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景线】                               

·古井·


             ◇一天的最后时刻◇

      我总是以平躺的姿势安葬
      黑无边辽阔,独属于我
      离土壤最近

      轻微的变化
      盐最敏感
      火苗烧来时
      我不会炸响
      我被彻底击垮

      忘了台词
      提前谢幕

      我必须直立行走
      保持直角
      做持续不断的噩梦
      像只臃肿无比的狗熊
      踩着地球



            ◇一只苍蝇引发的困惑◇

      第一眼就认出了那只苍蝇
      午餐时间,他先试着靠近我
      绕着我转圈,像狼围猎的战术
      从后背成功潜伏到胳膊
      伸伸腿,扭扭脖子,准备着陆
      我等待东风

      一巴掌下去,提前起飞

      前途一片光明
      他用脑袋砸着玻璃
      不时还会从碟碗上飞过
      盘旋,吹着号子,又一个加速砸过去

      我的脑袋一阵阵眩晕
      开始后悔那一巴掌
      后来我为苍蝇就如何成功吃到午餐
      做着种种假设
      那种困惑,正如我思考的某个生计问题



             ◇拿棉花糖的小孩◇

      拿棉花糖的小孩在草坪上
      像株奔跑的向日葵
      披着蓝天

      我疾步走过时
      他慢下来抬头看天
      又嘟嘟叫着跑开

      孩子清澈的眸子里
      天气是纯洁的
      此刻不会来风雨雷电

      我也学孩子一样抬头看天
      龟裂的眼球布满人间气象
      六月飞雪,晴天白雨

      拿棉花糖的小孩在草坪上
      像株奔跑的向日葵
      我的童年急速膨大,一声爆响



               ◇说到爱情◇

      说到爱情
      我们总是不知所措
      昨天,并肩走在
      四月天的一个下午
      太阳时隐时没
      那件浅色的毛线外衣
      来回在你我之间
      后来,在一棵开淡紫色花的树下
      站定,你说不认识
      我也没说名字
      沉默不语

      就是去年,我们看着一棵开淡紫色花的树
      喊出了名字,异口同声





〖页首〗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