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方阵】                               

·郭全华·


               ◇红尘有约◇

      我是你命中注定的牢笼。
      你进来,接受挑战
      红润的眼,像寻找多年的膏药
      开始熔化。

      梅,别人说你是妖精
      我也想说
      你就像迷惑了唐僧的女妖精
      来到一条小河边,吃上了农家饭
      清泉水浣洗我急促的脚步

      是谁遗失了前世的身段手指,声音,
      婀娜和小鹿汇成的光华。
      我心底靠里边
      是你的卧室

      红尘滚滚,烟波浩淼
      我们别无选择
      梅,不是我俯首称臣
      就是你波光粼粼

      作为爱海一尾鱼
      有你的清澈为证
      因为想念,我将游弋得
      死去活来



【诗方阵】                               

·龙羽生·


               ◇双城记◇

      把脸埋在枕头里
      那居住海洋中的人,渴死在孤岛
      这就是婚姻的本质
      “太累了,只想单身一人,在清凉的黄昏星下
      独自迈着落叶的舞步
      让好奇的目光去探究
      戴面纱的女人,凄美佝偻的背影
      躲避着街角的灯光,躲避着曾经的渴望与幻想
      让渐逝的脚步去回响
      可有——粗壮的手臂——温暖的怀抱——”

      秋天来了。林中的黄叶似乎要宣告
      生命之树正在凋萎
      亲爱的朋友,我们走过平原
      享受过露水下拥抱的甜蜜
      饱满的麦粒在我们的体内迅猛地灌浆
      五月的黎明,恋钟迷惘地敲响
      疾驰的夜行火车,带走了你霞光的笑靥
      谁的手在挥动,悄悄的,如苇叶上颤抖的晨露
      碎落的泪珠,为记忆的琥珀收藏
      ……我们的归途,仅仅是通向霜雪铺道的山谷?

      人啊,一颗心虽然没有翅膀
      为什么,微雨中的燕子
      却能在落花时节,携带着她的心飞翔
      一个城市的打卡机,记录着他的指纹
      他安详的表情,按部就班地上岗
      而她的热吻,却如邮戳
      从另一个城市飞来
      在合欢树的年轮里,两个城市描绘着清晰的太极图案
      一个男人和一个女子
      他们的心语,为书信的火苗燃烧

      所谓的双城记
      不过是婚姻的城堡之外
      另一个,以玫瑰垒造的海市蜃楼
      人啊,我爱她糊涂的大脑
      迈入荆棘之门时,光彩照人的微笑……

      2007-9-20



               ◇刺及琐记◇

      1。

      生活中的琐事 正如一盆花草的移动
      我们看到花草换一个位置 呈现
      多姿多彩 另一种面貌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 另一种美丽被我们欣赏

      我常常超越自己的路径 在另一座城市
      另一个地点 我不介意被人们发现
      事实上 惊讶的并非他人 无论火车或轮船
      人们急匆匆的 专注于自己的内心世界

      甚至秘密的花朵 如何在悄悄改变颜色
      脸皮胀红 这怒放的花朵为我惊讶
      我观察每一个人拖着疲惫或惬意的行囊
      看不见的手在搬运他们 正如一盆花草的移动


      2。

      许多事被我们有意忽略
      许多人被我们搬进秘密的花园
      这些珍贵的花朵
      慢慢变成骨董 哈
      我在内心细致地揣摩 欣赏
      但不愿将她们公开

      正如我的行程 与一朵花有关

      素馨花或玫瑰 靓丽的芳名 是隐形之刺
      扎入我的心头或手指

      当她们与我血肉相连 有意遮蔽
      或下意识保护 呵呵 我的花朵我的玫瑰之刺


      3。

      多情往往是自误 但不构成威胁
      或伤害了他人

      火车在正常的轨道上运行
      花盆依然摆放在阳台上

      只是在阳光偏移的时候
      我将花盆换了一个位置

      依靠火车的加速运行 一夜之间
      我抵达情人幽会的月光之城

      人们在暗蓝的夜色里漫游 多一份月光 
      或多一份绮梦 并非新闻





〖页首〗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