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示录】                               

·舍秋子·


               ◇深入冬天◇

      把我灌醉,把我摇摆进冬天的河流
      雪青驮起蓝色蹄印,在旧梦之外
      歌吟,换取暖怀穿刺针灸的痛饮

      让我做鱼,让我在冰层下潜伏匿守
      象我是桨,想我时轻扣水草
      河床的经络为我所为,青春的病迹销磨流声

      抑或从天空出发,踩着断梦
      沥血残痕,找一归隐的洞穴,看万鸟收羽
      昏烟染云,雪藤蚕食大地

      触摸冬天的灵欲,不在上冻之后
      它仿若点指可碎的瓷瓦
      而拒收折磨的寒星,一如伊人温顺
      把落幕的诗镜涂上煽情的伪装

      说出夜晚清寂的读音,镜中的空白对号入座
      荒诞涉嫌演绎迷失的传奇
      青目银针,痛失寻经自立,拂袖彻走黑幕

      我从黎明失陷,青春的骨刺生长开花
      冬天的映画,朝着疏松的天空破裂
      走失在隔世天野的蓝马,在伊人脚下骷化

      我是我的村庄,我是我的河流
      我是冬天一抹依风的烟尘
      我是我灵魂深处一窍冬暖,我离你最近

      脊髓衍伸,无尽的幻化在神经里沸腾
      有谁在清淡的夜里独自弹唱
      谁的冷酒正在穿破谁的胸膛


【启示录】                               

·朱士炼·


                ◇躯壳◇

      一副可怜的躯壳
      被人事
      搅动成
      鸡蛋炒饭
      不知喂给谁吃

      一副无奈的躯壳
      天天洗
      还会生病死去
      最后灵魂升华
      一切不管今世

      沉重的躯壳
      压住如明镜的灵魂
      如乌龟
      活到几千岁
      却不知
      活着不如死去


               ◇错与对◇

      错与对
      在头脑里
      变成时光电影
      淡忘回忆在
      人生的种子里

      对与错
      一会乌云遮天
      一会晴阳高照
      却对人生
      悟不透
      对错是非

      对与错
      都遗忘在
      时光夕阳下
      总是去的人
      不问来人


                ◇世事◇

      世事难料
      在吵闹的街
      一颗心平静
      在虚无之境
      心若死灰
      无色无染

      世事若刀
      砍断多少离合
      然后一杯酒里
      煮江山

      世事如一把梳子
      梳理花草的头发
      人坐在草上
      望心中的云


                ◇梦◇

      飘来飘去的梦
      化作甘露水
      洗刷内心的污垢
      污垢化成
      黑洞之水
      返回肾脏

      梦穿上名利的外衣
      脱掉一件件
      贪痴的外衣
      让心灵裸露在
      三界之外

      梦没有歌唱
      也没有睡去
      它只是一些模糊的事
      拼凑成
      生死隧道


                ◇时而◇

      时而飘
      时而来
      飘来之间
      隔着多少层
      时空海

      时而如蛋中的龟
      埋在人海的土中
      换来换去
      一具躯壳
      在水中游前世今生
      没有出期

      时而定中下起雨
      人穿上文字的雨衣
      去抵挡寒冬
      刺骨红尘
      冷眼相指


【启示录】                               

·金枝·


                ◇灯◇

      在夜色这件衣服上
      我们时时从我们的身体里走起
      去勇于开拓一种可能
      你扶着我的梦
      我牵紧你的手

      找寻了半天
      打开灯
      见到了一抹桔黄
      我们就哭了


                ◇窗◇

      人迹,大批量驻扎或集结时
      我就住在自己的家中
      手指头尚未数完,又在掰着脚尖
      我就这样地帮助世界
      在窗口
      把握自己


                ◇水◇

      大地的脉络,与众多的语素生儿育女
      开垦和灌溉,都在自己的服务区

      海呀,这小共和国的终极关注
      卸掉了服饰之后
      坐在自己的日影
      一声火车的鸣笛,在午夜
      把夕阳撕一道口子
      又静静地关门



〖页首〗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