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独白】                              

·克文·


                ◇不如◇

      不如天黑了
      尼姑点灯
      睡去
      和尚点灯
      睡去
      而我的露水
      一直醒着
      在花瓣上
      玩着梦的游戏

      不如天亮了
      尼姑的一只脚
      醒来
      和尚的一只脚
      醒来
      而我的木鱼
      不再
      诱惑着
      任何一只猫

      不如你
      匆匆走进山门
      一副楹联
      不需要顿悟
      你就开始
      有了菩萨的心肠
      而我的豆腐
      早已在碗里
      上面青葱几点


               ◇与酒相逢◇

      酒杯
      可以鸟瞰
      海底的火焰
      酒客
      可以随时仰望
      空中的彩虹
      而与酒的相逢
      颂歌般透明
      和尚醉了

      尼姑也醉了
      已是夜晚
      花环的花朵退去
      花环的叶子退去
      环还在
      不可妥协的问题
      还在星星间逡巡
      偶尔也发光
      偶尔也会吟唱

      而与酒的相逢
      花生剥开了
      花生米的裸露
      有着天使般的光彩
      故乡醉了
      老水井旁的杂草
      枯荣着眼眸
      手机也醉了
      已是游子的梦醒时分


【非常独白】                              

·空瘦·


             ◇为忘却衰亡的表演◇

      无法解答亦无能阻止生命的衰亡
      干脆把生活搭成舞台
      把楼房打造成乐器
      老沙石变新楼房
      万古不朽之木变高雅的乐器
      每扇门窗,每个风口
      其大小和形状都经过巧妙设计
      并磨平了全部锯齿式的情绪
      进出的习惯是古典的节奏

      将一切生死乐悲谱曲填词
      交流就对应在固定的音阶上
      而在人与人之间
      除了统一制造的乐器和道具外
      通过学习,身体也能成为工具
      连眼神都会跟上节奏,哪怕
      舞台一再拔高真实世界的视觉

      若是遇上了可怕的意外
      舞台遭屏蔽或眼球不禁游离
      林间便出现几片叶子无序地摆动
      旧阳光散落,乱影翻飞
      似乎把生命念成了一声声咒语
      听来刺耳,悚然失魂
      谁敢记得用心辨别衰亡的节奏?

      回到活生生的高大的舞台上
      人人又是演员
      表演的日子,一天又紧接着一天
      幸运时,记忆公开
      满屏都是精彩的节目集合——
      多少沉浮事,淡然歌舞起



〖页首〗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