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重构】                              

·克文·


               ◇木头鸟◇

      看看那就是黎明
      早起的人们不会影响到什么
      黎明很快死在黎明的短暂
      公园里到处是醒来的味道
      看看那就是野鸭
      不知昨夜睡在哪里
      今天湖面上将有人抛来面包屑
      看看那就是初冬
      雨中偶晴,蚂蚁也不出窝

      那就看看我的陋室
      三双鞋就摆在门后
      两件大衣就挂在柜前
      暖气可以不开
      网络随意就能连上
      那就看看我的灵魂内部
      没有猫可以风吹草动
      却有池塘随时可以起雾
      掩盖羞耻的孤独与残酷

      看看那就是一块木头
      突然想起或无心一瞥
      原来我是一只木头鸟
      我会飞的
      曾经从睡眠里飞出夜的惊讶
      我会歌唱
      静止的旋律也会和着疯狂的节奏
      看看,再仔细看看
      一列红火车正穿过一片雪地


               ◇天涯深处◇

      用石头建造什么
      是住家是地窖还是监狱
      至少被石头围在里面
      词语的石头
      玻璃的石头
      钟声的石头
      至少被石头点缀成花园
      肌肉有旋律
      骨头有节奏

      出去又进来
      在天涯深处
      泥土的杂味
      可鸡可狗
      可烈火可暴雨
      不知道每次卑微的呐喊
      有没有拳头的力量
      不知道每次愧疚的燃烧
      有没有玫瑰暗处绽放

      命里的孤独与寂寞能酝酿什么
      是美酒是香精还是毒药
      在诗句的壶里翻滚
      东南西北是绝境
      春夏秋冬是绝症
      偶尔猫一样迷失在女人怀里
      偶尔鹰般痴立在男人的肩峰
      当梦幻野花一样突兀
      或许有谁知道了湖泊的源头


             ◇给一棵树说个笑话◇

      一棵树一动不动专注听着
      可以自己先笑个够
      再来看看一棵树笑没笑
      听笑话不一定就要笑
      一个老朋友讲的笑话
      岩石上带着润湿的青苔
      那是树旁常年的风景
      不像老朋友讲了笑话之后
      或许再也不见踪影


               ◇葵花田◇

      仿佛是舞蹈开始与结束的地方
      祛除掉体内任何幽暗
      葵花田的辽阔
      淹没了所有孩子的狂妄
      好像离开葵花田又很容易
      呼喊着自己的名字
      谁的呼吸都有着上升的火焰
      仿佛是太空凝固与融化的地方
      一阵风正好吹来


【综合重构】                              

·半渡·


             ◇冬季的波普艺术◇

      众多水滴将头颅割下
      投身于深渊
      缔造不假思索的大海
      它们早已厌倦
      懒得思考,不做不休,索性
      幻想成为巧取豪夺的恶浪

      饥饿的人在瑞雪的冬天
      将谷种吃完
      等待春天的审判
      他知道明年
      夏天炎热,秋天很长
      今年的秋天和明年的秋天
      其实一样绚烂
      只是它刚与他吃着种子的冬天
      擦肩

      吞噬别人的
      正在反噬自己
      马斯洛早已死去
      在人们无知某个问题是一个学科之时
      他们一直在付出代价
      感性的恶浪
      又回到并深深陷入
      原始的渴望

      万物消费降级
      疯狂地返祖
      人们通过占有物质
      来填补对时间占有的无能与欲望


【综合重构】                              

·无言1314·


               ◇恐高症◇

      世界旋转。他终于发现个安静的栖息地

      他想献身一跳,被风口的刀子割伤了胆
      双手被捆绑在,敌人的囚笼

      一群和平鸽飞向昏暗的低处
      他噙满泪水,像三月成长的鸟的伤悲

      从历史中,长出断绝,长出鹰的天空

      幻想,被危悬击碎
      又被志向所挟持


              ◇属于今夜的◇

      一些暗伤,顺着瓶子滑下来
      顺着历史冰凉的后尾骨
      今天,是收羹的时刻。一些杂碎,鱼刺,与割口
      还要再舔一遍,并履行着走下去

      星星在哪里?捉捕的人已经畏罪潜逃
      一张判决书,嫁祸给你

      曲词,是它写的一小段,名叫忧伤,送你尾声
      送你到路口,对一片海,抒发竭斯底里的感想

      站在句号之上,我无乞笔墨
      一些伤口,要用琴声来舔舐
      用红酒淫荡的眼睛,排毒


【综合重构】                              

·抵御系·


                ◇无题◇

      黑暗中脱掉衣服
      和自己的身体相敬如宾
      举杯庆祝
      好像刚刚来过,好像刚刚得到

      一切言谈意会中触及到的 凌乱不堪
      醉酒后
      拆开伤口又缝上
      像一位动作熟练的老医生
      死亡悄悄走开
      钻进孤独者的面孔

      就此别过
      趁风还没有悄悄地变大
      趁秋天的夜里还没有霜降


【综合重构】                              

·槐蓝言白·


               ◇迷幻误读◇

      我总把颠扑不破读成颠簸不破。
      总看到有人写深圳,或者深渊,
      确认反复打滑,难以分辩。
      环保者说:垃圾是放错地方的宝贝。
      我又以为:宝贝是放错地方的垃圾。
      套马的汉子威武健壮!
      跑马的威子健在武汉!
      事实上,我离开武汉后一直颠簸不已,
      深圳就是我的深渊,我被放错了地方
      这是是件显而易见的事,
      宝贝还是垃圾?世界吊诡而操蛋,
      久石让正穿过骨头抚摸我梦境。


               ◇大雨迷蒙◇

      当时我心情沮丧透顶,大雨谄媚关情,
      叫深圳哭花了彩妆。我只默然看着,
      觉得夸张,又或是渐显冷漠坚强,
      反叫大雨陷入尴尬收不了场。也抑或
      是各自的痛处深浅不一,我是该庆幸的,
      该安慰这无涯雨水,只是刚相识,
      不方便呵哄,我在她身边站了会,
      这是温情的前奏,接下来,
      我说:"你没事吧?喏,给你纸巾。"


【综合重构】                              

·林长信·


               ◇咋知道◇

        1)

      谁知道月亮离开时会大声埋怨
      就吵到了山猫与过敏的乌秋
      谁知道霜结在坡上的芋叶尖尖
      搞出了三滴寒水滚进我的绑发里
      谁知道山径前的薄明后边
      有条弯路,还有独木桥
      半湾溪水也不懂得涓涓问早寒暄


        2)

      谁知道山庙知时僧该敲醒晨钟之时
      却击打了暮鼓
      吓得朝来的西风又往西疾疾逃逸


               ◇丽质何必◇

        1)

      穿绫罗绸缎的小女儿
      在洗完牛奶澡后玉立
      真是天下公认的无双姿色
      三军甘心为她战死于特洛伊


        2)

      正午她即为祭,嫁去河伯唤来雨季
      作娘的我怨恨丽质天生
      今年的母亲节将只剩超载的哀戚

∷丝织品分:1纱、2罗、3绫、4绢、5纺、6绡、7绉、8锦、9缎、10绨、11葛、12呢
、13绒、14绸等大类


               ◇殤于殿堂◇

        1)

      斑鸠在摩耳玻璃窗前扑腾
      不过是啄食之间误入圣殿
      穹顶再髙怎比蓝天晴空

        2)

      既然不身处大自然
      咕咕叫就被视作噪音的回声
      管堂者会带来吹箭把我射下
      整我作加味的好料端坐乎瓷锅正中


【综合重构】                              

·梅蒲柳·


             ◇《第七秒》同题◇

      估算某物的意义
      玫瑰棺椁,灰色天空上的血月,企图
      进入的克韦多般幻觉

      闹钟上的圆心

      拖延的深渊没有出口。时间的歌声不断累叠
      未知的传奇。

      白发和青丝纠缠着肉体的面具。

      我该如何作答:一条河在灵魂上的摆渡。

      渐渐闻及的彼岸花熏香

      以一尾鱼的记忆,揭开轮回里六道的信息
      伽蓝雨,夹着雪!


              ◇记忆的弯曲◇

      从前的车马很慢,从前的花很漂亮
      可是,丢了一个人

      记忆的弯曲?唯星星还在呓语
      它闪如我明亮的眸

      倘若注视和眷念,都不曾够
      你要逐光而流
      用闪电和声线占领空间

      美丽的不会因而缓慢,夜里的昙花
      一定是饮了醉生梦死的酒
      决绝啊,艳给你看

      “凋零的刹那,芳华
      已长驻,它努力地绽放过,它一直
      在你的镜中”

      当唯美化成寓言,那缕光不至于
      迷失


                ◇读取◇

      美丽的事物宜用来怀旧
      寂寥如辰星时

      就会遇见另一个维度的自己。既熟悉
      又陌生:我还没做好准备
      在两颗星星的间隙,安置醉心的忐忑

      渡口的灯火辉煌如故,读取
      它会令我心疼……

      浓妆或素裹的,来往的路延伸在记忆边缘
      敞篷车和竹藤提箱
      梧桐,石板桥及笛声

      伙伴,我还握着那片月光与口风琴
      你已备好车马
      马儿铃铛,好听如刚醒来的闹铃

      你说——
      抬眸就能看见我眼中的桃花
      和夜色融为一体,越懵懂它越迷人



〖页首〗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