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瞬间岁月】                              

·石泉·


            ◇战疫:忏悔与救赎·上◇

              ――渡劫笔记

        一

      与野狼争食的故事
      早已翻篇
      人的欲火,却仍在
      骨头里窜动
      梦的味蕾,总伸出
      赶尽杀绝的舌头

      狂欢,淹没了
      一丝哀鸣
      被杀心捆绑的肢体
      抖得石头舔血
      与人对视的瞬间
      泪,就淌了出来
      洗不净,照进深瞳的
      残忍

      那些杀不死的灵魂
      都在哭泣、叫喊:
      人啊,我看见
      你们吃我的样子
      真丑!


        二

      头戴新冠的王
      把天道的号角,吹得
      悲情万里
      一个预谋,潜入了
      奢华和喧闹时节
      一场偷袭,溶进夜色
      大幕后面,开来了
      骷髅大军

      太平夜,蒙面杀手
      摸了岗哨,抓了舌头

      谁干的?!

      前科蝙蝠,被锁定
      内心很受伤:
      我没有害人啊
      所有野奔的疑犯
      一脸懵逼:
      人被石头绊倒
      罪,在石头?

      太阳,岂是谁家私产
      大地,岂是谁家庭院
      不是说好了“万物共存”吗
      不是说好了“德及禽兽”
      咋还是围追堵截
      非要把屠杀进行到底?

      王说:需要反串一回
      追杀游戏
      世人才知,什么叫
      痛彻骨头


        三

      捏住了,吹哨人的喉咙
      大论,加速咬文嚼字
      一杯冒热的谎言,麻翻了天下
      掌声,为高调雷鸣
      歌舞,为太平乔妆
      更有万家大宴,把
      众生灌醉
      杀手,隐身于归乡的风中
      扑向四野
      一切,都赶在了
      大难成势之前

      也无战云狼烟
      也无人喊马嘶
      好梦,还贴在枕头上
      而厮杀,却叮叮噹噹
      落下了实锤

      找不到铠甲,前阵护卫
      裸身上了火线
      三岔口式的盲斗、搏杀
      迸出惨烈,把一个个日子
      迸得泪流满面
      而死亡,依然躲在
      人群的后面,一个个
      点名


        四

      一座城池,雄风
      吹拂了千年
      却被一个浪头,生生打沉
      江汉平原,吃了王炸
      一地鸡毛乱飞
      呼救的锣声,如尖器
      把夜戮成碎片
      长烟落日里
      闭了孤城

      庙堂的惊天钟声,落满
      每一寸国土

      一场大考,在大地
      遣词造句
      写一部守土青史
      坚壁清野
      以邻为壑
      闭门自守……
      每一个句子,都能摸出
      质感和硬核
      挤尽,空洞词语
      把灾祸,挡在界外


        五

      死神,占领了
      这个冰封季节,踩着
      清门灭户的节奏
      日夜死缠烂打
      危城齿咬的尖叫
      刺疼了,大野的风

      易水悲歌,奔过一个
      古老民族的血液
      一场惊天裂地的死嗑
      拉开了大幕

      逆行者,顶一路寒风
      挺进危难中心
      裸奔的夸父,夜半启程
      追寻光明
      盗火英雄,为落难部落
      抱薪取暖
      更有,十万精卫
      日夜衔石,投进
      翻滚的疫海

      一个个生命的摆渡者
      纵身扑进,索命的浑水
      呛出,同一个声音:
      捞人!捞人!捞人!

      雷神与火神,打开
      霹雳喉咙,宏大叙事
      从阎罗笔下,夺回
      一个个姓名
      火线方舱,驱散了
      死亡屋的阴影,拽回
      奈何桥边
      十万排队的人

      (未完待续)



〖页首〗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