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是说】                               

·槐蓝言白·


            ◇四姑娘山,下雪了。◇

      我从阿拉琼色来,从岳扎乡来,
      幸会,四姑娘山。云雾来自深海,
      操笔客和游方僧来自景象中的羽毛,
      雾气花白,无曲折理由,散尽后
      显出的悬崖就是黄昏。阴影可以是场
      谅解,静物无声,无声即是思想
      和奢华,远路上跑着一场又一场雪花,
      四姑娘凝眉终日,岁月言不尽意,
      谁在大纸上挥墨成山,撒雪留白?

      一夜之间的爱情,激忧绪、黑发老尽,
      万年白首。现在是冬天,四姑娘山
      心如寒铁,燕莺未敢诱情,算冷峻,
      夜凉抹上眉梢。她们手指象风一样,
      摁住了藏乡踏歌起舞的滑音,越来
      越多的音,越来越难摁,又冷又硬
      却越来越亮,雪片就要重归初始的
      力量,落下的虫豸体内有难言骚动,
      荒凉,更多酒店由于歇业而保持清洁。

      昼夜跌宕悲喜,阴冷天气和自然言语
      是小金县草根一天。看不见日出日落,
      行军灶上,有磕散的鸡蛋,四个姑娘
      一字排开地卧睡,她们有远嫁容貌,
      困乏是从日复一日的相同开始。
      风光婚嫁远去,喊声震动夜色和积雪,
      泥土和四季要落泪,悲凉的野菜之歌
      被唱本,而我体会她时,苍老被推回
      十八岁,梦呓,我捧住了相谈炉火。

      这使我想到一个人和一件事,苍白,
      无所依托,罹患揪心小病,块垒是
      沟子里的红石。如果由着性子,我会
      一直到达她咳血的真菌地带,言语
      从空寂到空寂,亿万年都在准备讲出。
      千夫目光把神山围出光芒,家族的
      女人们,抱成一滴水,映神山仙颜,
      生姜在账蓬发芽,繁植发生在内部,
      食叉如耙,虫草、雪莲,羌活,木香…。

      想通过雪寄托的话越多,它们就
      越有密度。思想的反面是,言语
      终将把自己埋葬,人彻底地变得
      不重要,有目共睹的是,四姐妹的
      身体上跑满了大小熊猫、金丝猴、
      毛冠鹿和雪豹。石头是黑夜,剪刀
      是年代之差,布是雪,雪有点可耻,
      它让沉默和美输于隐藏,天怒降为
      人怨,墨尔多被通俗打倒,见证苍老。

      鱼在冰川,笛在五月的叶子,
      牛马们佩着花毯失魂落魄地想心事,
      跳不动盟誓锅庄。春雨细细麻麻,
      能不能化开积雪,这与雪线相关,
      云和云之间,若是天气好转,可疑的
      欢乐将由月光来缝补。草梗飞过埋骨处,
      云下之根,摇曳野花我终未能目睹,
      告别的钟声响起,拜谒者将离去,
      今日时间象雪,往后要片片堆成圣山。


             ◇中路藏寨与央金◇

      喇嘛给迁徙的藏人一只羊,说,
      “羊死在哪,哪就是新家。”
      羊后来倒在中路,所以中路是旨意
      到达的好地方。玉带流水、碉楼、梯田,
      神秘的东女国有空谷佳人,有天籁如溪
      正穿过美人和篱笆,二月丹巴不言语,
      绝处战场有逢生姿态,嗜甜人合欢,
      藏经回响在空谷的上半部,下半部
      在墨尔多山脚,是央金细致生活的地方,
      而猫兴味索然,正在当时的后窗。

      央金穿过宁静田园时,象时光穿过
      地方历史。新石器时代或战国,
      央金用青苗般的手捧出庄稼,用
      羔羊般的身子取暖,用眼遗韵流风。
      风穿过她俏丽的手指,未走斑马线,
      她把手一夹,风流沿峭壁而上,带动了
      她头上的巴珠,汉子们敲铜鼓,央金,
      更多清水是你,更多纯符号和向上的
      睫毛是你,更多阴凉思路和爱情,
      踮脚的舞,年代深蓝的水进入青稞。

      河水并没有想象中那么湍急,漩涡上
      有裸露的鱼水情。央金悄悄奔赴碉楼,
      追抚峭壁,飞翔或沈溺,央金
      有信心与高音的沸点相见。中路,
      粮仓有成熟之美,酒瓮有才色惊风,
      渐入佳境的,是委婉的悲欣放纵,
      金丝鸟和五彩云霞交替飞过,
      情深谊长是生活的余数,央金胸怀
      海拔,把无用之美死死摁在琴品上,
      一组大音早已走尽了风暴的余生。

      旧格式里,碉门矮小,门板厚实。
      央金盘发髻,着长裙,是好女儿和俏婆姨,
      碉楼除了远望,还要守奢求,守润泽,
      守篝火懒腰和美名。世界如此透明,
      不噪杂,隐居于藏寨的人在好好说话,
      远方近在心房,一挥手,一缕烟,
      早间红唇如火,夜凉之水就感伤了
      酒歌。大渡河顺流而下,央金呵,
      藏寨无红旗却有胜利的旌旗常飘,
      藏寨冬天桃李未发,却又有朵朵索玛。


               ◇茶女姐姐◇

      姐姐尚未出嫁。活在故乡的山润水长
      与寒食轻烟里。姐姐奔出黄昏,短发
      在耳畔跃动,美好事物来回,风掀茶垄。
      茶林,在一方静处,在金山漫水之间,
      流光飞煦,照水利呼吸,生黄芽摇曳。

      姐姐有很多想念,在群山飞歌之巅。
      姐姐的行程是久远跋涉,问谁与相陪?
      姐姐脸很白有些腼腆,皖西盘扣
      扭曲得象花卉,她一拧腰,葱指采摘,
      翠意勃发是笑靥,是茶香反刍的山野。

      姐姐起伏有致的春衫,如潮汐荡漾,
      写满了院落以外的相见恨晚,以及
      茶园以内的宿雨青蕊。穿过夜色云集的
      茶场,姐姐是朝阳下的全部爱意,
      是节奏参差的浅愁和一点点狐媚。

      姐姐说,她喜欢茶香在身边萦绕时,
      那泥壶沐火的感觉。那一叶一杆的枪旗,
      也曾青光浮碧,也曾卷起风雷,她观摩
      并倾听过,莺啼露滴唤醒山中嗜睡暗夜,
      风动生羽,谷雨的蝴蝶留下怡神一瞥。

      姐姐下山,搭船,风又忽如其来。
      她在集市上含羞、摇拂、小声哼唱,
      除了娘娘教的寒音山歌,姐姐最爱的
      是王菲和莎拉布莱蔓。她在镇上
      给离乡人发短信,落款题在霍山云雨。

      柴门内烟火微辣,有蒜香。游宦者
      何时能走出天涯,何时能身回故乡?
      掌灯之地,炊烟、河流、春夜皆和谐,
      弟兄伙的都还没回,只在彼此的路上,
      姐姐亦如是,在收市归途,扁舟摇晃。


            ◇华伦天奴·有情人2◇

      你想跟这个节日有关时,你只是散客,
      你欲言又止。受诗之人是一个密谋者,
      你是有情人。你用一整天,写一个
      想象中的山区县城,认它为故乡,
      拟已为游子,这些无关痛痒只是延宕,
      其实你想说的是一只天鹅潜进江湖,
      狎戏的孤影,搅乱了寒潭的纹身。

      在高处领受春风,腊梅的黄近似月亮,
      你的爱如草,菁于二月或也敝于二月。
      梦里尽是争端,你挟持的寂寞清晰细密,
      你勇敢抗日,醒在逃亡,一阵惊风……
      没有花事和玫瑰,来不及交待美,轻如鸿毛的
      快门单反春风和清泉,等你面容枯槁的老成。

      现在你还算是绿油,生态。虽有空洞
      却犹如有了虫眼儿的青菜。你想说的是,
      当你心里的话翻过矮墙,胳膊上沾满
      少年花粉,那幻影重生的激情,
      那密如神经的呼啸闪电……你趁着这
      快感就要喊人了,情人,你要打开自己
      让尘世面对春风,让身体收藏传说的枯荣。

      你差点就喊出来了,有情人。就象
      桃花暗和春风……烘热的人生幸好有
      沁凉的井台,慵倦一向与满足相关,
      你要删除直达欢喜的所有障碍——
      牙印、助词、坎坷、跌宕、对不起……
      从手到心是七步,你在第五步时流泪,
      遗恨永不枯竭,迟暮的小想法是两步春天。

      柳枝如雨。相爱的旺季。你是位
      轻快如雀的情人,你是华伦天奴,有情人。


【如是说】                               

·刘亚全·


                ◇透◇

      离开。春天在田野歌唱
      花开了

      进来。黑夜执掌着岁月和光景
      树在发芽

      安享一生的幸福
      在自然的怀抱里

      每个名字或者水珠
      晶莹中包含


                ◇蕴◇

      望尽春天的美丽
      一直还在寻找美丽

      在河流里
      鱼儿的自由使得我羡慕

      在山间中
      鸟儿的清唱容我更深思索

      失掉匆匆和呆滞
      枝头上萌发了什么

      缀于美丽的生活
      请别与春天相爱

      剥落一地迷惑
      燕子归于你季节

      此刻风暖了
      此刻地软了


                ◇掩◇

      无声音地升腾
      纯棉的风,做了你的嫁衣
      千姿百态的温煦
      转眼攀连时间与老屋

      回忆不起叹嘘
      偶然的拆解在孩子手心
      拽引了许久的心事
      腾挪在飞花间隙

      种上一棵树
      你郑重地挥别



〖页首〗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