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年代】                              

·林徽因·

林徽因,原名徽音,福建闽候人,建筑师、作家、新月派诗人之一。1904年出生于
福建闽侯一个官僚知识分子家庭。父亲林长民早年留学日本,是新派人物。1916年
入北京培华女子中学,1920年4月至9月随父林长民赴欧洲游历伦敦、巴黎、日内瓦
、罗马、法兰克福、柏林、布鲁塞尔等地,同年人伦敦圣玛利女校学习,与在伦敦
经济学院上学的徐志摩相遇。1921年回国复人培华女中读书。1923年参加新月社活
动。1924年留学美国,入宾夕法尼亚大学美术学院,选修建筑系课程,1927年毕业
,获美术学士学位。同年入耶鲁大学戏剧学院,在G.P.帕克教授工作室学习舞台
美术设计。1928年3月与梁思成在加拿大渥太华结婚,婚后去欧洲考察建筑,同年8
月回国。1955年4月1日清晨,经过长达15年与疾病的顽强斗争之后,与世长辞,年
仅51岁。林徽因一生著述甚多,其中包括散文、诗歌、小说、剧本、译文和书信等
作品,均属佳作,其中代表作为《你是人间四月天》,小说《九十九度中》等。出
版的诗集有《林徽因诗集》(1985)等。



                ◇笑◇

      笑的是她的眼睛,口唇,
      和唇边浑圆的旋涡。
      艳丽如同露珠,
      朵朵的笑向
      贝齿的闪光里躲。
      那是笑——神的笑,美的笑;
      水的映影,风的轻歌。

      笑的是她惺松的鬈发,
      散乱的挨着她的耳朵。
      轻软如同花影,
      痒痒的甜蜜
      涌进了你的心窝。
      那是笑——诗的笑,画的笑:
      云的留痕,浪的柔波。

        选自《新月诗选》(1931年9月)


             ◇深夜里听到乐声◇

      这一定又是你的手指,
      轻弹着,
      在这深夜,稠密的悲思;

      我不禁颊边泛上了红,
      静听着,
      这深夜里弦子的生动。

      一声听从我心底穿过,
      忒凄凉
      我懂得,但我怎能应和?

      生命早描定她的式样,
      太薄弱
      是人们的美丽的想象。

      除非在梦里有这么一天,
      你和我
      同来攀动那根希望的弦。

        选自《新月诗选》(1931年9月)


【三十年代】                              

·陈梦家·

陈梦家(1911-1966),新月派诗人之一,曾与闻一多、徐志摩、朱湘一起被目为“
新月诗派的四大诗人”。他16岁开始写诗。其诗先学徐志摩,后学闻一多。1929年
10月,在《新月》杂志发表处女作新诗《那一晚》,引起诗坛瞩目。后又以“陈漫
哉”为笔名发表大量新诗。1931年1月,编成《梦家诗集》,由新月书店出版。同
9月,又编成《新月诗选》出版。其诗重视表现“自我”,注重音韵和谐及整体匀
称,善于吸收格律诗特点写自由诗,对新月派的形成和发展影响较大。著有诗集《
梦家诗集》、《不开花的春》、《铁马集》、《在前线》、《梦家诗存》、及其他
学术研究等多种专著,是后期新月派享有盛名的代表诗人和重要成员。



                ◇雁子◇

      我爱秋天的雁子,
        终夜不知疲倦;
        (像是嘱咐,像是答应,)
        一边叫,一边飞远。

      从来不问他的歌,
        留在哪片云上,
        只管唱过,只管飞扬──
        黑的天,轻的翅膀。

      我情愿是只雁子,
        一切都使忘记──
      当我提起,当我想到,
      不是恨,不是欢喜。


               ◇白俄老人◇

        他庄严依旧像秋天,
        一柱静穆苍老的山尖。
      有时候肺腑间块结
      引起他咳嗽或是叹息──
        那一阵痉挛轻轻摇下
      他黄须上气凝的水滴,
        只频频摇头,他不说话。

      是沉默,他衔着烟斗,
      眼光在报纸上来回走;
      有什么打搅他的心思,
      他停下来,把眼睛举起──
        轻的一瞥,落在尼古拉
      神武的遗像上。也许是
        寒冷使他呛,他喊:「陀娜」!


             ◇雨中过二十里铺◇

      水车上停着的乌鸦,
      什么事不飞呀?飞呀!
      葫芦爬上茅顶不走了,
      雨落在葫芦背上流。
      静静的老牛不回家
      在田塍上听雨下。

      草屯后走来一群
      白鹅,在菱塘里下碇。
      小村姑荷叶做蓑衣,
      采采红梦罢,云在飞呢!
      雨,洗净了红菱,洗净
      那一双藕白的雪胫。



〖页首〗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