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景线】                               

·槐蓝言白·


              ◇一个人的风尘◇

      无名草一下午就铺满了梦田,蘑菇亭在海港,
      他怕糟蹋泪水,黯然时就一个人去看海浪。

      那些好看的图片在东部画册上,立起来是一侧
      宣传墙,大片白鸟栖息,降落时风被扇起了香。

      纸鸢乘着风飞起来,焦心,纸鸢是做客的客家人
      像梦游者有路却无方向,纸鸢有脸却无口腔。

      梦游人染发三场,烫一场。他白发三次,脱一次。
      才情是大户人家,师公的海鲜配上了弱枊和扶桑。

      月亮是个俏姑娘,什么都好,就是不长头发。他
      无法用BACKSPACE键赶走所有空格像挤走所有白光。

      他无法不是个河南人,武汉人,深圳人,左右
      在你我他三个人称间,挨刀的江湖有诸葛漂荡。


              ◇打底衫女模特◇

      鲜艳,惹人垂涎又占人思维。透视雪景
      在透明薄夜,诱惑和平滑止于绒绒苔藓。

      柔顺羽毛是暗红头发,飞出去似太阳鸟。
      眉梢里有絮,管风琴呜哇呜隆地响。

      身板是小建筑,腹是敏感告诉。腰肢
      是柳枝,枝上苞芽要开放在清澈的湖。

      开放在好飘窗,容颜不旧,微笑是好哑语,
      在一张书桌的高潮,甜美心意是玲珑稻谷。


【风景线】                               

·晴宝儿·


           ◇草木生活(组诗·之一)◇

      《我所预想的远远不够》

     药丸像糖豆
     秋阳的色彩,圆嘟嘟地躺在掌心
     谁也不知道
     这糖豆去过多深的深海,被生活打捞出网
     释放出桑叶,栀子的寒
     释放出玄参,白薇的咸
     释放出黄连,知母的苦
     释放出牵牛子,全蝎,雷公藤的毒
     本本上的糖甜药苦,五味杂陈,深不见底
     远远不够
     远远不够
     枪戈日夜在我舌间,滑向喉咙,渗入肝胃
     我的味蕾在关闭
     我的嗅觉在降低
     我的听力在减退
     但我依然知道,我对一味草剂的了解远远不够
     我所想到的海远远不止
     连绵起伏的沧浪


      《莲子》

     午后我去划船,湖中有莲
     菩萨端坐水中
     她莲花的眼睛蓄满村庄的水雾
     我忘了划水,接住最后一颗泪珠
     我把它安放在最高的树上
     造船的夜晚我想起
     那是我的面容
     那不是菩萨
     菩萨不流泪


      《桃仁》

     那么多藤,打结的日子
     刀子不行
     蔷薇科山桃成熟的金果
     至柔无骨的水

     古色方格
     植物在那,幽香地气风干的根,茎花蕊还有粉末
     我拉古香的环
     花儿,朵儿,根儿,叶儿
     碧草青青,大地上着锦袍的天使
     我在氤氲人海
     伸出柔软的执着


      《甘草》

     母亲放在柜子上的小瓶
     安静如是
     相比被苦汁浸透的穿心莲
     咳嗽时,母亲给我甘草

     北方总让我咳嗽,我离不开一个地方
     叫故乡 一粒泥土粘着我
     甘苦的甘,甘心情愿的甘
     甘之如饴,亦为甘

     我去大平台晒太阳,看车水马龙的时光
     对着星辰说出我的爱
     对夜空照耀的土地,延续我的爱
     一株甘草在开花的土地
     一株甘草,在开花的土地
     仅此而已


           ◇草木生活(组诗·之二)◇

      《金银花》

     生活偶尔发热
     灌我迷魂汤的人
     总有妄念想灌醉我,在虚幻朝代
     我头戴桂冠,脚下飘飘
     我有金银花
     月亮的花蕾
     平和,温良,沏一盏月光
     清外热,驱风降燥


      《丁香》

     本草中的慈爱,精神之爱的庇佑
     良医
     我是你温顺的小病人
     你苍白的孩子
     亲吻你恩慈的手指,桃金娘的春风


      《羚羊角》

     大地上的玉,游在水中
     我便为蝉
     经过透明世事
     蜕去生命衰老的壳
     神昏,谵语症不治而愈

     我痛恨假的俗物冒充无瑕
     裹挟尘埃的黄,浑浊
     有恶臭味
     上一次,泼掉一瓢
     之后很久没有煮玉


      《南瓜子》

     生活的叶子锈迹斑斑
     虫子无孔不入,良心道德礼仪忠孝
     遍体鳞伤的世界

     调一羹南瓜子
     连壳研细粉,冷开水送服
     良药在秋天的大地,女人怀抱月亮


           ◇草木生活(组诗·之三)◇

      《丝瓜络》

     有没有人注视,都撑起一片绿
     开金黄的花
     藤蔓爬上窗子

     我等它长大,丝络的网再韧些滤出生活的风寒
     葫芦沉沉的,大地的耳坠
     去了哪里?
     空空的藤,摘走它的人
     你是需要它的人?
     如是
     我的窗子,明年栽下更多


      《中药铺》

     沉香的植物让我惦记
     她们彻夜交谈
     或正垂泪,在荒凉的岛屿

     叮叮当当的音,植物草纸,连同乌金漆光的招牌
     被推进去了
     我从铁门看见秋野的林子
     林子后面是原野
     藏不住的香气,坚果植物泥土弥散的香气
     露珠寂静的碎裂


      《山楂》

     我又贪吃了,丫鬟命的小文人
     高贵珍馐让我恐惧
     含一粒山楂,锅里牛肉等着烂熟
     山楂研磨,处理虚妄之灾

     麦子是我的粮食
     北方的土豆,白菜是我的蔬菜
     南方的稻米,南方的藕
     祖国粮仓满满
     吃什么现杀的驴,狗,猴子,熊妈妈的脚掌
     草木围场,我围剿掉你们
     大嘴巴


      《琥珀》

     怀揣琥珀,安静睡眠
     天空是一株植物的温度
     大地是她的家
     风声是恬静的曲子
     雨声是青蛙的诗
     核桃叶上的公主,白天一枚城市的叶子
     小丑都退避
     她睡得多安稳,月光里的婴儿
     没有心事


           ◇草木生活(组诗·之四)◇

      《朱砂》

     你来时,玉兰满阶
     我刚合上你的诗集
     白鸽在广场走动
     关于未名湖,阿姆斯特丹和瑞典诗人托马斯·特朗斯特罗姆
     光把皂荚树高大的影子铺在地上
     两个不善言谈的人
     一下午走了很远
     黄昏,我带回一扇窗子
     半瓶泉水,一点朱砂


      《金樱子》

     窗根的一小片绿,像一群唰啦啦的报喜鸟
     喊春风,喊春天的蝴蝶
     喊暮春的野花快上轿

     喊雨水唱夏天的诗
     喊小满的鸟雀飞出笼

     喊东经的太阳,喊北纬的窗子
     喊草木熏香的人
     带上小刀,带上小刀
     秋阳浩荡,人间这欢悦


      《紫苏》

     我们在葡萄架下消耗,小猫午睡
     我们不讲诗歌,不讲沉重,精神,温度,气质
     不讲一列动车
     一条隧道
     一架飞机
     一个海湾
     一座矿,一个板门店,一个核电站,一个五大洲的裂谷
     不讲干旱的尘寰
     葡萄小而绿,它是甜的
     葡萄绿而甜,这个世界一贯言不由衷
     漏洞重重 发言者拿着膏药
     无从下手

     紫苏,小猫醒了,摘一粒葡萄


      《冰片》

     我所见过最爱美,最苛刻
     最笃定的女子
     一直瘦下去
     直到从人间消失,都没回头

     我望向茫茫白宇
     她用隐形翅膀收集风
     她用她选定的方式在我看不见的世界
     飞行完美

     物理学叫升华
     从固态到气态,从有到没有
     从爱情到一蓬杂草


【风景线】                               

·程志强·


               ◇画铃声◇

      铃声,挂在树叶上
      铃声透明的核,像一粒粒种子
      播撒铃声,田野绽放朗朗读书声

      校园是一块画布
      有人画同学,有人画教室
      有人画操场,有人画国旗
      我画读书声,画铃声……

      铃声,挂在树叶上
      铃声爽朗地笑
      让田野感到幸福和美好


              ◇另一种阳光◇

      阳光搜刮民脂民膏,霸占草木之女
      吞噬湖泊,消化马路
      楼群晃晃悠悠,人流大面积蒸发

      河流绝育,骨盆里倒满了污秽
      这不是灾荒是什么

      阳光,将撕碎的衣服
      破旧的塑料袋,肮脏的账本
      挂在树枝上

      我站在树下仰望
      不停地躲闪。爱恨交加


              ◇声音的长度◇

      把声音拉得悠长
      才叫抒情
      山中的小路也是这样

      把声音拉出一生的长度
      才叫完美
      母亲的发丝也是这样

      把声音从这个季节拉到下一个季节
      才不会输掉时间
      黑白相间的两缕发丝
      缠在一起

      余音,忍不住绕梁
      那是声音的宿命和寄托



〖页首〗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