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罂粟花】                               

·半渡·


              ◇低低的愤怒◇

      它将它的声音推送过来
      推进发射器
      推向更远的射程
      它召集了风
      还有语言
      没有这样的媒介
      就等同自断了翅膀

      它开始压下翅膀
      飞翔
      低于云朵和高尚
      高于尘埃和生活
      它飞得很低
      声音沉闷
      奔向大象的坟墓
      没有人敢正眼看它
      因此没有人知道它的翅膀
      是否装上了导弹

      它的结局
      最后以自断翅膀而告终
      但在终点以前
      它必须荷载起它的尊严
      低低地愤怒
      作最后的飞翔


【罂粟花】                               

·程志强·


             ◇黄昏,在湖边散步◇

      无法拒绝夕阳。湖水以自由的名义,
      被撕裂,坍塌在时光的凹处。
      现代文明的建筑,
      越来越不由自主地滑进水中,
      像是染上了一种疯狂的时尚病。

      我和慌张的树木,拉长了腐朽的身体,
      走在湖边,也走在垂死的夕阳里。
      我知道,夕阳另有身世,
      芦苇的思想开始稀疏。

      鸟鸣像零落的记忆,
      在湖的唇角忽明忽暗。
      小草失血的命运,
      被不谙世事的尘埃紧紧裹缠。

      风的欲望从疲惫的身体逃逸,
      以爱和被爱的方式,在提前老去的远处
      为虎作伥。
      黄昏是奢侈的,用朦胧的战术围攻夕阳。
      草木皆兵,交出趔趄的露水。
      迷惘像一桩罪孽,
      对各种羸弱无动于衷。

      我停顿在瞬间的安宁之中,
      如一条喘息的蛇。
      屏住呼吸,
      我喜欢选择沉默的事物,
      喜欢挥霍被落叶激荡起的时间,
      直到我成为其中的一枚。
      ——从不和季节失约。



〖页首〗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