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海一诗】                              

·余光中·

余光中(1928年10月21日-2017年12月14日),祖籍福建永春,生于江苏南京,当
代著名诗人和评论家。1948年发表第一首诗作。1953年与覃子豪、钟鼎文等共创“
蓝星”诗社。余光中是个复杂多变的诗人,他变化的轨迹基本上可以说是台湾整个
诗坛三十多年来的一个走向,即先西化后回归。在台湾早期的诗歌论战和70年代中
期的乡土文学论战中,余光中的诗论和作品都相当强烈地显示了主张西化、无视读
者和脱离现实的倾向。80年代后,他写了许多动情的乡愁诗,对乡土文学的态度也
由反对变为亲切。主要诗作有《乡愁》、《白玉苦瓜》、《等你,在雨中》等;诗
集有《灵河》、《石室之死》、《余光中诗选》等;诗论集有《诗人之境》、《诗
的创作与鉴赏》等。



              ◇下次的约会◇
         ——临别殷勤重寄词 词中有誓两心知

      当我死时,你的名字,如最后一瓣花
      自我的唇上飘落。你的手指
      是一串串钥匙,玲玲珑珑
      握在我手中,让我开启
      让我豁然开启,哪一扇门?

      握你的手而死是幸运的
      听你说,你仍爱我,听你说
      凤凰死后还有凤凰
      春天死后还有春天,但至少
      有一个五月曾属于我们

      每一根白发仍为你颤抖,每一根潇骚
      都记得旧时候,记得
      你踩过的地方绽几朵红莲
      你立的地方喷一株水仙
      你立在风中,裙也翩翩,发也翩翩

      覆你的耳朵于我的胸膛
      听我的心说,它倦了,倦了
      它已经逾龄,为甄甄啊甄甄
      它跳得太强烈,跳得太频
      爱情给它太重的负荷,爱情

      爱情的一端在此,另一端
      在原始。 上次约会在蓝田
      再上次,在洛水之滨
      在洪荒,在沧海,在星云的叆叆
      在记忆啊记忆之外,另一端爱情

      下次的约会在何处,在何处?
      你说呢,你说,我依你
      (你可相信轮回,你可相信?)
      死亡的黑袖挡住,我看不清楚,可是
      嗯,我听见了,我一定去


              ◇春天,遂想起◇

      春天,遂想起
      江南,唐诗里的江南,九岁时
      采桑叶于其中,捉蜻蜒于其中
      (可以从基隆港回去的)
      江南
      小杜的江南
      苏小小的江南
      遂想起多莲的湖,多菱的湖
      多螃蟹的湖,多湖的江南
      吴王和越王的小战场
      (那场战争是够美的)
      逃了西施
      失踪了范蠡
      失踪在酒旗招展的
      (从松山飞三个小时就到的)
      乾隆皇帝的江南

      春天,遂想起遍地垂柳
      的江南,想起
      太湖滨一渔港,想起
      那么多的表妹,走在柳堤
      (我只能娶其中的一朵!)
      走过柳堤,那许多的表妹
      就那么任伊老了
      任伊老了,在江南
      (喷射云三小时的江南)
      即使见面,她们也不会陪我
      陪我去采莲,陪我去采菱
      即使见面,见面在江南
      在杏花春雨的江南
      在江南的杏花村
      (借问酒家何处)
      何处有我的母亲
      复活节,不复活的是我的母亲
      一个江南小女孩变成的母亲
      清明节,母亲在喊我,在圆通寺
      喊我,在海峡这边
      喊我,在海峡那边
      喊,在江南,在江南
      多寺的江南,多亭的
      江南,多风筝的
      江南啊,钟声里
      的江南
      (站在基隆港,想——想
      想回也回不去的)
      多燕子的江南


              ◇招魂的短笛◇

      魂兮归来,母亲啊,东方不可以久留,
      诞生台风的热带海,
      七月的北太平洋气压很低。
      魂兮归来,母亲啊,南方不可以久留,
      太阳火车的单行道
      七月的赤道灸行人的脚心。
      魂兮归来,母亲啊,北方不可以久留,
      驯鹿的白色王国,
      七月里没有安息夜,只有白昼。
      魂兮归来,母亲啊,异国不可以久留。

      小小的骨灰匣梦寐在落地窗畔,
      伴着你手栽的小植物们。
      归来啊,母亲,来守你火后的小城。
      春天来时,我将踏湿冷的清明路,
      葬你于故乡的一个小坟。
      葬你于江南,江南的一个小镇。
      垂柳的垂发直垂到你的坟上,
      等春天来时,你要做一个女孩子的梦,
      梦见你的母亲。

      而清明的路上,母亲啊,我的足印将深深,
      柳树的长发上滴着雨,母亲啊,滴着我的回忆,  
      魂兮归来,母亲啊,来守这四方的空城。



〖页首〗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