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触角】                               

·空瘦·


              ◇夜定时的动感◇

      所有的白天都是叛徒
      背叛一首花开的心歌

      烫伤的目光漂白了肥绿瘦红
      门前的院子还在啜饮太阳

      紫色的尖叫把我赶进黑暗
      灵魂开始端详夜的诚意

      然而,如果吹起碎了的希望
      世间就多了一位数星星的人



                ◇戏剧◇

      海洋盛产亘古的笑声
      还有一批批苍白的浪花

      小说昏天暗地疯狂地生长
      沤泊的沉默开始模仿黑云

      我的颜料没有了形状
      一切雨在等待降临
      整个世界的轮廓孤独无奈

      冰过的岁月注入肌肤
      时钟敲打着所有的疑惑
      流出舞台的灯光异常迷人

      秋风剥落戏剧的外壳
      我的走出等同于走入



【新触角】                               

·田坚·


              ◇黑色的威胁◇

      善良都是柔弱的花蕾
      白日的光芒退去
      它便脆弱无比
      料到但无法躲避的
      黑色的威胁正在逼近

      逼近到我的诗里行间
      捏紧冷硬的笔头————
      它在深深颤栗
      大约是感觉到:
      诗歌只是作者用血液宣泄出的峰峦叠嶂
      而这鲜血正流向虚无
      威胁就在身旁 就在身旁

      这黑里透红的山峰
      将要倒塌
      咬破纯净
      把一切具有可能的存在押回地狱
      谁在逼迫我死亡或者妥协?

      所有的思想都是异类的变种
      都是红色的征兆
      一场杀戮接一场杀戮
      但一切尚未结束
      思想在原始和恶斗面前
      只是一个温柔的女人
      美丽而无力的女人
      需要勇士

      勇士啊,快点
      黑色的山峰正流着红色的血液
      暗暗的威胁巨大
      请在美倒塌之前爱她
      吻她。遏制一切不幸
      否则将长歌当哭
      否则字流成河,
      贱民也有少到多再有多到少



【新触角】                               

·河东·


               ◇山上的树◇

      我扶着火车从这里经过
      我看见山上的树慢慢地
      慢慢地就都老了
      雪漫无边际地落下来
      压着了他们的神经和胡须
      他们懒得动了,连眼珠都不想转动了
      显得多么的孤独和无助
      孩子们都离开了家,带着秋天的成熟和妄想
      走的时候,没有说一句道别的话
      就像黑夜黑得深邃白昼白得简单
      于是星星、雨雪就无数次地制造回忆
      所有的狗吠和夜虫的鸣叫全兑在里面
      别无出路,直到他们老得张不了口
      雪还在下着。一列列火车咆哮而过
      我站在路基上,以为自己
      已经倒下



【新触角】                               

·残笛·


             ◇从一种温度里经过◇

      十二月雪的温度
      丝毫没有征服这列火车
      尽管温度,火车
      对于彼此,都是过客
      如同你,我

      或许今生不会相见
      因为人生本来聚少离多
      何况是这样陌生
      如同路上任意的两条辙

      但怎么解释此刻眉来眼去
      仿佛一个深渊,理智,情感
      一起殉葬
      是如此勇敢,执着

      窗外纷纷落雪
      一列火车
      你,我
      从华北平原
      从一种温度里经过





〖页首〗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