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年代】                              

·方令孺·

方令孺,安徽桐城人。散文作家和女诗人,方苞的后代。1923年留学美国,在华盛
顿州立大学和威斯康星大学读书。1929年回国后,先后任青岛大学讲师和重庆国立
剧专教授。1939年至1942年任重庆北碚国立编译馆编审。1943年后在上海复旦大学
中文系任教授。20世纪30年代初开始写新诗,与林徽因被称为“新月派”仅有的两
位女诗人。



               ◇诗一首◇

      爱,只把我当一块石头,
        不要再献给我,
        百合花的温柔,
        香火的热,
        长河一道的泪流。

      看,那山冈上一匹小犊
      临着白的世界;
      不要说它愚碌,
      它只默然
      严守着它的静穆。

          选自《诗刊》创刊号,1931年1月


                ◇灵奇◇

      有一晚我乘着微茫的星光,
      我一个人走上了惯熟的山道,
      泉水依然细细的在石上交抱,
      白露沾透了我的草履轻裳。

      一炷磷火照亮纵横的榛棘,
      一双朱冠的小蟒同前宛引领,
      导我攀登一千层皑白的石磴,
      为要寻找那镌着碑文的石壁。

      你,镌在石上的字忽地化成
      伶俐的白鸽,轻轻飞落又腾上——
      小小的翅膀上系着我的希望,
      信心的坚实和生命的永恒。

      可是这灵奇的迹,灵奇的光,
      在我的惊喜中我正想抱紧你,
      我摸索到这黑夜,这黑夜的静,
      神怪的寒风冷透我的胸膛。

            选自《诗刊》第三期,1931年10月


【三十年代】                              

·臧克家·

臧克家,山东诸城人,中国现代诗人。曾用名臧瑗望,笔名孙荃、何嘉。出版的诗
集有《烙印》(1933)、《罪恶的黑手》(1934)、《生命的零度》(1947)、《
凯旋》(1962)、《放歌新岁月》(1991)。



                ◇老马◇

      总得叫大车装个够,
      他横竖不说一句话,
      背上的压力往肉里扣,
      他把头沉重地垂下!

      这刻不知道下刻的命,
      他有泪只往心里咽,
      眼里飘来一道鞭影,
      他抬头望望前面。


               ◇洋车夫◇

      一片风啸湍激在林梢,
      雨从他鼻尖上大起来了,
      车上一盏可怜的小灯,
      照不破四周的黑影。

      他的心是个古怪的谜,
      这样的风雨全不在意,
      呆着像一只水淋鸡,
      夜深了,还等什么呢?


                ◇村夜◇

      太阳刚落,
      大人用恐怖的故事
      把孩子关进了被窝,
      (那个小心正梦想着
      外面朦胧的树影
      和无边的明月)
      再捻小了灯,
      强撑住万斤的眼皮,
      把心和耳朵连起,
      机警的听狗的动静。



〖页首〗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