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瞬间岁月】                              

·程志强·


             ◇请求一朵花的余香◇

        001 轻抚着生命的一小截

      光的身体,光的思想,光的奔跑和喘息
      像用手在爱,拉扯地爱,掰手腕地爱
      在一触即发的未来,手脚并用,殊途同归
      唯美地挣扎,拦住涟漪,劝说涟漪,放走涟漪
      躲进简约的背景:光在融化,在流逝

      行走的爱,走向日渐模糊的听觉
      右肩上的胎记,是太阳的黑子,是相对论
      女人,左右地跪伏着。怀中的婴孩
      是散发着香气的光,是沉重而漫长的光

      一只纷飞的蝴蝶,请求一朵花的余香
      轻些,再轻些,寂寞的耳朵在偷听
      涟漪翩翩起舞——铃铛沿着树干,攀爬
      百花丛中,光,轻抚着生命的一小截


        002 第一

      第一根火柴,第一道火焰
      第一件事,第一次翻山越岭地悲伤
      潮汐无比壮阔——
      在干涸的身体里捕鱼,做第一个渔民
      风中的心脏,形单影只
      关于伟大的蓝,关于寂寞的黑
      在异地,匍匐着婚丧嫁娶

      第一次吻,第一次坠落悬崖
      远去的神灵,像尘埃
      像一根高压电线
      高于生活。风吹草动,那摇摆的悲伤
      露出了头皮,归途在撬动中年的夜
      那接踵而至的“第一”
      不停地数落着,颤栗着
      而火焰,并没有动,像深渊
      养着一群鱼,一群情人


        003 假设

      成为假设,比摆设更清晰,或者更模糊
      用萧条的眼神,说话,行走,过日子
      高处的河流,越来越稀疏,贵人不顶重发
      一根醒目的发丝,牵着峰峦散步
      楼房在人生的天平上,失衡,反光嫁祸他人
      想象着低迷的爱抚,被鸟雀啄伤的一张脸
      暗斑骤起,手指忽明忽暗

      丢失的职能交叉于远方,枯枝试着
      理顺白色的长啸。隔墙的耳朵
      已经枯萎,蓝色的天空咀嚼着被宽恕的尘埃
      叶子还是轻薄了。树木蹲在家门口
      一蹲就是不愿放手的几十年
      寂静让岁月变得完整
      而意外,总是此起彼伏,调皮,闹腾


        004 你不会老

      无意识。将枝条折断了,信撕碎了
      我站起来,像一根疲倦的棉线
      轻轻地穿过针眼,穿过衣袖里的旧时光

      经验的痕迹,一点一点地消失
      无法阻止:接吻时,无懈可击的吻合
      即便是假象,也是无比幸福的假期

      分开白天,沿着无名的钢丝坚持
      我幻想着瞒天过海,白色的花瓣落了一地
      你不会老。天色沉思着,暗淡下来

      时间和自己交谈,欲望饥肠辘辘
      我抱着你,像一艘搁浅的船
      窗户是当年多疑的胆小鬼,一声不吭


        005 时机,打烊了

      吊诡,刁钻,以致于在你的掌心
      钻木取火。脸颊红润
      转眼,一只苹果就要下嫁给我
      时机在成熟的刹那,打烊了
      月亮落下去,晃动的小花,扭头离开
      几位老者坐着说话,风吹着体内的骨刺
      人生的海水,在脚下长久地沉默

      清晨,你早早地起床
      绕开我的梦,绕开我的白天和黑夜
      脸色苍白——拒绝也不可能发生
      火焰那么固执,嘴角的面包屑细声如尖
      一枚麻木的果实坠落时
      打破了雾霭的眩晕和宁静


        006 或许,谎言已被拆除

      清晨,后退一步,便是黑夜
      一些灯火在玩弄自己,笑声刮擦肌肤
      要怨,就只能怨一枚硬币
      正面的数字,与我无关
      背面的图案,是别人的幸福
      “藤蔓,犹豫着。”
      蛇,从夜色的褶皱里爬出来
      驮着我,和一片空白
      我对春天的猜忌,有些饥不择食
      慌不择路——月光如水
      我的沉默发出无力的白光
      我要向你前进一步
      跨过背叛的门槛
      或许,谎言已被拆除



〖页首〗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