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验象征】                              

·槐蓝言白·


                ◇短聚◇

      兰夜是个穿针节,香日子,
      满天飘香,乘风渡,夕上柳河,
      静谧中总伴有祈愿的声部。

      千山外,隐忧约等于心腹之患,
      旧日衷肠,始念未移,水云间的
      牛毛雨和鱼骨辫,魂魄不被煅灭。

      感情的质地朴素,当离人要回来,
      飞扬抹布和发急拖把急忙响应,
      仙人意念的关照,是相思赋的归意。

      天仙配福至心灵,年代被轻歌的
      喉咙撕开口子,人间天上无眠,
      小园灯下又团圆,风过蒿草流萤。

      这边厢,屋宇的穿堂风不是太大,
      他动动唇,她就说出了他心里话,
      饮恨经年,永夜清露,都在年华。

      田歌与灯歌传唱,亲吻是张口结舌,
      人们认真做人们时多少会有些甜腻,
      做饭的织女最后端上的是她自己。

      星光的指头指向人间辞苦,青衫
      含凉意,三更绮梦,一枕凡心,更漏
      沧海细沙,闪电是一条活脱脱的身体。

      时间是死敌又是朋友,天河是老对头,
      一夜晴,皆因良辰美意,一夜情,
      蔷薇泛泪,红颜皓首,熄灭的人仍空瘦。

      惯见聚散如烟,相思如雾,一簪天堑
      使铜箫铁笛春秋十度,短聚之喜是幽梦
      相融,只不料别情方诉,新愁上路。


【超验象征】                              

·半渡·


              ◇窗外的风景◇

      窗外风景很好
      时间螺旋向上
      环形的曲线
      保证因果循环
      时间汲取雨滴
      螺旋产生空间
      空间构成一个集体

      窗外的风景很好
      古老的生物
      继承古老的思维
      有人传授线性
      用串联通解问题
      有人仿生河流
      用并联拆解自己

      窗外的风景很好
      但是没有一片属于你的
      窗外风景没有一片是属于你的
      但它整体看起来很好
      那一片意识丛林中的
      等待辨认的无数个体
      彼此不属于彼此
      时间从一点流淌出河流
      以及窗外的风景
      又及你


              ◇剧烈的夏日◇

      醒觉于烟花树下
      黎明剧烈燃烧
      它属于21岁
      千万个黎明置身宇宙
      灼灼其华
      宇宙犹如黑夜
      夏日仿佛烟花
      无数剧烈的生命
      足够热烈所以炫目

      它将在27岁死去
      27岁是个冬天
      里面满是节日
      周围的人剧烈地庆祝而非庆幸
      它的死亡
      我们犹如昆虫
      星球仿佛尘埃
      夜里点灯的人,环绕太阳的行星
      足够渺小所以幸福

      我们一起失去
      一起迎接
      并因失去而耀眼
      因剧烈而温暖
      那些剧烈——
      剧烈得犹如我们短促的一生的
      夏日
      酒与醒液
      阳光与血


                ◇地龙◇

      椰树撑起天上的云朵
      作为它树冠的衍生
      夕阳打乱一群飞鸟
      作为时间的飞地
      你稳居于无尽的黑色
      没有经历世俗绚烂的波诡

      壁虎切断
      自己与尾巴的关系
      一直遭遇后半生对前半生的追杀
      蝴蝶尝试粘合
      自始分离的爱情
      上帝只给她们连体殉情的宿命

      想起弗弗西斯阳光之下
      巨石亦然地铁
      轰鸣往复夜归昼出
      你将自我一刀两断
      成为一双遨游黑色的雷电
      旧我与新我并列于地下
      互为彼此
      没有宿命
      也无追杀


【超验象征】                              

·无言1314·


              ◇第七首钢琴曲◇

     第七首钢琴曲,一个被耗尽赤裸裸的词
     红酒之上,孤独的女人,闻到花香
     鼻子可能已经失聪,心中有一股淫荡的腥
     这来源于风月,诱惑,尼姑庵
     来源于某个突然空虚的黑夜
     来源于潘安,张生,西门庆
     来源于突然出现的那座桥,及还没阉割掉的始性

     都是杨柳轻拂,都是徐娘半老,都是黛玉葬花

     历史在无力处柔柔翘起尾巴
     抽烟,淡口味的烟。抹薄薄的胭脂

     颦眉,舒眉,时光只留下C调的风景,偏向小A,意外大D
     偏向肖邦,实际是我
     谁是肖邦?

     一个被我轻轻咒过的词


                ◇变异◇

     他用忧伤的曲调来解渴
     内部的黑,正被白狂搅

     时值三月,残冬之尾,暮春之春
     一半诱惑是鸟鸣,一半是杯子
     空空的杯子,盛满月光,从古以来给人以水面的假象
     吸引一大批殉情者自杀,诗人变成哲人

     而今他显然没有完成变异,拖着一坨腐烂的尾巴
     用酒精消毒,用曲子麻醉
     用一张白纸,祭拜莎士比亚式的疯狂


【超验象征】                              

·林长信·


               ◇症候群◇

        1)

      回到兵燹下的农庄
      猪羊消失
      丝柏树被砍焚烧
      满院疮痍


        2)

      独立悬崖我向拍击的浪花
      用力喊出相思
      那来不及说掰掰的姑娘
      你的许诺璀璨如钻石戒指


        3)

      幸我余存而三稽首
      却怎么一下子就老了
      刼后人生不是雠就是愁


               ◇她绝妙◇

        1)

      之后,火山就爆发
      岩浆向四方流窜
      厚厚的浓烟甚至喷到南半球
      南太平洋的小岛生理欠安、
      空中没有飘落半片羽衣
      山沉寂的色泽是墨蓝、


        2)

      一个新新地貌、生态、鸟叫、水流、林相… 、
      只用了250年的时间
      又是个绝妙的岛屿好观光


        3)

      也听说
      地心里正在开始蠢动幌荡


【超验象征】                              

·刘亚全·


                ◇债◇

      从水里
      堆积自由
      一群卵石出来
      一片倒影站立
      一根绳索打结

      如果翅膀
      仅属于小鸟
      一团火燃烧了天空
      一粒沙子迷了双眼
      一枝落叶沉入腐泥

      举起皮鞭抽打太阳
      光芒皮开肉绽
      或黑,或艳
      走遍春天


            ◇随在,牵挂如雨水来◇

      真实裹紧生铁的歌声
      只把酒里风光渲染
      每个绿阴遮蔽云上岸
      太阳不远不近
      我在火一旁活着
      堆满木柴和粮食

      当涂上红色的袋子站立午夜
      花朵衔上春天
      落脚在一碗水里
      我饮下这杯
      真实就无处不在了

      荒古穿行云间
      只捡起绿叶而弯腰的人
      提交滴溅的迷茫血肉
      树木成片照耀
      我至始至终仰望
      牵挂如雨
      燃起灯火沉思

      随在,雨敲打窗子
      我没什么可说的
      因为季节到了


               ◇如何真实◇

      摇晃的文字正步入灰色天空
      一群鸟离开,这秋天更深了

      只等你梳理白发时
      光远远地牵引未来与愿望

      在强大召唤下
      无法掩埋失落燃满的叶子

      就此真实
      结束从一开始就欺骗了太阳

      沉寂夜色里
      裸露出瘦筋骨的存在

      随河水褶皱一片沉默
      你依然还想要远方


               ◇这两年◇

      这两年,天空还是有时晴天
      有时下雨,下雪,刮风,索性一场大雾

      蝴蝶从阳光底下飞去花草之间
      落叶便放逐视线

      每个自然都那么神奇可爱
      这两年,我还在路上寻找谎言

      更加逼真的谎言
      也想使我靠近太阳里面

      将我的头颅暴晒
      还给以前的灯塔

      从晴天滑跌下来影子
      从雨雪边沿,从风从雾散落一地

      我看见花草牵着落叶微笑
      断裂的脚步却被这两年舔的生疼

      是时候把谎言送到桥上
      因为蝴蝶不相信我的头颅

      只有太阳的温度
      可以称出我的灯塔的重量


【超验象征】                              

·梅蒲柳·


              ◇怀里的云朵◇

      无邪……隐形的演绎
      撞上一个人怀抱,借速度之最
      借微荡之辞

      为游动的鱼群而存在,割开整片
      蓝天,以白色节鳞
      衔着清风和微颤的频谱

      莲花兀自团着紫蓬,我把忧伤推向远方
      推向山神庙
      怀抱初心和小女子明媚

      邂逅六月的蝴蝶,邂逅
      佛眸子波澜,那深藏星星的密室

      如果今夜有雨,一定是我
      拾阶而上叩在坛前:像拂过香案的风
      携着云的谜团

      ——前世——今生——来……
      我把桃花种在眼底,一滴泪落下
      以美学,以魔力之说……


               ◇东方之蝶◇

      这孤独的海浪
      为谁而舞
      礁石上荒芜的珊瑚和小藤花

      碧蓝航线,鸥鹭衔着晶盐和天空

      沙粒从指尖漏下
      夕辉一点点,把浅滩的脚印覆盖
      在遥远的国度,我们曾和流落岛屿的难民
      燃起火把,跳起草裙舞

      和穿鹿皮靴、戴达达尼昂式帽子
      的海盗周旋,智战
      跨越千年,大海你把我如蝶揉进怀里

      枯叶之蝶,东方伪装的面具
      它深入一棵树的灵魂
      律动,翩跹

      从晨曦中飞来:我爱
      故我在。扇动的翅膀更接近土壤温度

      我惦着的小脚因此而安宁


                ◇指纹◇

      这是螺旋的迷宫,胜过彩绘
      我们彼此指出
      并认领对方,如影随形

      一些物语须解锁,透过
      镜子,以及
      这与生独具的印章

      我们积攒真情或虚伪,哭笑
      最终都在刹那按压
      然而,它会出卖我们吗?

      是不古的人心
      江湖,我以指拓图
      留下赤裸裸的情怀

      并打开前世今生的密码


【超验象征】                              

·龙羽生·


         ◇观看卢浮宫胜利女神雕塑图片有感◇

      没有什么,在人间征途
      在失去头颅之后
      不可以
      ——夸耀!

      但人们能觉察,那不见的头颅
      依然在
      ——笑!

      衣袂?拽大理石,挺胸
      轻盈之翅凌风,高举
      唯有从古老的战场,劈开咸腥的波涛
      赢得胜利,赢得归来
      的女武士

      她的头颅是否去了天堂
      她的容颜,令一代代后来者
      猜想
      ——倾国——倾城
      是否就藏在
      葡萄架下,像乡村丰腴的妇人
      在纺织,庭院的清风

      她的嘴角,没有神秘可言
      只有安详的微笑
      抿住每一个恋人的唇吻
      好叫人
      一见钟情


               ◇急迫的事◇

      昨晚拿手机拍下月亮拉扯薄纱青雾
      恨不得亲自去帮忙,撕下乌云
      今晨在阳台上远眺雾霾,念叨时令使然
      担心明天出差,高速公路会不会封闭

      会不会晴窗下小坐,泡茶却无心翻书
      读书人为琐事耗费了破万卷的光阴
      完美无缺,在可能达到的程度上
      我尝试,而诗人贝恩说,他已达成所愿

      问题是我之所愿遥迢,远路蹉跎
      天下美差因我的无力而不屑追求
      枯草所以认命,还有来春返青之时
      我下定决心,再将一寸光阴拉长二十年

      之后,之后该如何
      不在目前的计划之内
      当下,当下是把那些急迫的事,放一放
      等一等;不急之事却需揣上心头,细加思量


【超验象征】                              

·木木石·


             ◇垂于夏景的画面◇

      在平淡的夏天,平纹细布
      因自身热量而卷曲
      黑胡桃树在静态中 粗糙地哭泣
      风掀起了我虚掩的生活
      并将手与笔的距离拉开
      附近的机场还是让我感到厌倦
      学校在诗歌的骨感中开门
      孩子们的声音过早
      我坐在椅子上
      画出远处的水上出租车
      水从身边一片叶子上滴下来
      风舔我的脚后跟
      可以看见水上浮木凑起一艘吊船
      在泻湖的风中
      一个理念在构思方块中跳来跳去
      飞机的呼啸继续押韵
      就像鱼嘴里的骨头一样爽快
      这幅画是谁的孩子?
      没有人会回答我
      学校的乐声倾泻在阳光下
      我似乎梦见自己拴在脚手架上
      在可怕的高温中解析波涛



〖页首〗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