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完成】                               

·石泉·


            ◇诗人之死(三十一)◇

     他们,是历史的浩叹者,也是现代的目击者。
     ——题记


     《完淳蹈火》

     大地的语言、思索和梦
     都打上了猩红的底色
     马刀,为古国剃头
     半个和尚,腻歪了江南

     蹈火者,带一身书卷墨香
     穿过杀气呛人的末世胡同
     鸣鞭吹角,立马长啸
     喝退,滚滚的腥膻

     鼓死号绝,月荒凉
     空谷招魂,魂不归
     点燃一头青涩,烧成火把
     也照不亮,垂死的风景

     拔出阳光的刀
     把暗景的形状,剥开
     甩响思想的鞭子
     抽打历史
     叫无情岁月
     回放汉宫气象、百年风雨
     ——那幽灵掘墓的邪响
     洞穿了,整整一个世纪

     一代王朝自缢的绳结
     谁人,能够解开?

     丧钟,撞得地老天荒,荡尽
     故国残秋、半山落日
     断魂最是,乱鸦号过黄昏
     哭秦疆汉土、吴山楚水
     尽卷异邦风雨

     大哀滴血的文字
     把一个种族厚重的耻辱
     摊在搓板上,搓洗!
     搓尽垢泥,搓出血性

     披一头乱发
     踩在最后的破碎上
     踩响锒铛,一步步
     踩出黄钟大吕的诗声
     让时光刻录
     这亘古的叫喊

     夏完淳,明末著名诗人,少年抗清英雄。七岁能诗文,十
     四岁从其父夏允彝和老师陈子龙参加抗清活动,父、师兵
     败殉国后,鲁王监国,授其中书舍人,继续从事抗清,事
     败被捕入狱,赋绝命诗,临刑神色不变,时年十七岁,堪
     称一代雄杰。其诗慷慨悲凉、高昂激越,语言华美,意境
     雄奇,具有崇高的思想境界,为后人所推崇。他以血泪写
     就的《大哀赋》,抨击了明朝廷弊政,剖析了亡国原因;
     狱中诗集《南冠草》,充满了为国捐躯、视死如归的豪情
     壮志。


     《煌言救亡》

     几点残星飞落
     梦,就老了

     悬岙岛,斧砍刀劈的沉思
     凸起雄奇,叫连天恶浪
     心生恐惧,一步一叩
     俯首而来,仰视而归

     采薇者,推开孤寂的蓬门
     把记忆的躁动,放飞

     心,本是一只救亡的候鸟
     翅膀,总向沙场打开
     一江恨水,曾照旌旗十万
     照狼山喋血、风雨抢滩
     血趾文字,烙满千山鸟道
     烙指南惊梦、北征风云
     追杀与被追杀的传奇
     密密麻麻,写满二十个春秋

     方巾葛衣,是隔世的风景
     感伤,偷袭了那个失语的秋季
     扣舷和,牧羊一曲,九回肠
     囚舱外,一江伤悼,家与国
     推窗举杯
     还寻旧时月

     天风吹恨,吹咽吴山伤心色
     晚钟吊古,放射岁月的痛
     而烟云深处的野哭,年年惊起
     西子湖的秋风秋雨

     张煌言,南明著名诗人、民族英雄,官至兵部尚书。坚持
     抗清近二十年,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先后统兵四入长江、
     三下闽海、两遇海难,一生事迹可歌可泣,被称为“海上
     苏武”。曾与郑成功合兵,收复四府、三州、二十二县。
     兵败后,绕道潜行二千余里,九死一生,仍百折不挠,招
     集散亡,再图北征。后大势已去,解散部众,隐居悬岙岛
     ,遭捕后被害于杭州,时年四十五岁。其妻、子三天前已
     被杀。有史家认为“张煌言死,明始亡”。张就义后,故
     交收其遗骸,葬于杭州南屏山,与岳飞、于谦墓相望,碑
     文隐姓埋名,民众岁时浇奠不绝,时传过其墓前,犹闻野
     哭。其诗文多写于战斗生涯,忧国忧民、质朴悲壮。


            ◇诗人之死(三十二)◇

     他们,是历史的浩叹者,也是现代的目击者。
     ——题记


     《如是遗痛》

     柳风、花影、波心、帘月
     都被一片痴情照亮
     梦,清瘦成一缕沉香
     在流不尽的时光里,逸散
     那时,从深草移上枝头的伤心
     至今还没有飞走

     潮湿的梦,从草滩逸出
     那翅膀,该有多么沉重
     流浪的影子,扑进迷乱风尘
     一回回撞成碎片
     又用心的针脚,密密地
     修复如初

     江上落日怀人,红泪点点
     孤独,其实是情的啸叫
     撕裂心的沉凝
     一个血性相照、生死相随的梦
     落在秋水菰蒲,向明月清霜
     听琴心剑胆,彻夜孤鸣

     想六朝烟水,遗宫废井
     带走了几度夕阳、一江春恨
     却,并没有带走
     酒色醉迷的春江花月
     一帮让琴箫揉软的骨头
     怎受得住,蹄铁擂响的夔鼓

     旧时风景,倒吊在水中
     诗意已经溺死
     城上,古藤的缠绵
     已被烽烟劫火烤干
     轻舟心缆已断,影子
     淌过河流的记忆,寻得
     一片风清月白,惊鸿一掠
     沉静碎作水声四散
     ——时间咔然而止,轻轻托起
     这汩罗之沉

     一个情结难了的故事
     朝凶险疯长的方向,继续发生
     直叫乱须大汉的铁板铜琶
     把心迸裂,唱断历史

     爱恨情仇的西边,残梦
     已经收尽,吹灭
     心上那点空幻的灿烂
     空梁上,那一巢旧燕泥
     曾是多情燕子,衔来的
     一生吟迹,只把这
     无法收拾的痛,交给
     明年春燕

     柳如是,明末清初名妓、才女,才情为秦淮八艳之首。幼
     年不幸,身世不清,从小被掠卖为婢,后卖于娼家。流落
     松江时,常着男装与名士交往,纵谈时势,吟唱应和。与
     几社领袖陈子龙(后亡于抗清)有过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
     ,无奈分手后,嫁给比她大36岁的文坛宗师钱谦益。明亡
     后,钱任南明礼部尚书。清军兵临南京城下时,柳劝钱一
     起投水殉国,钱不肯,柳奋身投水,被人救起。钱降清后
     ,受柳氏影响,称病辞归,与柳变卖家产全力资助郑成功
     、张煌言等抗清义军,柳摘首饰以充军资,亲临一线犒劳
     义军并参加战斗。钱身故后,柳遭钱氏族人勒索,悬梁自
     尽。时年四十七岁。其诗婉约绮丽,悲凉沉雄。有《戊寅
     草》、《湖上草》及《尺牍》传世。据说,《红楼梦》一
     书得名于陈子龙“始知昨夜红楼梦,身在桃花万树中”的
     诗句,此“红楼”即为陈柳同居处;贾宝玉居所“绛云轩
     ”得名于钱柳居住的“绛云楼”。


     《圣叹笑归》

     摊上一个死亡拥挤的年头
     那该死的砍刀、绞绳
     劫走了多少头颅,回回
     都在自己的颈上留痛
     被痛作践多了,颈就木了
     竟然,要去赶场试刀

     真穷折腾,死亡还得排队取号
     等得诏下,这才猛然发现
     死亡游戏,是如此没有劲道
     不如幽它一默,搔它的胳肢
     留得断头一笑:
     腌菜与黄豆同吃
     大有胡桃滋味
     此法得传,死无憾矣

     那厮,其实是侏罗纪泥淖里
     一只穿越的神鹿,斑龙角
     举起灼目的野火
     奔突的雄健,呦呦叫鸣
     呼透明的风声,一起赶路

     舀起生的感觉,磨亮尖器
     挑开蛰伏人心的隐秘
     把梁山泊夜话,断在血泊里
     把草桥店情思,堵在惊梦中
     用感觉的触角,扎痛
     早已钙化的神经
     从一种复苏的痛感中
     实现感觉的颠覆

     那是一股真正的风
     吹过乡俚市井,吹出
     伤痕和呻吟,吹痛
     坊间每一个故事情节
     叫峨冠博带,碎成破布
     叫男祝女巫见鬼人,露出马脚
     从堵塞的喉咙里掏出尖叫
     把情感的颜色,还给
     失盲的眼睛
     让欺心者,都下拔舌地狱

     一个“金圣叹”梦游沂水
     一个“今圣叹”闲逛清宫
     浮光掠影踩出的痕迹
     终归是云卷水逝
     只有唱经堂的“今生叹”
     从经典的深林里,拍着板斧
     杀将过来,那才是精神绿林
     嗷叫的黑旋风

     金圣叹,明末清初文学家、文学批评家和诗人。幼年生活
     优裕,后父母早逝,家道中落。为人放荡不羁,曾在岁试
     中因作文怪诞被黜革,后应科试,考中第一,但绝意仕进
     ,专攻读书著述,评点古典。本名张喟,明亡后改金姓,
     字圣叹,取意于《论语》中孔子赞叹曾点“浴乎沂,风乎
     舞雩,咏而归”的志向。清顺治帝曾赞美其作品“此事古
     文高手,莫以时文眼看他”。1661年,吴县百余名秀才“
     哭庙”反贪,向巡抚朱国治告发县令任维初,其中18名核
     心人物(金被指认为领导者)被朱追捕,上奏朝廷,以抗
     纳兵饷、聚众倡乱罪名处斩。金时年五十四岁,妻、子被
     流放。临刑前,除“腌菜黄豆”那则幽默外,还有“砍头
     ,痛也!喝酒,快也!砍头前喝酒,痛快痛快也!”的风
     趣传闻。其著作,以评水浒、评西厢最为著名,风行民间
     。其诗明白晓畅,风格独特,有《沉吟楼诗选》传世。其
     诗歌理论特别强调“诗非异物,只是句真话”。

     以上为清初(1)


            ◇诗人之死(三十三)◇

     他们,是历史的浩叹者,也是现代的目击者。
     ——题记


     《纳兰情殇》

     摊开内心风光,抹尽
     与原生无关的杂色
     身是凡尘过客
     把浮名的影子赶走

     情感,还给风干的灵魂
     伤痕便奔过痛感神经
     隐忧汩出叫喊的血浆
     冷藏的悲怆,滴成了河流

     生的质感,拨响心上瑶琴
     大地,就落满——
     风怀雨忆、春恨秋思
     更向幽情深处,听大荒原
     夕阳短笛,把天吹裂
     夜半长箫,把魂吹断

     渌水亭下的清浅
     收容流浪的江湖情采
     吟啸里,淌过悲今悼古
     取一瓢澹泊
     洗亮心思,晒在
     浮华岁月的后院

     野风吹拂,斜阳茅屋
     让梦,在那里长住
     摘下心上十万愁苦
     都作青梅煮酒
     听牙板金缕,伴红尘一醉
     苍山日暮,残月西风

     心冷最怕葬花天气
     红楼遗情,远在风雨那边
     古道寒烟外,一片埋愁地
     季风年年,吹伤心色
     凄凉,总在灯前月前
     哭一场,天上人间

     风的枯枝,挂满末世词语
     道尽人间无味
     抖落厚积的疲乏
     都撒手随风,只抱恨
     流年逝水,沉没了
     未了的断句残诗

     洒一把清泪,向碧海青天
     许今世愿,约来生缘

     纳兰性德,自幼钟情汉文化,是清代最为著名的词人之一
     ,虽生于相门,侍从帝王,却淡泊名利,向往平淡生活,
     “生在高门广厦,常有山泽鱼鸟之思”。一生结交了诸多
     汉人英才,且交情极深,不满朝廷排汉政策,厌恶朝廷党
     争,对时代充满隐忧。其词以“真”取胜,写情真挚浓烈
     ,写景逼真传神,具有独特的个性特征和鲜明的艺术风格
     ,读来让人生出淡淡忧伤。其妻卢氏病逝后,纳兰写了大
     量悼亡词,极为感伤,令人不忍卒读。由于一生忧郁难解
     ,三十一岁病逝。相传,纳兰为《红楼梦》中贾宝玉的生
     活原型。渌水亭与府第间茅屋均为纳兰与友人欢聚处。


     《洪昇曲终》

     那夜的乌镇,星光被逼退
     漆黑从高处泼下来
     风很强大,一掌劈断
     航船的灯火

     醉,在脚下打绊
     夜的秩序,比心更乱
     一个动静,落入苕溪的圈套
     暗藏的风波,便扑了上去

     这老天,黑得诡异
     很不厚道,为什么要用
     这种灭绝亮光的方式
     吞没一个赶夜路的人

     贫穷是你的土地
     只有生命分泌出来的情
     才肯在那里居住、扎根
     长出藤蔓,生出风

     心作耕夫,骨骼驼成了犁
     一畦畦,打理一丘田垅
     从末世的风中,追回
     散失的纯真,喂饱诗情
     让田园,长满感动

     撒一把唐风宋雨,茂密的
     黍离之悲、渔樵之思
     便绽开万家灯火
     与夜对峙

     一段乱史,切入情爱传奇
     一段情爱,穿过乱史惊魂
     笙箫鼙鼓潜入内心
     揉一个情韵雨季
     浇透心的旱地,把
     寻常巷陌的月色洗亮
     那鼓点的震颤
     如空谷足音,负载了一个
     多么漫长的等待

     一曲终了,斯人已向
     漂泊深处渐行渐隐
     那时,风把十里乌镇
     吹白了头

     洪昇,清代戏曲家、诗人。十五岁成名,早年的诗文词曲
     作品,为时人赏识,诗名大起,却屡试不第,白衣终生。
     二十七岁被迫离家后,为衣食到处奔波,卖文为生,穷困
     潦倒,贫至断炊。四十三岁时,其代表作《长生殿》上演
     ,引起社会轰动,却被人弹劾下狱。五十九岁时,曹寅在
     南京排演全本《长生殿》,洪昇应邀观赏,事后返回杭州
     ,于乌镇酒后登舟,堕水而死。其诗宗法盛唐,以“情”
     为本,对亲情、友情和爱情,都写得十分感人,其作品反
     映了民间疾苦和对现实不满情绪;戏曲成就与孔尚任并称
     为“南洪北孔”,《长生殿》是自《牡丹亭》以来最为轰
     动的剧目,其间已历百年。洪离世后,大江南北的文人、
     昆曲明星及戏迷云集乌镇痛悼,一时河道阻塞、水泄不通。

     以上为清初(2)


            ◇诗人之死(三十四)◇

     他们,是历史的浩叹者,也是现代的目击者。
     ——题记


     《双卿劳瘁》

     稻麦风、桑麻雨
     剥蚀了春容,眸子里
     依然泛波如湖
     农屋趟进夜声,一豆昏黄
     是湖上的渔火

     握不住的风物
     无言退隐,倾筐
     倒出舂碎的日子,作饵
     垂进夜的浩渺
     钓出一些揪心的词语
     摘一片芦叶
     拓上心事

     豆棚瓜架下,捋尽
     发梢草屑,感怀无状
     山远夕阳低
     藤蔓上长满敏感
     一叶一瓣,听风耳语
     道不尽,满脸苦黄
     卧病哪得闲时!

     落霞碎尽,扬场归晚
     芦苇风,惊起一翅哀鸣
     如刀,划破心的坚韧
     悲意吹来一山秋雨
     怜孤鸿一个,去向谁边?
     寒烟几处,扯出多少缠绵
     整夜的梦
     崩溃如山

     旧时恋情,已为春恨守墓
     襦裙典给盛世,补了新租
     荒蛮占领了生命坡地
     梦的太阳,再也没有升起
     堂上,风暴猝起无时
     绑架了每一根神经
     树倒屋斜
     天崩地裂

     情苦的日子怎生缝补?
     都折叠成韵,任野风吹去

     新坟那边,有衔泥燕子
     衔走土地的呻吟
     穿过云水凄凉
     留恨到如今

     贺双卿,清代才貌双全的农家女词人,自幼天资聪颖,灵
     慧超人,七岁开始独自去学馆听课,自做女红,换取诗词
     书籍。十余岁便善诗能文。十八岁时,由叔父作主,嫁给
     一个佃户樵民。姑恶夫暴,她在肉体与精神上受尽折磨却
     无处倾诉,只有作诗填词排解忧愤。由于家境贫寒,没有
     纸笔,她便用炭棒和白粉在芦叶上书写。她不愿作品留世
     ,诗作大多散佚。她的诗词感情凄怨愁苦,缠绵悱恻,格
     调含蓄细腻,意旨幽深,风格哀婉凄恻,感人肺腑。诗词
     内容多为自伤其悲惨命运,读来催人泪下。后劳瘁而死,
     时年约二十三、四岁。


     《祖望拓落》

     二十年时光,熔一炉火
     提炼三千年纯粹
     飞,被深度冶炼
     天很空阔

     丛林深处,藏了多少隐秘
     一种诡异的力,钳紧
     尚未打开的飞
     天的空阔,与翅膀无关

     啐!
     阳光生锈
     蓝天落色
     东风腐烂

     在空想与怀旧的转角,展翅
     向历史的幽深,低飞

     追踪宋、明末世遗风
     打开乡邦收藏
     掌一盏心灯
     呼精神的骨骸出土
     逝水边,捧起沉沙折戟
     磨尽时光的重锈
     洗出阳光足迹
     让灿烂,继续奔走

     发烫的文字,熔炼古今
     豪气,勒进青铜
     大火燎醒沉睡的记忆
     一一复活,苍原英雄
     把世间冰冷的灵魂
     灼得生痛

     布衣是尊严的铠甲
     枯肠为良心守节
     气概的长槊,傲骨的马
     倒在饥山、寒林、病榻

     据说,那也是一个盛世
     一个蓬间唱和时节,怎容得下
     思想的翅膀
     天,空阔得叫人发慌

     全祖望,清代著名学者、文学家、史学家(人称“布衣太
     史”)。三十一岁时中进士,选翰林院庶吉士,因不附权
     贵,次年辞官归里,之后不再出仕,致力于学术,尤多留
     意于南宋和晚明文献。虽贫病而著述不缀,一生著作丰硕
     ,为中国文化宝库增添了许多珍贵遗产,其中抗清英雄的
     传记散文、碑铭,充满英豪之气,让人读来热血沸腾。生
     前常衣食无着,三餐不继,冬穿夹衣,终因贫病交迫,心
     力交瘁,五十岁离世。逝世后丧葬无着,亲友、弟子只好
     卖掉他的藏书,得银二百余两,才草草埋葬。其诗多为评
     论人物,表彰忠义,笔较质直。


     以上为清代中期



〖页首〗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