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示录】                               

·蝶雨馨兰·


            ◇世界再一次黑白分明◇

      快出来找回童年,你说
      外面不冷

      往雪地深处一直走
      看不见一朵梅花
      脚印催开几排目光

      糖,盐,白药粉?
      镜片下厚厚的思想
      你在远处铲雪
      铲去我体内一团团顽疾

      树直一下腰
      五十个白皙的思念击中胸口
      等待融化成泪
      我已习惯无常的气候

      爆竹唤来了走丢的太阳
      大水洗涤尘世
      冻伤的世界
      再一次黑白分明



              ◇回忆一场雪◇

      蝴蝶!你反复说时
      满天的白蝴蝶结成了一张网
      网住了风的翅膀

      雪花轻盈地来了
      一朵挨着一朵,叠影
      世界白了,你回到童年

      一朵雪花是一句诗
      飘零在苍茫的季节



                ◇蜕变◇

      阳光从西窗挤进来,听
      几只酒杯聊天
      聊着聊着
      杯里的红色
      越来越多地抹在脸上
      羞走了木讷的阳光

      阳光的背后
      西风打开一部法典
      一串马蹄冲出古老的城墙
      马背上玉萧吹响。魔咒

      维纳斯的泪珠发芽
      蝴蝶蜕变成大朵大朵的紫罗兰
      心,不再高于一个帝国
      幸福从一段聆听开始



              ◇水做的女人◇

      反复说到水
      说到窗外的水
      说到杯里的水

      水做的女人
      左手握住右手
      淋湿了手心

      庄稼人提着灯笼
      追赶雨水

      夜,指尖弹奏的水声
      叮叮咚咚
      溅出一群蝴蝶的幻影

      你握住几行黑蝴蝶
      握住一杯汗水
      这最后的水份



              ◇雨越下越大◇

      为了前生一个水的约定
      雨越下越大
      亲近泥土的呼吸
      高过鱼缸里的水声

      茶杯,这个久渴的病人
      喝光了一条河
      露出一条鱼挣扎的命运

      打开水龙头
      多少人能控制水温
      为了那个圆满的水滴
      鱼在水底潜泳

      指尖触摸漂过的叶子
      脉络里是雨的颜色



               ◇允许忽略◇

      允许道歉
      手机忘了充电
      允许转过身来
      月亮不是很圆
      允许背过身去
      冷风钻进衣领

      时间这道狡猾的弧线
      忽略黑暗吞咽光明
      枪口的硝烟
      忽略伤口大小

      必须赶在城市安息之前
      丢弃一颗玻璃弹子
      重新安排夜的场景

      夜的游魂荡过
      一个远去的身影
      这个世界允许忽略



【启示录】                               

·林宗申·


               ◇风的追求◇

      海风吹去的方向
      必定不再回头,不再拥有
      那片夹在书中珍藏很久的枫叶
      已经腐朽。小说中的女主人被风卷走
      是否也能在春天带回迷路的牲口

      神鹰向往白云的温柔
      她像错爱了绵薄的云,麋鹿困顿的
      漂流。自由的乌云遮蔽
      脚下的村落。那是昔日爱的鸟巢
      猎人与妻儿的欢乐

      树叶沙沙作响,轻敲黑夜
      的窗。风不再停留,曾经为你
      驻足的人儿,早就悄悄溜走
      星光颤抖,暗示昏黄的
      梦该回头

      谁也无法挽留,雨中的红豆
      再未谋面的相思,时光倒流
      河岸的水牛,牧童笛声中的忧愁
      随风飘去,惊醒一地沙鸥
      一开始风就到了它们后头



                ◇潮水◇

      一汪情绪的潮水上涨
      缠绕,抚摸她柔软而纤细的腰
      孤独的双眼遥望对岸,灯光
      点亮他们的家,温暖而贫寒
      在恋人面前,筑起高高的栅栏

      各自在秋水的一方我们分享黄昏的
      余晖。狭长的思念,皮肉的距离不可丈量
      你不必来,这是我注定远去的方向
      苍穹下徘徊的我心思游离,远方
      分离的界线,比生命更长
      而且如岩石般坚强

      夏天的雨淋湿干燥的围墙
      淋湿了我的思想。灵肉的空间
      左右悬挂的皮囊,不可控制的愿望
      使一年前的黄昏比今天更加忧伤
      潮水上涨,那小船偏离航向





〖页首〗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