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方阵】                               

·无言1314·


            ◇无题(节选31-35)◇

       31

      这里没有艺术气味,没有时髦的生活
      小职员,你该怎样让她相信
      其实你的心里有一朵玫瑰花

      把歌声唱的那么癫狂,熬干了眼睛
      但恰恰无名无分。我们仍是穿着粗布衫走在大街上
      你试着让一个人相信
      抓住他
      这一切比谈一项工程还难

      噢是这样,我们需要洗新
      天生的天鹅从来都不会在一个巷口等待
      什么蒙住了它的双眼,什么就得走开
      ——这是我对于你美的反馈
      很不幸,我属于这一群人
      当我,颤抖着双手,突然出现在你面前
      我该怎样让自己变为一个高级化妆师


       32

      某些发生的情况与我无关
      一个人关在匣子里,他基本上
      被剥夺了生活权,包括爱

      当另一个人开始在他的海浪中成长
      并演变一切
      这又是一个故事,故事与故事,我与你
      十几年的风雨,让多少双眼睛背离又相互猜测啊

      我活在自己的世界里面,筹划着一切
      这是一个多年前还停守不变的人
      属于我的,已早早离开
      他在未知的地方预演
      似乎那才是生命,充满了太多不定


       33

      我无法证实,在他疯狂的时候,是否还记得我
      因为怀疑让我失去了眼睛
      而三千个日夜,又不给机会
      信纸与人物是两个不同的东西
      纸在我这里,你又在哪里

      纸是没有生命的,但你,(我姑且称一个魔鬼)
      你的灵魂,我突然发现了自私的癖性
      它是一个女神,那种,远古来就久久存在
      精神与肉欲的结合


       34

      但是我为什么总不相信
      仅仅是你的一句话(或报纸上)
      我面对人群如面对钢铁
      而福利社
      与它们结合的是那么多负面消息的播出

      有种眼让我鄙视
      因为你说过
      有种人我想杀他,(虽然没见过)
      但那些善恶的演绎已经让人疯狂


       35

      谁也不能保证自己,会一成不变地欢畅
      面对一堆变故,如面对你
      我只注意他走进烟雨浮沉的人海中去了

      邪恶,与灾难
      在我眼前中总是隐现出一幅图景:
      你带着孩子,步入了厄运


【诗方阵】                               

·新泽飞翔·


              ◇事故或者遭遇◇

      有时,我会从事故中醒来
      细细地打量所在的位置
      医院诊所 还是居住的地方?
      墙壁高大,角落洁白干净
      如果不是刚受过伤,我会把这纸张
      折制成翅膀 到胡同里
      跟人们说清楚:我们正在享用着
      大把的金币

      只是此时,疼痛与不适过来
      把我推到了另外的房间
      我无法说出他们是谁
      是因为一块抹布
      扑到了塑像的脸面上

      那强壮有力的身体
      从我的身后站了出来
      他的力量 看起来比墙壁都厚
      让房间抖动起来
      就象是秋风对着干枯的树叶

      冲到外面找大夫、护士?找管事的人?
      要为一尊塑像把羞辱扯下来
      所有的地方
      门都背过了身去,窃窃私语
      向他投出携带的针镖
      我注意到那伤处
      刺进血液 但并没有造成可见的出口

      那个叫气愤的朋友走了一圈
      在警察室与法庭门前各踩了两脚
      他什么也没做
      和我并排着躺在床上
      象是一只刚被针灸过的皮球
      很快又睡过去了

      我被绑在床上 墙壁都换成了枯树皮
      嘀嗒水声带来了缝隙与光线
      解救者带来了通道与钥匙
      被警察识破的妖孽
      交出了面具抓钩与饵料
      逾越者交出了滑雪板

      天棚搭盖的竟然是尸体
      他们凭气味重新回到了这里
      占领与控制着明处的要道与出口
      所有的人都不在这里
      我看上去就象是被交了出去
      被死人给绑架了

      无法说清自己的罪状
      被怎样的势力所俘获
      怎样 被一次次地推向深处
      越来越破败的房间
      为什么可以一次次地醒来
      所有的耳朵都像是被埋在墙壁里
      我的声音粘在脸上
      嘴粘在声音的下面
      床的下面是一个黑色的树坑


【诗方阵】                               

·克文·


                ◇游戏◇

      只是一个游戏
      蝙蝠先疯了
      颓废的黄昏不挂了
      洞里酒香四溢

      接着就是我疯了
      在妊娠纹上游戏
      哪里还有快感在路上

      碗里的汤愈来愈冷了
      漂浮着的几片蒲公英的叶子黑黑的


                ◇浅薄◇

      看看后面还可以继续
      狗已拿到了骨头
      那戏就不再留给了狗与骨头

      猫虽然最终也没有出台
      但是猫的歌唱
      一直在半夜的屋顶徘徊

      也许一切都是我的浅薄
      在生死大酒店的婚礼上
      我只喝了半杯酒



〖页首〗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