅程
      唯一想寻觅的新奇精彩
      沾附袖口牵缠的稀罕
      念沁眉宇心窝

      所有的震颤、狂喜
      在找到的瞬息契定
      紧抓手里
      这乍放的光泽
      千万不要睡去啊,走到
      酷寒侵袭百花摧的关口

      别忘了
      梅花欠我唇上香
      润暖等待季节的苦涩沧桑
      亲醒冲天的翎翅,还有
      蓄积千年的甜言蜜语
      与子偕老


               ◇空中秋千◇

      一抬手,云就低了
      蜻蜓在鼻尖打了个趔趄
      回旋

      最后的纪念
      是被撕扯褴褛的猩红色战袍

      你别过头,囁嚅着:
      那是风的杰作
      裹在风中的鸟儿为了前程
      才没敢喊出声

      正因为我懂
      心才会痛
      随着闪电、滚雷折腾了半天
      雨也没有落下
      看来庄稼
      并不是想象的那么饥渴

      禾苗葱绿
      谷穗微垂
      但被虫咬过的苹果是酸的
      傻瓜才不信呢

      只有不停摆动的手的样子
      好像一只空中的秋千


【淡花季】                               

·墨指含香·


             ◇每一颗雪的灵魂◇

       1、每一颗雪的灵魂

      一片,两片,三片
      花儿醒了
      风一吹,露出一双小脚丫

      是记忆,是火焰,还是乌鸦转动的眼睛
      人们睡了
      鸟儿们飞向天空


       2、一只鸟黑得那么圣洁

      雪下了一夜
      沸腾的城市安静下来
      一只乌鸦在雪地里觅食
      它动,才感觉世界存在
      我一个早上都在它周边徘徊
      尽量踩着别人脚印行走
      我怕咯吱声会惊动它
      更怕一片无人经过的白是陷阱
      它觅到一块劣质面包
      还是鞋底里遗失的转基因谷物
      阳光,把它形成另一个美好黑暗
      我捧起雪
      没有像童年那样吃下去


       3、雪是来覆盖我的

      雪落在杨树枝上
      落在乞丐的草棚上
      落在公园长木椅上
      落在我黑色风衣宽大衣领上

      雪没收了我出去的路
      我相信它是来收走我的
      树枝上一只乌鸦叫了一声
      是在说“请进”?

      该做的都已经做过了
      没有人听见雪下面石头自言自语
      在鞋子与地面之间
      死去的人也许会听见

      你瞧,我还活着
      你瞧,我还活着


       4、雪是一首歌

      黄昏明亮起来
      下雪,是每个冬天最平常的事
      过去,现在和即将发生的
      都与这个事件建立起联系

      命运是白色花朵
      蒙住所有羞耻的方式,让乌鸦更像绅士
      它站在树枝上歌唱

      我渴望这声音,把灵魂
      锤炼成黑铁,从骨头里驱赶出猛兽
      这宽广而嘶哑的猎枪
      有子弹穿过喉咙


       5、雪与梅

      黄昏迟疑,雪该落还是落下了
      山脊痛之彻骨,那只乌鸦凛冽地笑着

      血腥里有甜甜的香气
      康德说:“世上有两种东西让人敬畏……”

      黑暗的苍穹亮了一下
      枝头上有面孔显现出来


       6、雪落的声音

      你发一张西湖雪景,告诉我杭州初雪
      我看到枯荷,灯光,以及
      远处孤山正在升起雾气,雪在水面消融
      就像你我,被时光轻描淡写
      爱或者疼痛都会沉于平静水面
      无法拾起并隐于寒冷之中
      所有那些,成为那些
      如雪挣扎,变黑,腐烂
      被慢慢饮下。变成
      沙石,鱼群和火,我听见它们在我体内闪闪发光
      然后,又簌簌熄灭了


【淡花季】                               

·陈炜潘·


                ◇三月◇

      山开始男人女人之后
      周围现出蓝色的波涛
      男人女人的手
      露出在波涛上面

      平直展开
      手掌心顺利绕过
      靠近惊蛰
      特别显眼的一种忧虑
      手指头缓慢流向
      春分边上
      一处相对的平坦
      偶尔的握紧
      抓住了
      乱跑乱跳的春天

      从山脚、山背、山谷
      即使是石头细缝
      长出灼目亮丽的碧绿
      自山路两边
      从海边到寺院绽放更多
      精彩热闹的万紫千红
      胸中依然的激昂澎湃
      心情始终无法平静

      头脑中升起
      鸟儿们小心翼翼舞动
      鸟类家族聚集千年
      坚强果断的一搏
      像一面鲜红的旗帜

      飘扬着在高高的山头
      积雪几时熔化
      蓝天如何更蓝更丽

      飘扬着只是你我
      成熟了的一个念头
      即使是黑暗中起步
      冰硬的思想终于孕育出
      温柔的行动

      彩云一朵朵散开
      月亮隐没又现身
      半山腰下起了绵绵细雨


【淡花季】                               

·无言1314·


                ◇阔◇

      屋内,一个人正手扒地板
      脚在床上,奶嘴朝下
      他一用力,牙齿就掉了


               ◇猫的脚◇

      当你的手掌被它划过
      一道清晰的血痕
      混乱之中忘了洗刷
      走向屋里
      过了一会
      出来
      把干了的给我看


                ◇干净◇

      风吹肌肤,吹胸,吹胸上揭起的里面的东西
      然后顺着乳沟走进小腹,渗进肚脐
      一跑,就更猛了
      一笑,就是再来一次



〖页首〗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