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度投影】                              

·晴宝儿·


            ◇怀念林文葵(新绿君)◇

      天空跌进草原,云那么低
      仿佛我伸手就能拽下一层棉花
      风沙从灰影里掉落
      旷野上那葵花,我闻到你的清香也看到
      你冰冷的身躯

      我所在饱满的秋天,缺了一角
      金黄的风轮,风啊
      你再也吹不动鲜艳的疲惫
      你穿过春天,却只带回斑驳的色彩盘
      而那里
      少了一抹浅浅的新绿


         ◇一种生的消失让一种离去成为复活◇
            ——由马雁的离去引发而作

      你此时出现,没打伞
      无声,透明,穿过一条疾驰的街
      你薄而扁,被什么抽去声音和身体的鲜活?
      你穿过雨穿过车子
      穿过一个张望的行人,谁都不疼

      我在窗子里,雨一下下到我头上
      身上,眼睛的黑色区
      一把刀穿过我的不能言
      你经过窗前

      我希望先遇到你的诗
      你微笑抬头,报出你没被注销的名字
      你发出声音
      将这首诗倒着读,直到题目
      直到活


【几度投影】                              

·槟郎·


               ◇雪野遇梅◇

      雪后初霁,困顿的心,
      终于把自己拖出书房外。
      雪原茫茫,秦淮河如裹白纱,
      方山上,玉树琼枝,
      雾凇如琢玉。忽然一点红,
      在雪树上微露,我狂喜至极。

      一棵梅树,褐色的裸干,
      在这万树凋零的野山,
      况又雪压枝,如何能被发现?
      桂树芭蕉也比她显著。
      但暗香沁人,傲寒独放,
      怎样的清高孤芳自守!

      轻轻地扒开雪,更多的
      花苞已经成型,唯有一朵
      已经完全绽放,我仿佛看到
      满树梅花如漫天的星星。
      在这腊尾年头凌寒独自开,
      东风第一枝,春天的脚步声。

      这一朵,寒冽的雪野,
      淡红的梅花,玛瑙的艺术天成。
      清雅高洁,芳心有谁赏?
      正如孤僻的诗人,诗稿盈笈,
      伯乐无数,有几人抬腿?
      该会当你做红颜知己。

      困顿的心,雪后初霁,
      方山上,忽然幽香梅花,
      在雪树上绽放,我喜极而泣。
      寒峭开嫌早,注定孤独;
      待到百花争艳时,游人如潮水,
      你已化为被踩踏的春泥。



〖页首〗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