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瞬间岁月】                              

·程志强·


             ◇修剪阳光的指甲◇

       1.灯光冒出无辜的气泡

      这些房屋,被安顿在黄昏里
      心跳仍在涉水

      崚嶒的时光浸洇着
      反射出几乎没人揣测到的蛛丝马迹
      城市在织网

      灾祸,死不瞑目
      灾祸,无动于衷
      风拿幸福开涮,陷入浩瀚的汤汁
      灯光冒出无辜的气泡

      手机的不确定性
      使人眼花缭乱。透明很干脆
      涅槃为一声失败的问候

      黄昏怀有身孕
      把未来托付给羊水

      对寒冷麻木的人
      一个也不少
      抱起一块石头就是一辈子
      卑躬屈膝,寻找活路


       2.一堵墙

      一堵墙对着我
      哈哈大笑

      水的记忆被寒风吹断了
      没有一丝喝彩

      昨夜,一条流浪狗
      死于饥饿的嘲讽

      誓言是一道无解的方程
      心脏停止了呼吸

      花园穿着一双旧鞋子
      在闹市里穿梭

      一枚坚果哼唱古老的歌曲
      冬天的脚,是白色的

      海浪在悬崖墙壁上攀爬
      影子在坟墓里发呆

      我与围观的树木一一握手
      阳光花枝招展


       3.干涩

      对内陆而言
      大海也是干涩的

      雪花有棱有角
      一些脸颊,再也打磨不平了

      风的铁钩
      在空旷的路上冒险

      一丝气息尚存
      新的落叶大张旗鼓地袭来

      裂缝,发痒
      鼾声像用旧的丝绸


       4.他想挽回那些分离

      他将楼房镂空之后,
      哭了,生活的骷髅也是这个样子。

      作为仆人的树木,
      赤裸着身子,灵魂的树叶上下翻飞。
      再厚的尘埃也是一片茫然,

      单调的假设,无忧无虑。
      目不识丁的兵卒掌管腥红的官印,
      ——盖吧,盖吧,盖吧!
      前途无量。

      他无法支配一颗荒芜的心,
      心事熄灭了。

      他把湖水摔碎,
      无数面镜子围着他,七嘴八舌地议论,
      像他的后人大面积地涌来。

      水,失火了。
      会说话的鸟啄食着他。
      咽下一块石头,
      至于碑文说什么,已经无足轻重。
      允诺宛如一阵窸窣。

      他站在阳台上修剪阳光的指甲,
      污垢们窃笑。

      雪花把他的爱人拉下了水,
      这是她第一次见到雪花。

      荒草为她的面孔镶了边儿,
      玫瑰花蜷缩着,
      其实,生活并没有如此的要求。

      坟墓苏醒。

      他看到一个游牧民族,
      在泥土里驰骋。
      黑色的空洞强烈地震颤着,
      头晕。看到了星辰,
      像鲜花一样,无拘无束的星辰。

      他弯下腰,
      捡拾时间分娩的碎片,
      想挽回那些分离。

      阴影摇着尾巴,
      违背天理的事仍天天发生。

      搓搓手,天就亮了。
      暖气管道里的水冲撞着房间里的寒冷。
      穷人们在挣扎,
      灵光一现,车轮滚滚地驶过。
      他没有机会坐车。

      他徒步走在理性的渣滓上,
      收获感性的疼。

      表情恍惚,像不厌其烦的诉说,
      如果再润滑一些,
      他就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


       5.气温骤降

      脸紧贴玻璃,直到辫子再无力气奔跑
      集体主义的蓝扶正了楼房的腰身
      皱纹挥霍着光泽。嘴唇陷入泥淖中
      早年的那些荣耀和容颜一起消失
      被笤帚追赶的词汇,躲在角落里仰望着火
      液态的记忆,结了一层厚厚的冰
      没有一个人愿意抛弃那个静默的屋子
      玻璃上蠕动着消极的灰尘
      气温的反常,赢得了一场战争
      植物们翻卷的谎言让动物们热血澎湃
      发泄后,玻璃上是几道划痕
      远方的铁塔也被冻住了,妖气很重
      风的叹息,发皱了。透明的丝带
      变硬,变脆,内心张开飞翔的欲望
      鸟儿带着相机,急匆匆地回家


       6.骨骼

      风开拓自己的领土
      树木折断,像大象的腿,正准备远行
      一座花园的花花肠子,流了出来
      渗入荒蛮之中。玫瑰色的脸颊后退
      矿工兄弟在垃圾桶前摆姿势
      浓缩成几枚符号
      世界圆滑,光线跌倒
      车辆排成一列,假装自己是迎亲队伍
      同一时刻的目光沉默在风里
      一张彩色照片将围观者的心刺痛
      风的翅膀对折起来
      阳光成为悬挂在高楼上的徽章
      生活只剩下骨骼



〖页首〗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