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感】                               

·半渡·


                ◇鸵鸟◇

      我必须经过我来时的路
      无论夜的内部
      多么斑驳 多么凶险
      那是一种宿命
      召唤,以及
      一种有始有终的美德

      分明知道美德的作用
      犹如酒精
      混合着各种坚果和皮革的香味
      为的是让一切恐惧和危险
      显得醇和,美味

      我扎进夜的沙土
      周围有各种可怜的行乞者
      流亡的硕鼠
      要将黑夜捅破的猴鹰的眼神
      树影的狰狞
      还有没有到达以前的一切笼罩

      我想起那些美丽的泡沫
      ——美德
      打开随身听里的欢乐颂
      音乐像香槟的泡沫
      酒色一样迷人的世界
      似乎顿时充斥在我的身边

      只因我必须经过我来时的路
      我抖动人类的羽毛
      让那些苍凉黑白
      都被感觉到美好


                ◇暗室◇

      在阳光之中划出一个立方
      缝制气球的囊体
      将黑色的漆不断往内填充
      填充到轻盈的临界
      为飞翔做足准备
      此刻的你穿上了白色的衣裳

      你从阳光的白中
      小心翼翼地慢慢分离、挪动
      以免你的举止投足
      被世俗发现
      对了 你穿上了白的衣裳
      你一直移动 一直移动
      直到你移进黑色的立方
      成为自己构筑的暗室里的
      一抹闪亮

      这黑色的理想
      它一直这么伫立着
      它本可透明却如此神秘
      谜一样的存在
      它不被世俗所见
      但它终究是理想
      直至在黑暗中让自己看见


               ◇春雨舞夜◇

      似乎是听到了一个
      类似于泰坦尼克式罹难的噩耗
      飘流的云
      溢出了本我
      我在伞下画地为牢
      听着软体监狱的外面
      透明的踢踏
      柔软的春天和虚拟的舞女
      泪流满面

      我的泪液一片漆黑
      像我流出了这个雨夜
      却永远找不到
      界定自我的轮廓
      那些来自感性的舞姿
      犹如倾泻而下的
      无以数计的高跟鞋
      带着萌芽的火焰
      在我的精神之内跳跃
      在幻觉里写实

      想起尼古拉、波拿巴
      绅士一般
      发明了伞的人类
      发明了圆柱式的软禁
      我仿佛这个世界上
      唯一的人类
      自大地被囚禁在流动的囚室里
      成为盲目的夜
      无上光荣的观众
      看1973睁着他的独眼
      穿街过巷


               ◇远去的神◇

      属于我们的视线
      依然广袤
      夏天被故意腾空出来
      以一个立方体
      来说明您的离去
      所望及的原野
      您带走了自己
      也带走了它沙与尘的过往

      没有受到召唤
      我们仅仅回首
      多加了一回赞叹
      您就已从伟大和歌颂里
      鸣金收兵
      我们剥开风的颗粒
      绝望地期待着
      里面有您声音的词
      或者神的信

      落满了风的壳的地方
      牛羊成群
      透明得像茫然若失的暗伤
      没有宠信 没有倾轧
      人们在此以和为贵
      凭思念做永恒的信仰
      颂歌如草
      覆盖了整个夏天的腔体
      方向以及有关您的点点


          ◇夏天我们又回到绚烂的幻觉之中◇

      天空告诫一头鹰收起它的翅膀的时候
      我们还在夏天之末秋天之初继续劳作
      我们不断开荒不断掠夺
      在迷信里面歌颂太阳
      很多人滞留在退潮的河岸捡拾看似唾手可得的鱼
      我,你,你们都在狂喜之中
      我们残杀了一尾鱼
      就狂妄地以为我们掐断了整条河流
      我们想到了女神的名字
      就以为我们占有了圣洁的躯体

      被普世认为被幻觉麻痹的人在此时写诗
      他在整个文本中提及三种人生
      有人渴望做自己的基督
      把自己钉死在自己的十字架上
      有人以为在自己厌恶的事物面前加上暴力的动词
      一切就会变得欢喜
      第三种人既不神圣,又不美好
      他过于冷静,冷静得他的世界只剩下冬天
      他正在接受来自夏天的狂热的嘲讽
      他就是我们所决心忘掉的那些另类

      忘掉那些故弄玄虚的诗人
      我们只需要记住我们的河流和鱼
      一匹家养的老兽在秋天的领地上咆哮
      它身上披着夏天的毛
      它正值盛年又无所畏惧
      像八月的夏天一样充满雄性
      它忘我地舔食我们在河岸中捡拾来的鱼
      和我们一样都忘记了
      夏天之末秋天之初的写诗的人
      夏天之末秋天之初的诸神的黄昏


【第六感】                               

·陈炜潘·


            ◇生命中的始终无法实现◇

      一只杜鹃
      栖落五月的空虚
      日夜啼鸣
      总无法抒发完
      我心中久积的烦躁

      从她的嘴里流出太多的无奈
      淋湿了一块块山地
      在我的眼睛里形成
      无数暴雨无数的狂风都无法洗掉
      生命中红彤彤的一点点
      每当夜深人静
      总要偷偷摸摸小心翼翼
      从你的肚子里传来
      让人心碎的呼喊
      搅乱着
      一个季节正在枯黄的悲哀
      粘稠、火热
      不让人有片刻的宁静

      我不敢仰望星空
      两只眼睛就近躲藏在
      土地的绝望才刚发芽的瞬间
      顶上
      那些悄悄生长着的岁月
      倒映在六月
      零星实在上的阴影
      处处是红白相间的图案

      飞鸟、走兽
      草木、人、狗
      或者只是朵朵浮云
      没有人说得清
      具体的含义
      一滴滴冰冷的眼泪
      是露珠吗
      是谁为了突然显现的生命高兴
      又是谁为了
      生命中的始终无法实现
      痛苦悲哀


【第六感】                               

·墨指含香·


               ◇桃花巫◇

 1、

与冬天赛跑,超过山
超过每一条路,超过自已脚趾里的淤泥
深黄,乃至灰黑都坚硬无比

你看见那猛然塌陷的路标,斜插于寒冷的入口,比刀刃更薄
比死亡更热闹,把影子撕下来,把掌纹也一同刮掉,能否填平这深坑?
在我的眼窝,溅出一滴黑暗之血?


 2、

挪不动的雪,用白来辩解。你何不满足这种伪装的活法?
倒春寒,倒不掉身体里的渴,喝醉的生活。
冬日匍匐,呕吐,临近春天,就像走向墓地,黑大衣的主人不是天空,不是夜行人。
最后一块冰属于贫血的河床。

属于你吗?指缝里的钉子,有着星星一样的冷。
不如就在模仿中死去。众神一样的句子,旷野里的火种。
还是那一阵比一阵更为隐喻的风?


 3、

这是你的节日,春天。
你没有遗忘礼仪和馈赠。没有盯着乌云不放,更没有为一道闪电止疼。
你清醒并发出尖叫,像生活戳破冰面。
雨该来还是来了,从石头的嘴唇,从你坦胸露乳的枝头。

没有人在意风会吹向何处,是墓板还是穹顶?
你只是一扇敞开的门,我看见冒着炊烟的村庄,大风整整一夜未停。


 4、

哪 一种红可以拯救,地下河,你的脉管在破裂之前回到上游。
无视受伤的种子和自虐的风。在摘下头颅之前,
在死神还没有为我们规划出路线,我有鲜血一样的恐惧,也会被寂寞轻易俘虏。
迷路吧,命运是死神的同谋,在三月。

在午夜的侧面,一个一个影子在复读一首诗,苔藓一样的语速。
使布谷鸟哀鸣,使一万只昆虫在缓坡的夜中蠕动。
月光在朗读,寂静得四分五裂。


 5、

等待开始腐烂,如青草的味觉,泥土的内脏,
听从茂盛的人,风是最后一道防线,森林,河流,路基
赤裸于世的部分开始消逝。就像你高举的手臂,脸颊塌陷。

火焰上栖居的人们,聚拢,跳舞,头颅是晃动的圣坛,生活掀翻在地。
现在天空不需要布道;现在田野不需要革命;现在村庄里的人即将获得意外的宿命。
他们的睡眠是荒地和狼群。你是他们失散的亲人
—— 一盏灯正行刺世界和黑夜。


【第六感】                               

·姚阳辉·


                ◇嬗变◇

      端详一块铁矿石
      检视大地钙化的骨头。埋没了
      亿万年的黑
      蓄积着足够的钙质
      在岁月反复的回嚼中不断沉淀
      透过锈红的斑点,我隐约
      嗅到钢铁的足迹
      仿佛看见了甲板里挺直的脊梁
      枪炮中坚硬的意志
      刀剑上尖锐的锋芒
      只是,距离
      这最后的嬗变
      还需要搭建一座高温的炉子
      自火红的血液中剔除每一丝杂念


                ◇空气◇

      视一个人为空气
      他将从你的世界里擦掉
      视一群人为空气
      他会呼吸困难
      视所有人为空气
      我确定他是孤家寡人

      我已习惯了充当空气
      比如在马路上、大街上、会场上、酒桌上
      当某些人自以为是太阳
      我就做星星
      选择消失



〖页首〗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