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花季】                               

·龙羽生·


            ◇没有相见就不必告别◇

      和一个城市擦肩而过
      电话是她留驻的空间
      动车,飞机,以及报纸上的
      坏消息,风一般的速度
      抵不过海潮和手机短信

      或许是想听听,他的声音
      在初冬的冷雨里
      那微微的陌生与寒意
      明亮,暧昧,是速度留下的隙缝
      填满不可回溯的蜂蜜

      他说过,一生的好时光
      仅仅是女人身上闪耀的火花
      而这束快速闪耀的火花
      早已成为天上的星星
      风把月亮,刮进他的梦里

      街道敞开丰富的色彩
      路灯和温暖。该不该问候
      迷茫的脚步一步步投入
      一张床上的细节,抵不过
      激情和汗水,虚渺的回声

      这个城市,将留在身后
      唯一的钉子,钉在心头
      一个电话号码,代表他
      雕塑一样厚实的怀抱,在坍塌的
      花园里,在灯火的废墟上……

      2012年10月26日,铁山宾馆


          ◇彼岸从来不屑于眷顾此岸的嚣噪◇

      人和猫此起彼伏,相互吠嗥
      只能是女人,呜呜呼告,引发摩托
      小区混叠的轿车,警报器一阵阵
      莫名的对应、诠释。
              在人们熟睡的梦乡
      女人间歇、深沉地抽泣。这些都是无理的
      星光、数字、乐曲、沉寂中的风声
      一波一拨,看不见黑色油漆的翻滚、趵突
      总是内心与生活的挤压、剥削
      如果有伟大的歌手,夜畔的歌声——即可
      由混乱的试探、爆破,发为响遏行云的高歌

      癫痫般吁叹。谁也无法理解
      即便是不耐烦的倾听,也会抱怨、嘟囔、诅咒
      时代鄙弃歌者,更不愿去祈求
      哪怕是表露一点点真诚,谦虚和微笑
      自以为是。种豆得豆。这就是傲慢与卑微的悖论
      酱缸文化败坏了我们的思维与心灵。歌者在彼岸
      不会把美妙的歌曲,传输给乐盲的耳朵……


                ◇微信◇

      请点亮油灯
      天色晚矣
      落霜的柳树请求嫦娥
      为池塘赏赐
      三五点星光

      琥珀为了保存
      长短之句
      费尽千年的时光
      无需借助宋版或金石
      人们背诵
      卷帘西风
      一句人比黄花瘦
      仿佛
      黄花就是……清照的模样

      千年之后
      方块汉字
      能否再塑:一片枫叶
      这一刻的想法
      成就微信
      仿佛
      奇迹……仅仅是奢望


               ◇有话要说◇

      我知道我有话要说
      石头说
      我知道我有话要说
      到处搜寻石头的风
      如是说

      我知道我的沉默
      石头说
      但我更知道,时候到了
      会有一种力量
      逼迫

      闭关嘴巴
      我总是
      闭关嘴巴
      但有一种声音,冲
      冲击我的胸腔

      人们说,石头唱歌
      甚或开花
      错!我从不唱歌也不开花
      确实有一种声音
      突破我的胸腔

      我急于否认
      石头从不开口
      这就造成悖论
      一种强悍的声音
      出自石头

      风——哈哈大笑
      辩解毫无作用
      石头很憋屈
      由此我知道,为什么
      石头蹦起来,有话要说


【淡花季】                               

·舍秋子·


               ◇夜晚和风◇

        1

      木吉他遗失了音符,也怠慢了落日整座余晖
      村寨在晚风中并列出一对孪生叠影
      草垛和屋梁。月光像是懵懂的伊人早归

      庄园里热焰赌溃在风的形骰之下
      进出乡间的小径仿佛步入一场清河
      蟋蟀和蛙声没放过轻咬月紫的吻痕


        2

      木吉他侧对着幽槐仿如轻抚伊人的心弦
      风,碾碎了谁家月季的悸动
      以优美的滑音传来她近亲玫瑰的芬芳

      喔,不!我没摇滚的指法合拍
      没借敛小提琴里感性的柔媚
      我今夜无需厚重抒情


        3

      我不及触动你夜媚中荡漾的心绪
      那悠悠枝头莹染的星花
      一只小虫就能惊扰的梦魇

      酥脊裸露出月光游走的情调
      而月光
      早已是夜晚和风永不散归的夜场


        4

      借一婉风的发丝,我与夜的臂弯拥抱
      一窗流萤的心事
      盛开在夜中央

      那月光额头上的印花
      天边那彩雨洗的云朵
      呵,是风的念想


               ◇月亮底下◇

        1

      借一万缕幽静幽静柔和之光
      寻找酒杯深处酣醉的女人
      此时如若,我不再多一层疲惫
      会带走沉睡中梦我入怀的你


        2

      流连的灯台,把心角割烂成一把伞形
      一把崭新如琴语低吟的伞的形状
      邃远的夜空静静的,浅浅的
      我,一个人。一把织笼月光的伞——伞形


        3

      我没有把耳腮上可爱的蚊子赶走,或者拍死
      哪怕不惜,把自己装成南墙下开花的葫芦模样
      我没有摔碎手中残存酒味的茶杯,或者封藏
      不惜把自己蜷缩,倒立,然后等待泥土和天空塌陷


        4

      夜风演绎的剧情我何不似曾相识
      低语的命题在晚归女人黑漆漆的大腿上泄密
      我也终于说服了流云潦草的等待
      用脱题的诗雨遮掩了你忧郁的眼神


        5

      我醉眼中已触伸幻觉
      借助飞溅的风声帷幕——
      暮村荒槐下站着两个人
      青春锣声开合和写诗


【淡花季】                               

·空瘦·


             ◇我所知道的夏雨◇

      我所知道的夏雨
      是我愿意知道和不愿意知道的

      树叶狂妄而苦苦地贴向天空
      根系向下狠狠汲取

      眼睛从白到黑卷入漩涡
      却让一枝枝流盼干涸

      所有能够划过阳光的桨
      全部都是弃船而游

      闪电和树枝秘密关联错乱的季节
      以虚伪的穹裂姿势威吓大地

      海水努力挣扎出生命的模样
      灯塔如今只作了不平静的平静

      我所知道的夏雨
      是想来,也不想来



〖页首〗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