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越维空】                              

·刘亚全·


                ◇绝望◇

      黎明渐行渐远时
      滚动死亡与生存的铁环
      追赶断裂的天空
      相信鸽哨尽头
      还有半块面包泡在牛奶里

      偿还所有阳光重量
      隐蔽无能为力
      把头抬起来
      看鸽子走在云间
      背负另一半吹过楼宇的风
      守住了人的名字
      才刻骨铭心


              ◇夜是一块骨头◇

      夜是一块骨头
      啃过的不只几声狗叫
      还有说梦话的人

      从窗外星光里
      看背负沟壑纵横的脸
      给路灯永远是剔牙的样子

      有多少油腻伴随风催尽霜雪
      深入这夜的骨髓
      冬天如此真实存在

      或者清淡,或者美味
      独自享用夜
      可能别有一番味道

      夜是一块骨头
      疯狂的狗叫毫无意义


【跨越维空】                              

·槐蓝言白·


               ◇花儿调◇

      黄土上的大点子雨正让人心潮湿呢,
      燕子和麦子,各自相伴,各自跑进彼此身体。
      人在山疙梁上,消息在风里呢,
      惹人的心疼,蝴蝶楼上的云还黑着。

      大麻的领地有开阔之怀,
      火车盼了好多年一直都不来。
      原野与丘壑有不断倒倾的山弯子边边,
      班车惯性让五角枫抬头,又动了动身板。

      男人的心不像筋骨那样硬呢,
      阿哥在蕨菜里瞥见香甜又看见失败。
      尕妹的肢体有柔美花边呢,
      地耳遮盖了东郊一角泥沼的气味。

      在老砖雕厂,芍药种子是一点红,
      身边云杉越来越高,肃静,将要到达云层。
      山雀却正降落,心上的锁头“巴哒”就开了,
      锁钥的委顿引来河州彩陶身上的一阵凉风。

      天空说真的,真的像个蓝皮鼓呢,
      敲一下就会有澎湃的回响。
      大垂柳有时就是一团青岚呢,
      保安腰刀身上的青线要把人心牵烂了。

      照人的镜子是池塘里的水,
      有香气的话总响在牛头埙和口弦里。
      帖身的白汗榻,暖心的尕夹夹,
      用的都是白龙马身上的白鬃和白尾。

      西屋里,消逝的青春又要重新年轻呢,
      尕娘也要戴山丹花,脸色着实秀得呱。
      青铜烟瓶乌木杆,死也要过个活人的瘾呢,
      掌柜的奶奶说,快把窗子都敞开了吧。

      开往甜麦子的车也是正行驶在小麦加,
      祷告的尕妹能干得没得尺码。
      胭脂银粉,白牡丹在晌午会睡着了呀,
      一切都心痒得像柳树梢儿抽打着窗纱。


【跨越维空】                              

·八月春·


               ◇怀念春天◇

      那个时候就相信树,无忧无虑
      喜欢风,有使不尽的力气
      羡慕钢铁,枪,玉米地和木船
      暗自的不服,不忿
      被眉宇给揭穿
      对空的概念模糊时,一贯信奉自己的实
      看乐观的知了,蜘蛛,蚱蜢
      想它们如我相当
      预料中的十年,二十年至以后
      不过如此,我要抗拒深埋的皱纹
      不理会命运,但还是爱她

      一个蹩脚的老师,多少还能指导学生
      被提及的温室幼苗,嫩芽,笨鸟
      在脑后行将灭亡
      耳朵装满的全是大海,礁石和精卫鸟
      自己和命运开玩笑,命运更向我开玩笑
      相互打赌,过期都一再反悔

      真好,想想那段时光,真好
      抓上一只蓝蜻蜓牵上一线,如自己
      架机在空中飞行


【跨越维空】                              

·克文·


             ◇山中看见一座庵◇

      近看庵在岭上
      岭上无桃花
      再看庵在溪旁
      一个尼姑开门
      一个尼姑进门
      一个尼姑顺水而去
      不见了踪影
      茫茫人海中也不必太留意
      谁也不是那个庵里的尼姑


               ◇临街画廊◇

      街道上穿梭那么多人
      有几个关注过画廊里的几幅画
      及画里几个与野鹅呆在一起
      连名字也没有的闲人
      谁曾经像野鹅一样善良温柔地活着
      偶尔野蛮地飞起
      故乡便粉碎了画面
      没有几个人可以从几幅画里
      早早找到这个世界残缺的那片森林


              ◇意外的访客◇

      譬如一只乌龟
      无意就到了你的客厅
      在沙发底下静寂了许久
      又爬到了茶几底下
      一只乌龟能介绍出什么
      这时候语言的力量多么苍白
      此时打开漆黑的夜
      纠结的梦是如此可爱
      你送不送客
      都不是岁月最后的解脱


【跨越维空】                              

·梅蒲柳·


            ◇一只鸟儿落在树枝上◇

      在树枝,光线和阴影间隙
      一只麻雀飞临

      它欢腾尖叫,所幸没有引来捕猎者
      的弹弓和围网
      我可以在这些枝杈上安置:
      怜悯,凝噎或告诫

      在缠挂的红布条写下古老祷语
      我也可以在昨天宴席
      沾着辣椒盐津津有味吃烤酥的雀肉

      “是的,有罪与无罪
      不会因彼时杀戮、忏悔、祈愿而改变……”
      我们深陷漩涡怪圈

      我试图寻找更适合角度:平衡
      和引诱的对比部分

      也许它能令我从一首诗歌
      或一个词解脱
      ——我仿佛又听到鸣叫
      来自体内:系统介于循环之上

      所有担当始于对视的瞬间


             ◇去年看过的桃花◇

      还是那座山门,只是桃花开成
      今春的符咒
      开成桃心木的梳子

      ——“桃花执火而生
      偏要落水追逐一尾鱼,便要以怀想
      遁入沉寂的夜”

      我唤桃花三生,以青丝筋脉
      此际应有流逝的人间:桃花当识我
      粉面桃腮,褪掉身上鳞片

      用鱼的唇语爱你,用一条河的深情
      桃花占卜:
      落英缤纷,此处暗藏杀机


【跨越维空】                              

·简易·


                ◇永恒◇

      从蹒跚到蹒跚
      中间不过踉跄几步
      匆匆是秒杀
      对永恒想象的杀手
      让我们来临摹
      日月苍穹 山海河川
      勾勒素描它们永恒投影时
      不妨踮起脚 引项朝那
      光之源的方向 探一探


               ◇空旷回音◇

      发现者贡献自己的名字
      T-Rex 族群中应唤出列
      穿越数个地质纪 挥舞最后一场肉搏的纠缠

      仰望夏夜繁星 深处
      几百年 几十年 几十秒 老老少少的
      烁闪一帧 银河里无差别流光瞬影

      汉中平原一跺脚
      纷纷扬扬 古战场喋血尘埃
      哪一场的逐鹿 哪一夜的篝火

      汶水灰白朱黑陶
      母系氏族煮妇烟熏指纹
      散散落落 流水之上游弋盘旋

      昼夜谦卑蜷伏 白光桔辉交织成渡
      蚁族细规 丈量赤道
      对着每个立起的今天翘首仰望


【跨越维空】                              

·刘克文·


               ◇你走后◇

      你走后
      天没有黑
      城镇化还在慢条斯理地行军
      你剩下的残月还在缝补着旧灯笼
      村子的硬朗一病不起
      山不再高,有仙也不行
      稻花开始弯下腰
      收割寂寞点点滴滴

      你走后
      我留在一座小镇的荒凉
      过一种似是而非的生活
      我不想否定今生
      也不妄议来世
      只保留当下唯一的画你权
      一个人在沙摊玩耍或沉默
      拒绝江水抢走我怀中
      你的名字
      拒绝天空用异样的眼神
      赐我卑微的姓氏。


【跨越维空】                              

·龙羽生·


                ◇朋友◇

         ——致仲

      正襟危坐者有无放浪形骸时
      春风里漫步,沐浴
      我有一种拉他下水的冲动
      让他光着膀子唱歌,在风中
      依然保持游泳的姿势

      不许拒绝亦不允介意
      就请以黑夜为衣,以月光佐酒
      作为同道中人共饮一杯
      “嘘,”什么也别说,只两个字
      “朋友,”

      这么多绿水载浮胆汁
      当撇开尊卑
      这人间的苦,这人世的辱
      承受得起,这一刻
      彼此的仁是不够的,天地的仁
      以万物为刍狗,视众生若蝼蚁
      一辈子的仁,不叫屈
      才算有做蝼蚁的觉悟

      值得,——“干杯!”


               ◇有所思◇

            ——10月12日车过舒、庐两县

      “不要压线和闯红灯,”
      “请注意,”
      这里是梁祝长亭送别之地
      恰小乔初嫁
      红盖头未掀
      却早早赢得周郎顾

      电子合成音冷冷告诫
      并非吴越软语
      “300米处有违法拍照,”
      车辆顶着雾霾前行

      都说有情人终成眷属
      身著皂衣的庐江小吏踏霜打马
      孔雀东南飞去,我的心也在
      鸣笛,徘徊路上
      几多难兄难弟,谁怜

      疾驰者匆匆交错
      得意人与失意人
      不打招呼,不通言语


          ◇迟桂花开能否消弭他心头的芥蒂◇

      折了一枝满室生香
      今年迟开的桂花,令他
      皱鼻子

      林中的垂条可以“分享”,披熏簪月
      但随他脚步漫延的月光只能“余着”
      不可攀折
      把持

      “泡茶”“酿酒”“做汤圆”
      “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女人给出多种建议

      而他并非耻于对俗物的惦记
      对滚烫异体的贪恋
      “取”与“用”
      其轻盈,丰腴,沁凉如炙

      只是如何剥去浓艳扑面的三层外衣
      空气中的灰尘,湿露
      扎眼的黄色;叫人耿耿于怀
      憨人憨笑的蒜头鼻子

      不该问如何持有
      即如荒唐的四月之夜
      不加思谋
      投身(流转的——那掬
      月光)
      一跃如青蛙扑水……


【跨越维空】                              

·邹崧蔚·


                ◇影子◇

      那些具有梦幻肢体穿着纸衣
      摆在书架上垒叠在墙角
      形单影只地立在桌案上的影子
      同在一个太阳底下
      它们却被早晨中午的太阳扶顶照耀
      而我却被午后的太阳斜视
      它们可以裂出好多好多自己的影子
      山川的影子宇宙的影子星系的影子
      而我只能裂出小虾小溪落叶的影子
      正在开放的花朵的影子
      还是几千年前烙上的
      夕阳下形单影只地独自
      穿行在你们的影子之间
      你们是我心中交谈的峰岳


【跨越维空】                              

·明夜的传说·


                ◇猎◇

      一件梅花鹿的外衣是一个诅咒
      不用幻想
      在别有深意的剪裁之后
      你开启身体,已经无法发出挑剔的音节
      与你无涉的形容还有很多
      温驯,安和,湿润
      四肢着地的你依然伪装不了
      那朵肆意盛开的梅花

      怎么说呢,猎人
      很多表情拥有你,就像
      你的猎枪拥有鸟兽,你的心脏
      拥有猎枪
      血迹斑斑的叫声,或者说
      呼喊
      总是无家可归的弃儿
      在夜色中被铜扣解开
      精心挑选的语气和词汇
      对了,还有瞄准
      却也依旧无法辨别
      夜幕外血迹斑斑的
      是猎枪,猎人,是鸟兽
      还是你念念不忘的梅花鹿



〖页首〗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