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是说】                               

·龙羽生·


               ◇书房琐事◇

      (1)

      案头摆着一本诗集
      《忧郁与荒原》
      ——不用读它
      死寂的时间无孔不入
      沙漠正试图吞噬 我的生命


      沉静的诗集
      以其乞求的眼神 巴望我
      因为我熟悉 它忧郁的眼神
      每一个字都在诉说
      哦 忧郁的心灵

      荒芜的诗歌不需我撰写
      因为我播种的是绿叶和雨水
      当我动手写下一行诗句
      荒原的面貌 会在一夜间改变


      (2)

      水仙花并不关心
      寒冷的冬夜
      我在想些什么

      她抽叶 开花
      坚持素食者的美学
      婷婷立于案头
      并不召唤我 将她陪伴

      我为什么要写诗
      她一点也不关心
      她甚至不关心
      在凛冽的寒风中
      在没有蜂蝶簇拥的世界
      那凌波高蹈的内心
      为何要吐绽 鹅黄的花朵……


      (3)

      这唐三彩 这茶叶筒
      这钉书机 这黑的和白的电话
      案头似乎凌乱而有序
      《参考消息》提示
      书房外 有一个动荡的世界

      而我并没有小楼可躲
      圣贤们站在我的背后
      他们打开书橱 每人说一句格言
      已经令我的椅子活动起来

      朋友 写诗这一行早已落伍
      我们连自己都不再温习 那些落满灰尘的典籍
      它们由谁写就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 你要忘记圣人的教导
      真实的生活 在书房之外

      ……呵呵 圣人们并不理解
      当我从繁忙的伐木场归来
      真实而琐屑的生活 需要诗人
      在狭小的书房 把伐木者之歌记录


      (4)

      一行诗歌
      也许无法改变 喧哗的世界
      一行诗歌
      甚至不能改变 室内的温度

      而你却在认真寻找
      一行诗歌
      不会被人阅读
      你敲击键盘的声音
      早已被喧哗的世界淹没

      一行诗歌
      不需要人们相信
      它有改变心灵的魅力

      一行诗歌
      更不需与利斧相比
      一行诗歌无须砍伐
      真实的树木

      一行诗歌仅仅证实
      她和诗人之间的默契

      无论雪夜多么寒冷
      一行诗歌
      依然是擦亮的火苗
      就像《卖火柴的小女孩》
      依然是——冬天的童话——!



【如是说】                               

·古剑·


                ◇豹◇

     一头豹子的存在,让人劳累伤神
     遗忘了山上的石头和森林里的毒兽,路在荆棘中蜿蜒
     不知方向。热情的天空,闷出一身汗水
     敞开胸襟,潮湿趁虚而入
     无力的抚摸,用呼吸的方式喘息
     峡谷静悄悄地,等待下一个蹄音的来临
     渴望与兴奋并存
     该来的终究要来,该去的终究要去
     奔跑的力量来源于体内
     在惨败与成功之间,冷观是最好的办法,远离是最好的战术
     一路的经历,被最初的欲望遮蔽



                ◇观察◇

      从生长中观察死亡,从死亡中看生长
      如一首诗,高潮和舒缓的旋律,安详而知足
      让容忍之心越来越笨拙
      循着青涩的季节,在某些人心里
      跳楼自杀或开枪自尽,幸福的最后一晚
      离开与靠近都被收藏,如歌如泣
      在距太阳最宁静的地方
      不必再追赶时间,不必再自满日子,更不必流泪私语
      怒放的色彩,从今天出发
      叮嘱仰望,在一个人的山河里搭建梯子



【如是说】                               

·郭全华·


                ◇独白◇

      浮标.我在晃动后
      被涂得锃亮的金钩带走
      不多久又浮出水面
      抖动中,接受别人的尖叫
      和惊喜.接下来我回到了泥土里
      干枯,变轻,被风吹走
      我曾期待用过我的人
      把我丢回到水里
      但是他已经
      不见踪影



                ◇幻想◇

      像马,慢慢咀嚼草原
      作为尘世的一根草
      多数时候我抬头向天

      城市越来越大,安宁越来越小
      所有的马都不知去向
      参差不齐的楼群遮蔽我的光阴

      一匹马有多大的食欲
      刺勒川的风归来时
      还有什么可以若隐若现



               ◇给我火柴◇

      这张纸已经少有空白了
      在偏僻的角落
      我搬运灵魂,码放汉字
      多少人筑起围墙莺歌燕舞
      多少人横冲直闯直至鸟兽散尽
      找遍每一个角落
      哪里需要点燃



                ◇水◇

      它是空的,也是满的
      它冷眼看你沾染浮尘
      再回头用它。多少年来
      一些人想尽了办法
      支配水,肆虐水
      天地间,她依旧
      最活跃





〖页首〗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