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弦外之弦】                              

·严力·


                ◇差距◇

      世上的各种发明
      一浪推着一浪地前行
      凭什么让最近的某个浪头
      统领整个大海的荣誉
      前赴后继的发明啊
      所有祖先都有份额
      所有后代都该享有余荫

      现代专利是什么把戏
      延续着富人更富的思路
      延续着强权传承的第一桶金
      延续着国家内外的贫富差距
      他妈的差距啊
      动物世界早就存在的专利
      根本不需要再去申请文明

      2010.3.


              ◇水中的月亮◇

      阳光很正确
      它在沙漠里并不环保
      春天很正确
      也只是一年的四分之一
      长辈很正确
      每天都在走向衰老
      国家很正确
      战争总是发生在它们之间
      上帝很正确
      没有管理过地球一天

      所以我只在
      不正确的方向里
      甚至相信水中的月亮
      因为水
      是在地球上

      2009.7.


              ◇只要你敢摸◇

      很多次我感到心里
      握着一个拳头
      虽然拳头里什么也没有
      但是握拳的姿势很舒服
      这就像
      摸着街道拐弯的地方
      摸着思想蹲下来的身高
      我发现双手有着
      莫名其妙的快感
      原来快感到处存在
      只要你敢摸

      2010.1.


                ◇玉◇

      尽管你没在生活中
      成为有价值的矿石
      但你握着“出人头地”这个词
      度过了大半生
      这个词被抚摸得像一块
      晶莹剔透的玉
      你暗暗地掂量着
      也许它还能拍卖个好价钱

      2010.2.28.


               ◇无限上网◇

      全球化其实是让人们
      比以前更认同国家
      曾经的家族痕迹
      像一根线缝在了国旗上
      所以啊
      竞赛场上的个人小调
      淹没在嘹亮的国歌之中

      凡政府都标榜国格的斤两
      更强调国际环境的险恶
      所以什么都要敢于代言
      还要把人们放置在
      那张名叫安全的网内
      只有在那儿
      才能无限上网

      2010.1.


              ◇泥土和植物◇

      我从花卉市场
      带回一盆观赏花
      盆里不是通常称为
      祖国大地上的泥土
      是一堆蓬松的营养土
      肥硕的观赏花啊
      浑身是进口货的特征
      摆在茶几上
      就像摆着一个外国人

      我实在忍不住地
      换上了我家后院的泥土
      可几天后花就枯萎了
      看来把我喂养成人的泥土
      对进口植物来讲
      有着饮食文化的强大差异
      或者说泥土也在进化
      比如世界五百强的总部
      全都生长在
      水泥和大理石的现代大楼里
      为此这团只会中文的泥土
      也要配备一个翻译
      才能与西方植物沟通

      2010.1.


               ◇与诗谈诗◇

      来到西安
      如今的唐诗不以朝代为荣
      所以参观兵马俑
      不是我的长项
      坐在一家诗歌泡馍店里
      与伊沙、秦巴子
      以及几位年轻的诗人
      仔细地掰着馍
      掰着掰着
      果然听见了
      麦子朗诵出来的声音
      咳!
      这样的馍啊
      诗说
      要经常地掰

      2010.1.11.


【弦外之弦】                              

·秦巴子·


               ◇中药房◇

      日出和日落,要经过路边的中药房
      欲念被幌子悬置在空中,这高度
      使世俗的心受伤。美梦如同疾病
      风把炮制中的药香
      一直送到人的尽头,时间的尽头

      药房是一座永远的图书馆
      众多的名字令人不寒而栗
      漂浮的头颅如临深渊,思想
      仿佛蚕蛹,落入药剂师掌中
      在干旱的年份几乎成为空壳
      食物、天气、眼泪和词
      把神经性骚痒扩散到毫发
      我们无以名之的痉挛和恐慌
      在药房的戥子上都有份量

      人对世界的理解一如中药对于疾病
      哲学利用了这个关系,在药房深处
      茂密的罂粟丛里,炼丹、读经
      通过纷乱的世事重组时间
      医学在另外的瓶子里,从草根提血
      从花朵观海,以方剂救世
      良药苦口。我们一生的把柄
      在架上的某一只药屉里,或迟或早
      要被抽出来搭配和调制
      一朵花医治另外的花
      一根骨头克服另一根骨头
      动物的机体,嚎叫出生命的辩证法

      烘、炮、炒、洗,蒸、煮、泡、漂
      医治和救助使事物纯净,贮藏
      使心性趋向平和。生活简化为吃药
      人就能从尘土中看到真象
      而如此多的死亡却在真象之外
      药房之外。未及消化的早餐和未了的
      心愿,倾刻之间成为内脏。中药
      人人可卖,而谁能改变时间的方向?

      上午是药房最忙的时刻
      坐堂的老人满面苍桑
      渺茫的世事透过玻璃
      使候诊的脸受潮。男人伸出胳膊
      女人把衣摆提到胸部,中药
      让青春持续到午后,存在就成为书籍
      我们一生的阅读都是消除痛苦
      理解即是诊治,中药房最后说出
      真象:一切活物都有疾病
      一旦死去皆可入药


               ◇空衣服◇

      一根空荡荡的袖子
      另一边也是
      一根空荡荡的袖子
      你将怎样深入其中
      让仿佛虚假的手
      从两边
      垂落下来

      一根空荡荡的裤管
      挨着
      一根空荡荡的裤管
      沙沙摆动如亲密的交谈
      是什么样的力量
      支撑他们
      在世界上惨烈地奔跑

      空空的衣服
      当它忙碌到疲惫不堪
      尘土、弹洞和污渍
      装满了每一个口袋
      你看他
      将怎样沉重地坍塌下来
      你再看他
      怎样不可挽回地腐烂下去


               ◇雕塑家◇

      他创造过许多神圣的躯体
      伟人、野兽和美女。现在
      面对这块上好的石料
      他有些犹豫……

      太阳下山之前
      他照着自己的样子
      凿出嘴,但紧闭着
      生活就像石头
      保持着沉默的本性
      他不想多说什么。接着

      凿出圆睁的眼睛
      得好好看看自己,他想
      他凿出鼻子,为了完整
      凿出耳朵,但他怀疑
      这世界
      还会有什么惊人的消息

      月亮还没有升起
      天空似乎阴郁又暧昧
      对着这洁白的大理石身体
      他拿不定主意
      是造个男人还是女人……

      第二天早晨,他感到
      从未有过的疲惫
      他知道自己再难起身
      于是,照着每天出门的样子
      凿出腿,让雕像离去


               ◇带电作业◇

      一个带电作业的人
      比手扣枪机的敌人
      更其危险

      指尖在冒汗
      内心的颤动
      谁也无法看见

      带电的天上飘着带电的云
      带电的空气含着带电的雨
      带电的交谈
      谁也听不进去
      带电的生活充满了
      难以确知的恐惧

      现在她就是赤裸的情人
      我也不敢去摸她的乳房
      现在他就是上帝本人
      也别把圣水滴进我嘴里

      带电的肺有太多的火焰
      带电的思想就是原罪


【弦外之弦】                              

·巫小茶·


                ◇虐恋◇

   致《图像》——[法]让(娜)·德·贝格

   给它注解,包括
   那些美。女人
   把胸部抬起
   双手举高,像个尤物
   像玫瑰骄傲的刺,扎进男人起伏的胸脯、健壮的阳物
   给他痛快,让他臣服。而这并非结果。人们看起来毫无欲望,除了

   天真的小安娜,和她那些难以琢磨的小神经
   那么今夜,你先奔跑在图像的静止中
   像个不忍被伤害的洋娃娃
   有人钟情于左侧打光,你的主人
   你的无数主人,会满足你的毫无防备
   他会安稳、平静、优越地躺成一条幽雅的小径
   灰色的小径、白色的小径
   最后才是五彩缤纷的小径,冒着被行人撞见的危险

   他不得不学会温柔与粗暴并济,掩饰与裸露齐飞
   他用玫瑰扎你,在下身抽打的鞭子
   叫血蔓延,缓解你肌肤的渴,他懂你的满足
   让你的泉在细嫩的草叶上传播营养
   而在这之前
   被窥见的你的姿势。被目光抚摩的你的裸。
   你的痛,你的匍匐,你的奴役的哀求,

   左侧光和黑色道具。你的虚火太旺,把床单
   烧了一半。而眼神里分明有颤抖和惊呼
   你在无数倍放大着微量毒素
   问题是,这夜,
   将你翻来覆去的阅读,却忘记开灯


               ◇女性笔记◇

   1

   接踵而至的季节
   赶不上,急转直下的雨
   一旦失去依靠
   便有人,行走云上

   那是道路
   那是雨衣颠簸的手
   扬起衣袖。是梦,是魇
   是冬夜里挣扎的棉絮纷飞——


   2

   黑白电影中
   她拾起扭曲的脸
   将棉袄空洞的部分
   撕裂

   之后被脚上的鞋绊倒
   再从容沏茶。
   不失一点矜持

   风在淑女的背后跃跃欲试
   将伪装的秋水尽收眼底

   3
   照顾好自己的脸
   不时施粉。委屈时对着山头大叫
   体会幸福的来之不易

   想要泪,就哭
   想要雨,就蹲在云上


   4

   橱窗没有爱人的权利。
   作为摆设的容器
   刚好看见
   一小片蓝天
   她在云上生活。

   必须暗示自己——
   仅是看见


   5

   有时忙碌,忘记回头看看
   身体背后的伤。

   云一直在变换色彩
   改变姿势。
   她突然想成为妻子,成为母亲
   她就这样做了

   后来她要付出舌头、容颜,乃至呼吸
   咬咬牙,也就挺过去了

   云上和云下一样
   在冬天,棉絮总是不够用


   6

   没有什么可以取代呻吟
   在无病之时。可以指责他、他、他
   这不只是他的权利。

   她并非不曾感受到橱窗的引力。
   只是不愿转身
   当伤口被棉絮温柔填补
   当不断有生命从伤口处跃出

   那时,云在滴血
   她在微笑。


              ◇雪泥中的女人◇

   她歇斯底里地捶胸。仿佛两对
   下垂的乳房已不属于自身。背帖着木墙
   空气静默。干裂的唇吐出二氧化碳
   熄不灭火焰。那场失去一切的灾难并不算什么
   丈夫捧着高跟鞋,捧着别个女人的脚
   一轮轮商讨之后结局自然呈现
   事实总不会进展的那么顺利
   北方的雪不会总是洁白,被车撵过的痕迹
   留下黑色的淤痕。
   她学习曾见过的疯女人,冲上马路
   衣服一件件落地,歌唱。歌唱我爱北京天安门
   歌唱我爱你塞北的雪
   乳房在飘雪中抖动,她抱头跪卧在雪泥中
   男人紧随其后,大汗淋漓
   洁白的汽车呼啸而过


                ◇桃花◇

   那些被黄土埋没的风骨,上个世纪开出了桃花
   花瓣舞蹈,将她的瘦丢给我。
   历史书页渐渐残破,成为街头衣裳褴褛的疯女人
   她嘴角叼着一枝美丽的桃花
   一部红色跑车惊艳而过,不巧撞死春天

◎巫小茶,曾用笔名潇潇枫子。中国莆田人氏。生于八十年代,为浪费粮食沾沾自
喜,所幸卒年不详。魂魄游走他乡,居无定所。婉约豪放兼备,精华糟粕共存。



〖页首〗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