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艳者】                               

·苏浅·


              ◇出发去乌里◇

      必须先虚构一匹马
      然后,是心情
      这些天,从新城到古城,四月输掉了五月
      最大的地方最空洞
      也最无助
      政府,又在盘算着拆了东墙
      用西风补。并把政策性的安慰,设在边防
      而我贩盐,取道长安,乱世之中
      我去乌里
      安居乐业


                ◇入画◇

      想象一种可能的方式
      打虎,但不醉酒,也不过景阳岗

      路遇武松,就叫他兄弟,抱拳,问好
      喜欢他,但不能脸红

      一路婉转,相谈甚欢
      他看到桃花,我想着猛虎


              ◇春天是明亮的◇

      如果是在林中,就应该有蘑菇
      但你不要带篮子来,林子这么美,早晨才刚刚开始
      你留下你的路或者地址,黄昏后
      轻轻敲着你的门的
      或者雨水,或者蘑菇

      但不是我
      我顺着风长到树上去
      我要绿了


               ◇隔壁之远◇

      邻居在另一扇门后面
      邻居在自己的锁里
      邻居从不使用我的钥匙
      只在薄薄的相遇与陌路之间
      与我隔着墙
      彷佛苹果,挨着梨


                ◇恰恰◇

      她是被比喻的
      所以,她是草莓的
      虽然冬天来临
      五月还远
      但她在回忆中柔软起来
      甜美起来
      这时
      应该有人恰好经过
      恰好送上
      他的嘴唇


              ◇尼亚加拉瀑布◇

      当然它是身体外的
      也是边境外的

      当我试图赞美,我赞美的是五十米落差的水晶

      它既不是美国,也不是加拿大的
      如果我热爱,它就是祖国
      如果我忧伤
      它就是全部的泪水


               ◇安地亚◇

      安地亚,你是一种气息,是我此时能够想象到的一个
      快乐的音节。我需要速度,你就是一匹
      好马,在二月七号,当黄昏来临,进入我的屋子
      是一大片峡谷,空旷迷茫

      我需要温暖,你就揭开密封的糖罐子,让甜蜜的字眼
      都飞起来,在滨海路冰凉的月亮底下,张开
      翅膀,拦住我小而干净的青春

      我要说到爱情,二月十四日,很多年的玫瑰
      盛开在一个日子里,短促急迫,安地亚,你能不能留下
      一枝,让我的孤独安慰它

      安地亚,还有什么,是我无法言说的,当我念着你
      一天已经结束。又黑又大的夜晚,只剩下时间细细的光

      静悄悄的——


               ◇抒情鱼◇

      我是你
      鱼。远,越来越近
      我唱着歌,冒出水上的泡泡
      岸上渔夫
      慢慢抛下了网

      他不打柴
      做的梦里没有火花

      如果冷
      他就喊我的名字,鱼呀,鱼呀
      天黑了
      快回到我的身上


            ◇把我想到任何地方去◇

      向左
      把我放进你右边的口袋
      向前,回到还没长大的果核里
      向星期六,承认我是红色
      向葡萄恳求
      把我灌醉,向我的醉
      索取你的酒

      向端庄
      取消一个纽扣
      向字母A,竖起更高的塔
      向一辆车
      拆下我的轮子,向讨价还价
      吵掉GDP的一个百分点

      向不爱
      说出爱的地址
      向我,想你到任何地方去


           ◇给我现在,让它就是永远◇

      如今,我能够想起的事情
      并不仅仅来自内心。街道两侧对称的空旷
      我愈向前,它们敞开得越多
      而那尚未涉及的来日
      允许我为浪费过的光阴内疚
      借助一枚腐败的落叶
      我看透了永恒,并同时理解了它:
      爱你的时候
      我不爱别人。
      一朵插在花瓶里的花
      它盛开,我闻到了枯萎的芳香


【静艳者】                               

·克莱儿·


               ◇固守困惑◇

      我希望聆听水下的钟声,体验断桥的质感
      午后之花悬若白云,镜子离你太远
      我接受天色,独处,也不再轻妄

      日子变松软,预示着异类的真实
      在流浪的范畴内
      我看见你的指尖奔跑,它以婉转的
      禅意挑逗我的山水

      而欲念和灯盏拖延了我,铅华太艳
      透支了你的视线
      奇思异想亦深亦浅,它们的果实盈盈而垂
      空气被诱入现场,将我逼远

      透明的植物,似秋非秋的时节
      以黑白两色光阴把你我隔开,我的呼喊
      孵化于天真的白夜
      我设法翻转昏睡的手心。情结的份量
      将事后的危卵压碎,落叶越积越多

      巨石以辗转于时辰的技巧
      碾出情绪的断面,我也试着从无言中
      出逃。春色易碎却无可挑剔
      不意的盛放,让你比蓝色先衰

      可是光线对你而言无折无扣
      它的棱角转移了快感,白色落差于淡薄
      积污太多。匿名的波纹
      出卖又赎买了我年岁的空荡

      心首先坚硬起来。在沙尘内外,文字风暴决定了
      激情的款式,普遍的意义
      旧照片里,我们设法与深夜不谋而合
      幸福熬不过此刻:我,还有更多的我

      可是,我不退,也退不出这样的悲剧
      风吹走了盲目的大衣,飞是否取代了真谛
      嗜水的歌声若即若离
      吟出叹息,人啊,比人群更远

      我暂且收下自己,我仅是一次的禁止
      无法藏匿你更多秘密
      更不能穿过积滞的汪洋,逼向结局
      刃器呵,涌动的耐心,高悬此生的锋利

      岁月始终这样试探我,我的信仰
      竖起凌乱的光芒。因你而残缺的叶子一如
      坐在浪尖上的史筏,在世道的异域
      虚弱,是我露宿的声音
      或许它成为你唯一的失眠

      平坦的伤口,索取无痛的上涨
      浓稠的水,想象中的温良,只相对于冷涩
      我修身养性,如同你四季的形式
      春天屏息时,我们怎样深陷于沉寂
      又怎样被蓄势的暗流淹没


      于2009年11月


             ◇旅行札记(组诗)◇

        离城对话

      我告诉你光阴无害,事实上
      你每天出走,携一群暗示离开身体
      从前到后皆不出场
      你的呼吸放纵,进而转为语言
      而你自身又占线,先于手机
      接还是不接。我们
      必须在此,千次的路口千次重复,
      如拨号的技巧。城里的交通
      让你的灵感堵塞得无声无痕,聊天是岸
      沉缓的车是流,它有资格
      引领城市的概念
      向心智的极限处挪动
      悄悄话化解废辞。口语的容器
      被车流碾过,纠缠不清
      我几度痛心疾首,和你一样
      正哽咽于都市的喉口


        行者

      设想出一盏信守的灯
      装满词汇, 在平常的夜色中闪烁
      心情并非是可以退还之物,我只身一人
      跟从夜的诱惑。盲目不如空虚
      偶尔的秒与秒之间,是我我步步为营的街道
      清晰而且古典。在它的上方
      天太空旷了,我守株的脚步难以设防
      金钱袭来,日子的败笔让给今夜
      而我超脱般地追赶你,颠倒黑白
      若是累了,就取道世俗


        与你观景

      你的真实与盲目
      融为一体,让我没落得
      比岁月更简明,我只是一场
      外表光滑的过渡。多出了速度,你总是
      耐心于缓冲。拖挂琴弦的钟摆
      往复于万物的旷野。风情风得很彻底
      你于是关上门,不语,你的木质
      阻挡了我视野,你的软肋以情为情
      在高原的低处,幸福只剩半截
      野花遇日子落单
      我无法面对记忆的繁复。随手敲门
      太阳因此落山
      月亮攀住一把颜色,很久没有升起


        路过,什么都没做

      我们偶尔孤行,用整个上午
      尾随青春的过失
      玫瑰不丰腴
      感官要将柳絮的纷飞推迟
      天气与复活无关
      雨水只算是比较完美的赠品,让女人的良缘
      溶入花败后的傲慢
      牛羊不见。草莽已归
      春天莫不是恐惧,泡沫融化
      很多人一厢情愿地行走
      抵挡湿透的知觉


        小别

      之所以是美
      乃因为它是忧是喜,身外之物
      今生要枯萎,且不属于高度
      就这样,落下。明暗不可预知
      缓缓消失的过程也会让我们分崩离析
      请允许我剔除一点点表情
      你想来想去,掌心向上
      接引兑了水的艰难
      而我依然在宿愿里飘零
      努力与另一世界的羽毛相遇
      静候落款,在是非之隙


        戏言,可以么

      时节开始弯曲、台词变慢
      秋意散开,在表情的淡影里
      回音比我们快,我们不宜登高
      在陌生的椅子上任性
      戏言深处
      我们信口开河,准时开花结果。不谈爱情
      红叶中签,率先带走了绿色
      我在罪欲中大笑,笑出一堆急迫的理由
      离间你的你


        路边听歌

      我们太敏感。飞旋的杂风变成了卵石
      音乐遭创。随鞭子下葬的
      还有蜜罐闷出的噪音。我们的耳朵里
      欲望失聪,邻居的窗子关上
      因为太冷呵,我们失态得八面玲珑
      空间渐满,一行字将我们抬起
      天才复原为多余的孩子,埋首于
      缺少骨节的城堡。体温
      随忧郁的拥抱上升
      心超越了昨天的血统,人类没有惯性
      世界继续缩版,瞒着我们的天空
      向象形之物企及


      (于2010年3月)

◎克莱儿,《网络诗人》诗刊编辑,曾任《时代》诗刊编辑,信息主义代表诗人之
一。作品多发表于网刊。擅长写长诗,力求在作品表现出超越性的构思布局,让诗
歌的灵感要素以生命形式进化演变,以实现诗歌的艺术企图。



〖页首〗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