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方阵】                               

·无言1314·


               ◇寂寞做事◇

      有种英雄,叫没落死
      死在荒无人烟的海滩
      这里,没有发现的眼睛
      只有一种断肠草
      日里夜里陪他下酒
      旁边有座岛,叫无名岛
      小小的不会引人注视
      而时间,一直在拷打
      这个英雄不会发出声音
      这个英雄也不会选择离开
      他和我们一样,有自己的人生
      他以寂静盖上棺口
      没有人来送葬,歌颂
      这个英雄在人们的心里还没出生


               ◇你们的心◇

      谢谢你们的青春
      不属于我,但我仍要感谢
      这一片片过去的少男少女
      我看到纯洁的月色
      懵懂而透明的湖水
      两个小人,在树林里,就是他们的一生

      仅仅是仰慕,不管我如何走来
      也不议论那岁月魔咒
      就是看看你——请此时
      不要谈论任何与衰老有关的话题
      不要谈论哲学

      我们,需要美,而不是黑暗
      需要寂静
      请不要面对乌鸦的啼哭
      也不再说任何与我有关的事
      不再说我
      就当我不存在
      我已经成为了世间的废物
      亲爱的我不是魔鬼,只是没有知觉
      的一块大理石
      我已经放弃了自己


              ◇小作家宫心计◇

      他愁啊愁地思考,人物排布,线索
      他的一生如此低贱,糟粕
      这是对谁都无法原谅的
      这是一个错误
      沉守于,词章
      这是全身负满债务的,逃行者
      认同他的罪过,认同他的无知
      请完成他的线索——

      对一名落魄的人,我们需要同情对待
      在他的笔记本上,仅仅需要写下你
      也许这会决定一个人的生存
      甚至是,一只无法医治的蟑螂


               ◇失忆状态◇

      大凡刻骨的,都会这样悄悄萎落
      上帝孤独地面对一个行者
      他有可怜的过去
      但现在不说

      上帝看着,岁月一年年流去
      上帝把他收入怀中
      带入家里

      这是一个完美的男孩,一个痴情的青年
      但世界不知道
      她也不知道
      这个男孩,陷入永久的伤心

      天上多了一位神,一个美丽
      而无法倾诉的陌生人


              ◇下午的阳光◇

      它在河里洗了一会澡,并没忘记
      把窗帘拉上。往炉中添水
      把历史的书页,一张张翻开,梳理
      看是否有错误,及强调的地方
      在南山避风港处,一群牛羊软软嘶鸣
      一列列火车,载着货物,运向远方
      它没忘记欣赏,下这午后的阳光
      在高高的帽子上,又多了一颗星


              ◇黄昏的阳光◇

      该是睡的时候了,它整理好衣装
      困难地,缩进被子
      窗口的灯火,在风雨中有些摇晃
      一声狗叫,深沉地伴着长眠的夜
      谁在天空不断地撒下光辉,勾引它翘起的鼻子
      在梦里,风暴正在激烈斗争
      一种拉开的姿势,横卧北平原


              ◇这里没有阳光◇

      一群病毒,和伪善书
      在激烈争斗。买药的人
      把针管试探地插下
      盲目的老者,开始低头,寻找
      谁家的孩子,一出生就陷入挣扎
      激飞一片漩涡,让远山的鸟
      震惊
      谁的史书,竟没有文字
      只有一片跌宕的,硝烟
      硝烟在这里来回地打着旋转
      暂时住下,却不是长客
      它们有一道鞭子,捶打黑夜
      直接震慑苍穹


              ◇阳光的生长◇

      分娩期与成长期,是个很好的搭档
      它们手牵着手,用力挽锁
      所有的人,沉陷在一颗米粒里
      今夜月亮,凸现出暂时的饱满
      让世界为之一震。树叶不是就落下
      而是花儿挂在枝头。那点燃的生命
      在等待。一张拳头,如何渐渐攥紧
      如何把固好甲板的船,放入海里
      放入更大的战场,在你迎迎欲试的时刻
      将碰到一些贼寇,和鱼米
      而天空,呈现狂风的锁链


              ◇光线缓慢滑落◇

      我看到光线缓慢滑落
      此刻我变成了一位老太婆
      老花镜,枯瘦手,挑拣缝隙
      在岁月的风雨里,像鞭子
      驱赶它的动作。驱赶到一条沉陷的河
      便长出紧迫的呼喊
      没有捞到什么,月光,变得无比珍重
      在渐渐停消的日子里
      它用一颗安静的心,去揣摩


              ◇起舞弄清影◇

      在沉厚的黄土下,它还想再绿几天
      于是变成一个鬼,招揽春风
      失败像烈酒一样撒下。却煽起更多的激情
      在冬天,破败的石头无法立足
      一次次辗转,来回。碰坏了滔滔的江水
      声音在呼唤,在不安
      寂寞的人,摇落一身的碎骨
      化成一只虚空的蝴蝶
      缤纷飞舞


【诗方阵】                               

·新泽飞翔·


               ◇一片叶子◇

      对于一棵树来说,一片叶子是不完整的,
      但对于存在与了解而言,这已经足够了。

                   ——题记


        下落的同时
        一定是碰到了什么
        比如,我们身体的
        一个边缘
        滋生着水草
        多数时候,它被海水
        和一些藻类覆盖

        当它越过
        从一个低处
        抬高了我们的身体
        与站立。像是
        带着一些或酸甜
        或苦涩的果子
        在嘈杂的行道间
        独自坐了下来

        一定还吃掉了些什么
        比如指针与生长
        只是这些——都被
        散落的果壳压着
        没有了语言能力
        像是在讲述、在描述
        表情中焕发着异样的
        色彩与光


                ◇冬雪◇

      什么是想,什么是期待
      如果只是路过
      我们凭什么要等

      怪物穿透屏障
      回到了这里
      洗劫了内心
      又拿走了火柴
      你怎么看

      拦截凌辱
      在街头驱赶着居民
      谁躲到了山里
      退回内心,我们凭什么承受

      什么是占领
      什么是内心的凌乱不堪
      什么是拯救

      震撼来自何处,威慑去向谁边
      天空落到地上
      是什么样子
      怪物去了哪里
      嚣张又埋向何处

      谁的世界敞亮明净
      谁的内心安宁恬静
      谁捧着我们
      像是一群苦难的孩子

      谁在看,谁在想
      谁来领受时光的明丽与灿烂
      这么大的世界
      怎么没有了声音


【诗方阵】                               

·云柯·


              ◇五月,五月◇

       1,

      五月如兽
      深其爪,出其目,作其鳞
      游走中原,有搏杀撕咬之状
      季节风干热

      而我执草隐身
      取道楚国,买粽子、米酒
      写一些怀古的诗句
      与水为邻

      想象有一只洞箫
      木雕彩漆,浑身朱红鹿纹
      吹一曲茉莉花开
      随波东去


       2,

      写诗,抒情,但不披发
      不跳江,也不作天问
      有同道而行者
      就聊家常,谈房产、股票
      和儿子高价入学

      也可水边小憩
      对坐饮酒
      拍着对方的肩膀,称兄道弟
      志同者就换帖结拜
      生死江湖

      但些时,世界太平
      仅有利比亚战事吃紧
      江水平缓地流动着
      我唤来了渡船
      他坚持看他的新闻


       3,

      江边,会有葶草
      其状如苏而赤华
      会有不怕死的鱼儿
      与它亲近

      我带来镰刀
      带来斜阳微风
      轻割鱼的忧思和草的命
      轻割黄昏

      我会用粽子喂鱼
      用酒麻醉住自己的神经
      坦露出心中的惆怅
      让流水轻割



〖页首〗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