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挑战边缘】                              

·姚阳辉·


               ◇冬天来临◇

      冬天和白雪公主在一起
      童年的雪花大如鹅毛
      白芒芒的山川像一则童话
      我们打雪仗、滚雪球、堆雪人、滑雪橇
      在火炉里烘柿子、烤红薯、烧土豆
      数着指头盼过年

      冬天和过年联系在一起。冬天就会
      有新衣服,有肉吃,有鞭炮和红灯笼
      冬天就美好了许多
      冬天就不冷了

      冬至刚过,西北风还没那么紧
      我的心已被冷牢牢地抱住
      父亲羸弱的身子和病魔苦斗了三年
      已点不起一丝火焰
      冰冷的冬天,无孔不入的寒气
      会变着法儿挤进门缝,挤进
      父亲疏松的骨骼

      强大的寒流,正从
      央视天气预报里一拨儿一拨儿压过来
      我担心,重病的父亲
      不是冬天的对手


              ◇风干的日子◇

      进入冬季
      农人们摘下红彤彤的柿子,刮去皮
      串起来,挂在房檐下
      风干、上霜,制成美味的柿饼

      走过中年
      我把熟透的日子摘下来,剔除痘子、痱子和黄褐斑
      串起来,铺开在一页白纸上
      风干、上色,打磨成一行行文字

      在黄昏,在垂暮之年
      温一壶刚出锅的甘蔗酒
      嚼着风干的日子
      借着夕阳,借着酒劲,指点江山


【挑战边缘】                              

·朴贤·


               ◇踏秋蝶语◇

      生命总是在季节说话
      一只知了 别了那枝枝柳的河滩
      杀人须见血
      那个汉子死了
      在这个季节明快着
      觉知只有一个 环境这东西
      让认知又虚拟了一个个体

      面对刀芒的黎光
      和这个季节的 掠树之风
      一个回忆的刀客
      在一个路口上盘点着
      他的盘缠
      光阴似乎还是那面
      镜子
      一个人死了 一个人又活了
      黎芒削去我三寸的瞳帘
      格外的刺眼

      在一个初秋的季节
      刀客 在一个不知名的驿站酒馆
      让一颗老榆树
      杀死一些记忆
      和人们的 人文的恬淡……

      旧时一个过客 用他的思想
      不经意地刻画物像
      在另一个一样不少的主体
      让世界一样不少地撇下
      刀芒的市井
      一只蝈蝈收割着秋风
      我满怀无醉地
      ——顺着一条似曾熟悉的老路
      轰动着这辆老摩托
      的油门……

      世界并不诡意
      让这头含灵
      恬淡的 莽撞的快意
      ——-我对着 这个季节
      从不敢莽撞的物语
      就像一条鱼儿翻过了波面
      以一个亮丽的身影
      跌在了一个 似曾相识的截面

      我用一块天穹的抹布
      挥动着我的思想
      任用无拘
      在一个踏破铁鞋的地方
      我们和风相撞
      映眸而去
      却是一个新的开始
      终回到我们相识 的地方
      任一支洁白的野花
      在水岸昭摇

      ——-过逝 伊总知道
      个体如花
      山前一片闲田地
      惹怒蝶纷 花儿追——-


                ◇街画◇

      洗浴街霓
      着一朵紫色的大罗藤花
      一只黑色的老猫
      幽孑地掠过墙头
      街霓的帏幔 有光和星窗
      还有电线杆子上古铜的巷灯
      犹若警人的铃铛

      街面上有高脚杯的
      漓光倪裙
      有黑白色的梧桐树荫
      及八零年代卖冰棍的姑娘
      和日前路口卖肉夹馍的老嫫子

      我以一个印着年代烙痕的少年
      怪异地出现在街面
      那时的光景 像装在两个坛子里
      却不能让心儿 相映
      那天在远郊 柴草垛底
      闻到了一股儿霉香
      印定那是年代特有的东西
      而非虚生

      就像儿时外婆家的天空 乡隅
      而如今滋延的时代
      人们在街漓上
      犹若缸中的泥鳅
      ——-没有不安
      没有匆忙
      没有疑惑

      ——一只跑错巷口的狗儿
      带着面孔的诡异
      再次撞眸
      幽捷地掠过街头
      ……


【挑战边缘】                              

·吉日木吐·


             ◇不变的韵律与家园◇

      没有主次的分明
      没有等级的开销
      平等落座沙滩上
      与海浪对谈对歌

      这样的时光里
      我们找到了浪卷的书籍
      我们找到了类似的空域
      我们找到了身外配偶
      那是一个调料菜食
      供应我们自身享用一生


              ◇今天是阶梯◇

      今天是定的日子
      上车了吗上了
      到哪里了呢无声了
      嘱咐没有回音
      简单就一言九鼎
      哑口无言真的回来吗
      一个体语没有更多的内容
      我们只能从信誉开始找内涵
      接触对调双赢交流如初
      一个个书卷翻阅读下来
      人生这一本难懂的史诗



〖页首〗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