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抽象序列】                              

·婀姬·


              ◇空旷的觅食者◇

我们饿着肚子醒来。穿越世纪,轻柔地唱歌,一首为季节准备的摇篮曲。自然的风
是最好的香水。如果思想不会陈腐,那么爱是什么?我们把果皮做成花状,传统的
春天,风披上绿色的盔甲。 历史小心翼翼地睡去,乳白色的晨雾将淤积的精神洗
牌,泥土的不法之徒,欺骗了太阳的颜色。我们要把古老的蛋黄切成薄片,此宴阳
光普照,果冻一样情绪松开折叠的试卷。

我们进餐,牛排布满大理石花纹的脂肪,生菜绽放出粉绿色的漩涡花系。我们的念
头如小麦在蒸汽的理念里膨胀。黄瓜切好堆起来像柴火一样,点出一缕卷曲的白烟
。我们宁愿友谊盛放在碗一般的瓷器碗里,卷曲如蕾。

此时的我们,假借蝴蝶的翅膀,坚定不移地飞起,却无法悬停在半透明的世界里,
宁愿成为令人心碎的人,也无法静下心境,整理此前的情节。


            ◇意识流,堆积在心中◇

被修剪的花朵,几秒钟就在你的心里开放得粗鲁不堪。满地的泥土,捧起某一种情
爱,平时也没有记忆的分量。时间的两端都是尽头,我们左右不是,指地为井,却
被血液遗忘。没有循环的我们,静如开败的玫瑰。

准备祭坛吧,将疯狂盛宴转化为有感情梯度的态度,皮肤复活,将古人挽回到激情
的广场上,如鸟的抽象动作,将地上啄得非常干净。在这个无瑕的整体中,地球的
沉默是处方,让我们继续活在时间的等式里。


【抽象序列】                              

·飞飞·


             ◇无法提醒的孤独◇

      所以你假装被骗了
      在一个荒岛上,大量的鱼类伤害了你
        你扔出一瓶你所有的信息,海浪在
      等待


             ◇在艰难的山谷中◇

      或迷失在山洞中,或卡在山脉中
        放逐丛林,囚禁
      建筑物下毫无希望的未来
      被丢弃的愤怒,总会变得更糟


            ◇朝树梢走去,然后听怨◇

      就像季节的本意一样,树有权在那里
      鸟蹲在枝上说:努力相处,尽我所能
        以筑巢珍惜所爱之人


            ◇一切都作为刀的寂寞◇

      在我的碗里放入真相,然后
        我要求更多错误
      告诉我,你关于疤痕的谎言


             ◇总有一个自我的你◇

      我对孤独感到信念,没错是这是蓝色的先知
        这甚至意味着今天的你
      正在纠正我最为既往的错误


             ◇在木桌的庇护下◇

      我受过教育,却躲藏到一片无知之中
      知识从天而降,生命之火在爆炸中更明亮
        日子宣布自己的结束,在感动上帝的远方


【抽象序列】                              

·浅瓶·


              ◇机械打字机◇

      所有的花都开满了,从我手臂出发直到到山那边
      我放弃季节,随手输入另一个字段


             ◇白发苍苍的幻意◇

      野花稠密,浅色调的颜色,将我的初心染蓝
      我离开家乡,在归来时反复远足


              ◇绿色的伤痕◇

      划破的手,非本地的侵入
      血对时间特别有害,我反思成瘾


             ◇从海拔开始计算◇

      意念中的洋百合都向远方蔓延
      让我想起大蓟,苏格兰国花如此遥远
      高地梦回


               ◇植物生命◇

      如此轻松的生态系统,太阳将花序拉紧
      绿色只是一个能很好的栖息地
      竟不是隐喻


             ◇掠夺记忆的战争◇

      我们浑身湿透
      但沙子为空,紧急而可怕的水
      漫过幽灵的杯子


            ◇想象一下虚拟的牌位◇

      人生的活页,螺旋状的言论
      圆珠笔划伤音乐的封面,我们关闭
      鼓膜的钟声


             ◇花园也是个地方◇

      在一棵香椿树的插枝上,寻找中世纪的尖刺
      绊倒的叶子变成鸟,从命题中,游出
      闷闷不乐的彩色鲤鱼


               ◇蓟刺女王◇

      我渴望和平的物种,苏格兰的原型
      水的意念甚至提出接吻
      治愈信念的原型


            ◇在金色的表盘上受阻◇

      流星冲破了哭泣,音乐回到流行之前
      花瓣本身不再是容器,秒作为炫耀
      点开了清晰的麸皮


【抽象序列】                              

·潇湮·


            ◇自言自语的无数一瞬◇

      告诉我,即使我想要孤单,我也永远不会孤
      古老的故事拿来上色后
      一个人的未来便是无数次巧合


              ◇与落叶松无关◇

      巧合的是,我的旗帜大多数情况下都会
      展示出某种鹰派的影子,我们
      商量着互相邀请


             ◇低而频繁的距离◇

      平凡的每一天,我们从未想过
      空气不断上升
      诺言的完成,将更加让我们一无所知


             ◇有关自律的辞话◇

      我们需要令人愉悦的限制,手掌会迅速
      改变颜色
      握起美丽的事物
      另一群人内心动摇,依然听歌


               ◇碎裂之礼◇

      情节本来很温暖,今天却下雪了
      实质性的价值升起,转为贫瘠的音调


【抽象序列】                              

·新泽飞翔·


                ◇启发◇

      什么加入了什么
      点亮的灯光揭开了黑暗的地理

      有身披符号盔甲的士兵
      清除着语言壁垒
      打开了统治的纵深


                ◇静◇

      传说过后 是绒质的时间

      因为一只踩过脚面的猫足
      我们试图把空气分开


                ◇工地◇

      材料短缺的结果是:

      我们从架子上走下来
      去了别处

      工地上
      有了一个难产儿滑落的轨道


【抽象序列】                              

·僻路·


             ◇在乍暖的一月散步◇

      精赤的风 贴紧太阳的肌肤
      原始松林被划分阵营
      岩层浮起根络 化石诞下房屋
      唤醒荒野的神经
      渡鸦挑拣它的路灯 遗弃
      尖阁陈列前日的严寒
      矮处,枯枝漫无边际
      顶撞歪斜的栅栏
      螺旋撕裂 屡经修砌的街道
      被侵染的溪水 融解冰封
      流云皈依凡尘。天马飞跑
      朝拜上古的回声
      驭手用脆黄的碎叶
      向先民 作着答谢


              ◇齐文化博物馆◇

      历史方方正正,抛弃圆心,
      遗物堆筑地基。
      城墙搬到楼顶,淄水的臣民
      在下面躲风避雨遮阳。
      君王端坐在西方……

      铜锈隔着玻璃放光。学宫沉降
      书简拨开泥土;刀币
      斩断商人的志向;
      蹴鞠交换场地,
      孩童冲浪海上。

      海盐淤积,
      博物馆的门口在变卖
      笨拙的模仿。


【抽象序列】                              

·龙羽生·


               ◇她们……◇

      放荡之音是由夹紧打开的门户
      春风里的铁环呼啸冲出
      她们身体的晒谷场

      而她们的头颅后于她们的肢体,勾股
      先于兴高采烈的风筝
      飞翔的心脏,误解为良愿

      而那由于摔跌锤砸乃至斫碎的门槛
      是从泪水的眼眶蹦出的
      带刺玫瑰的木屑

      她们在牡丹的私密处钻燧取火
      不为新的一天,只为
      相夫教子,在安逸之乡拥有一处月白风清的庭院


【抽象序列】                              

·邹崧蔚·


                ◇镜子◇

      石头里拣出一把银子
      在现实的模子里道出
      自阳光中取得生存的权力
      就在它那曲折幽深空灵的巷子里
      不光释放出万千箭簇
      还传出欢笑悲鸣风雨之声
      闪烁出羊,狼,鹰的过去
      一只未来的鸽子
      和一株偎在墙角开放的玫瑰


             ◇已没有更多……◇

      已没有更多的话要发出声音
      它已幻化成阳光中的甘霖
      滴入花瓣经草棵
      过竹根抵达每一片竹叶
      已没有更多的行动要做出姿态
      它已幻化成阳光下的风
      穿过平仄的街巷踩波浪
      抚摸过每一根枝条每一颗果实
      鸟巢鸟卵和挂在枝条上的鸟毛
      现在唯一要做的是
      躺成黑夜里的一张
      细细地不能再细地筛子
      让鸟语在其上弹跳过滤
      让星光在其上滑翔过滤
      别住时间怪兽的脚趾
      漏下最细的火的醇酿
      抵达冰的内心
      惊出骨枝上鸣叫的鹅黄



〖页首〗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