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感】                               

·刘亚全·


              ◇走进黑夜想◇

      没收了我的目光,灯还亮着
      漆黑里,打开一扇通向外面的窗子
      风景不远处,你站成感叹号

      我思索这个你是影子,或者
      和风一样实在的存在
      如果可以,树梢上悬挂些文字

      请小心我睫毛边有更多证据
      你别怕,当星光闪烁出只言片语
      我们会一起走进房子

      围坐炉火旁,谈春天是从泥土来
      还是从村子里的一顿早饭后来
      这样对话,也许不用太久

      我们倾斜于光明的东西
      正如喝白开水,很淡
      因为鸟声有很多已经听不见

      只要绿色还没被偷了心脏
      我不需要目光,梦将与窗子自由
      放飞鸽子,逃离炭烧



【第六感】                               

·陈宗华·


             ◇丝瓜架下(组诗)◇

      ■丝瓜架下

      金黄的小花结出的丝瓜
      在翠绿的藤蔓中
      垂下月亮的青绿钩子
      我偶尔回家一次
      在那个热天
      总是将我的汗衫
      挂在钩子上
      便给母亲打扫一回
      架下的鸡舍


      ■记忆

      水珠跌入大海的刀锋
      切碎云的光芒
      匆匆赶船回来的风
      结满了帆上的盐
      在黝黑的胴体上
      裂出两排核仁的牙齿

      岸是睡的脊梁
      回头的那一瞬
      玄武岩呈棱形状
      植入地心的是它坚硬的重量


      ■蜂蜜与虫茶

      蜂说:采尽百花
      千里艰辛始有甜蜜

      虫说:吃尽枯叶
      万般清苦方有清香

      一个在巢穴里屙屎
      一个在野露外屙屎

      都想令对方
      在自己的理想里飞歌

      都在抨击对方
      标榜自己才深入了生活

      人却不管这些
      只要有用的,哪怕是屎,都敢吃过


      ■草原的现状

      水被浓缩之后将是一粒沙
      我们被一粒沙埋葬
      而草原——这眼中的白色牛奶
      将只在年代的地层里
      留下碳化的脂肪


      ■致NJS

      一朵朵黑木耳
      脱离的基地
      根腐烂的本质
      满足生命

      记忆如灶膛的孤烟
      在风中飘聚
      独
      立
      一
      枝
      孤单的玫瑰


      迎着太阳
      拉长了身影
      在没有支撑的旅途
      撕裂负重的云
      渴望生活
      能多给一些
      精神的盘古


      ■夜行

      走过黑色的沙砾
      负重是蚁的本分
      巢是嵌在云空的月
      大雨将至
      隐了光明


      ■怀念

      听不到刀子在皮子上批锋的飒飒声
      理发店不再有如雪的甩沫
      包括银蛇游走于脸面上的感觉
      漩涡状的刮耳
      已失传于时尚的按摩


      ■穿上我的白衬衫

      穿上我的白衬衫
      与你相对
      黛玉的云峰
      透出佛佗的禅语
      纵目青灯
      吃进含钙的骨髓
      蓓蕾的莲花……


      ■暗香

      白一闪而过
      我知道
      那是我的昙花开了
      呆在十指的森林
      挖掘视力的空明
      我要储藏她的暗香
      属于我的
      一年只有短暂的一次


      ■太阳雨

      一个孩子在路中间
      蹒跚地走着
      鸣笛对他来说
      只是体制外的插曲
      当仁不让的他
      令太阳落下心疼的泪水
      粗心的母亲,这时去了哪里


      ■蛇馆

      将冬眠的蛇
      扔进沸水
      轻轻一捺
      皮就脱落了
      象屋外的那场雪
      下得毫无准备

      我听到刀背密密地捶着
      蛇的筋肉
      融洽到能够涮
      火锅的程度
      蛇施尽了它的毒液
      与交杯的人对垒
      一场生意


      ■梦回汕头

      窗外路人的声音
      象一锅热炒的豌豆
      我在一双双麻雀的眼珠里醒来
      暴露出白色的裸体

      妈祖始终微笑着
      担承渔民的丰收
      而我这个曾经的外乡人
      乐意成为一尾大海搁浅的鱼


      ■对面是建安集团

      在玉兰园,十几年前
      我在七楼的制衣厂打工
      印象最深的是:
      建安集团将建安二字
      焊在了对面的七楼墙体上
      向我反着它银铝色的芒光
      直到有一天
      我看到建安的招牌在晃动
      左右晃动
      我们开始 跑 向 楼 梯
      没有喧嚣
      在踩实地面的刹那
      我们才明白:
      台湾的地震波及了我们的隐伤……





〖页首〗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