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景线】                               

·陈宗华·


            ◇环杭州湾的四个片段◇

      ●走马舟山

      盘长江口之南 面向大海
      岩礁 砂砾 食肉性凶猛的性格
      石斑鱼在群岛间游弋
      寻找《大海的词典》 苗红年是否诗有此词条
      并不重要。关键是石斑鱼
      能够紧随环境变化的肤色下肉质肥美鲜嫩
      用强大的背鳍刻划“东海第一村”
      新石器时代砂红陶片上存有种稻的痕迹

      岑港 响礁门 桃夭门 金塘 西堠门
      五大桥合拢贯通——“两小时交通圈”——
      “大岛建,小岛迁,陆岛连”——
      明月 白云 鸟语 流泉 青白二龙出深潭
      岂止普陀一山禅? 远眺——
      东沙 南沙 千沙 里沙 青沙……
      十里金沙绒毯汲潮声 一浪一浪的叠来
      “小上海”上数渔灯 桃花岛边有深港
      世界 看你的吃水有多深?

      吴莱奇秀辞章 拇指峰上倒插剑
      金龙吐珠 堪称一绝 石球赖于海浪的冲练
      嵊泗列岛冬不寒 夏不暑 洞幽峰险 万帆林立
      凌波仙子依岛而生——重瓣玲珑 单瓣金盏银台
      新木姜子春梢叶片泛着“佛光” 红果挂秋枝
      黄与白相衬一方乐土的风姿
      古城要塞——定海以一根扁担——木偶三国
      东极之光沐浴着《战士的第二故乡》,中街山列岛
      祖国最东的哨卡 蓝天白云 澄碧安宁


      ●鉴湖乌篷

      湖堤相连 山隐水迢
      灌溉良田九千顷
      湖面如镜 一叶“梭飞”似簪
      剑出女侠 虎头鸟打头
      乌毡帽断后 双脚躅桨
      双手捧着黄酒饮一口迅行的轻舟
      舵桨落下一个个水的圈圈
      三合乌篷 靠向了谁的檐边
      苔汲微澜 绿了家家的石阶


      ●“轻烟拂诸,微风欲来”

      剥开淡绿的薄皮
      质脆微甜 南湖菱
      省略菱角初出水
      一阵清香 原生态的采菱歌声
      荡漾 蓝色印花布湖面
      菱形的绿叶簇拥红色的画舫
      身临其境 激情的历史
      扬帆而来 烟雨楼前
      翠藤越过围栏 撩开轻烟
      青松 秋枫 池荷 岸柳
      水煮园落 陂塘曲径
      勺园兴起小渔村
      绿肥红瘦的平民生活
      微风欲起 鱼唇触吻脚心活络


      ●宁波

      “海定则波宁”,简称“甬”
      宁波三江汇合,入东海
      白云飞舞城市上空
      一片瓦蓝的鳞甲报告——
      空气质量优……
      海鸥 白鹭 垂柳依依
      外滩车水马龙 霓虹六岸
      座座水上画虹横卧
      发端海上的茶路
      杭州湾跨海天堑变通途
      古老商邦再次飞渡
      一曲梁祝 一阁藏书
      日月交辉沐浴 中山装
      不再是惟一的庄重
      海潮千里烟波壮阔
      宁波享有足够的吃水
      满足上岸或停泊


【风景线】                               

·郭全华·


            ◇疼痛感(组诗·节选)◇

      [田野]

      田野真的只是田野么
      那里长荒草,长风雨

      蜻蜓,燕子,麻雀
      它们不仅仅是娱乐

      田野没有等级
      这是田野至今还是田野的关键


      [原因]

      还有人能想起诗人
      我猜想可能有以下原因
      一,要么这个诗人是女的,而且是美女
      注:美女如今不是褒义词
      想起她,就可以很自然的把性带进来
      二,要么这个诗人是自己的情人
      注:情人是个很温暖的词
      想起他,可以堂而皇之的把婚姻抛开
      三,要么这个诗人是自己
      注:自恋是一种缺失了英雄的英雄行为
      想起他,能为诗歌的坚挺提供强力的支撑
      要么这个诗人已经自杀
      注:自杀是受法律保护的一种自慰
      想起他,就能为自己的不作为而不作为


      [月亮黑]

      连月亮都黑了,我还等什么
      赶快逃走。这条街发烧了
      一个山坡,一条小河
      也许还能有点凉意
      我是一枚金子,你是一枚银币
      当我们都黑了
      少女也就安全了


【风景线】                               

·图雅·


               ◇月食之夜◇

      穿上花棉袄
      带一只鸡毛毽子
      下楼

      月亮已经被吃了一大半
      我的眼再也看不到光滑的线条了
      美好的年华真的如水一般
      从我的躯壳下流走了

      寒风中
      毽子总是跑
      我不断地追赶
      直到我的孩子来了
      他摘下眼镜让我看月亮
      戴上近视镜看到的月亮是一连串的单括号
      只好裸眼站在孩子身边
      等月亮被全部吃掉

      最终我等到了
      月亮被一层玫红的胞衣裹起来
      回到了母腹
      众星等待它的
      诞生


【风景线】                               

·木剑流风·


                ◇旱情◇

        ⊙

      从今天起
      我要学会咽下
      每一滴眼泪
      在皲裂的手掌
      孕育滇池的潮水


        ⊙

      缝隙越来越大
      十斤重的鱼
      在生命尽头
      质疑我年幼时的
      放生之举


        ⊙

      母亲依然慈爱
      她毫无先兆地断奶
      让我们在甜蜜中
      体验着
      成长的阵痛


        ⊙

      咖啡、红糖
      热气迷蒙
      千里飘来的苦香
      一次次惊醒
      我温热的梦


        ⊙

      满畦油菜梗
      是田野黑亮的骨头
      他们肩上的焦虑
      将在狂风暴雨之后
      洗刷和重构


【风景线】                               

·亦非·


                ◇晚风◇

 1.

最后的夕阳,欲落的纯净。

在天空擦拭的年华,随着落黄一片逍遥地、逍遥地落入大地暮色。

飞虫闪闪,自路边的草丛摇曳;甲壳虫嗡嗡,最后的低吟,热闹而非凡。

我站在家乡晴朗的晚风中,看见金色的打麦场上闪烁着明亮璀璨的光尘。

在那里,棕红色的树林俯视,河流淙淙,垂挂的太阳曾像银色的琥珀闪烁,绿枝摇
曳,散漫的光华漫延在整个天空。

欢谈啦,笑语啦,那时候成山的麦粒儿散发着金黄的清香,热力的辐射,仿佛那雨
点儿飘落,在风中续成人群闪烁的歌声。


 2.

我看不见遥远的树林,那里一定隐逸着什么。

无脚的怪兽啊,妖异的魂魄啦,还有那些在夜风中飘忽不定的传说……想起来像鬼
魅的狰狞,想起来又像鲜花包裹着藏而不露的迷人的新鲜。

我把大地的情态拥入怀中,今夜,在星辰之下,枕着甜蜜与微微的未知的畏惧入睡
。我的梦飘过那熟悉的土地,我的梦挂在雪白的花枝上,那些未曾感知的春天,那
些温馨的土地,国度的炊烟飘满金色的时空。

我醉在儿年的院落,看见树林边飞过神秘的阴影,听见古老屋边的故事,那些诡秘
的形影,无脚的夜晚轻扣门声……什么传奇啦,什么故事啦,都不过是星影飘渺闪
烁。
闪烁,任我在遥远的地方感受,却不曾触摸。


 3.

地母农神——那么富有魅力的名字!

那么令人迷惑,不经意间被这诡异的代号蛊惑。

不经意间,像历史的号角沉重冗长的声音撞击着粗糙的群山。

我看见鲜花拥抱着暮色;草地升起灰暗的岚烟;摇曳的树林,像进入秋天,斑斓中
碎了,瞬间擎起灰暗时空。

踏着大地的呼吸,长满青藤的胳膊收紧不安;面对落山的太阳,面对最后的神秘的
惬意与交织的微微惶惑,张开的碧眼,以草叶仰望飘忽不定的遥远的群山。

那山岗布满金色的漾动的光线;最后的衍射,像欲闭的睡莲把阴影投向深邃的时空
的湖面。心中有隐隐的欢快,有怪异难于言说的不可测量的恐慌,像阴影一样隐逸
湖滨之间……



〖页首〗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