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重构】重构综合的再实现                      

·半渡·


              ◇眼光中的马匹◇

      他剃掉了胡子
      进入我早上的沉思中
      他的袍子是从我的伤口
      进去的
      车具和马留在外面
      好让我的疼痛
      专心看这样的玩具
      无论内心如何恐惧
      或者兴奋

      一个将军和他的残部
      静下来
      看见了余下的战争
      并不发生在疆场
      一群马从我的眼里流出
      去了我的故乡
      医生说那里是海


                ◇病◇

      雨从生母的缝隙滂沱
      像失血在外的喷泉
      砍断了血管的桎梏
      有圣歌经过梦中的河流
      我在正午十分被病洗礼
      病柔软地滑落
      天空显得艳丽
      像我脚上酒红色的鞋

      医者带着凶器
      让锋芒进入我的血液
      用一次屠杀拯救我
      我听到病凄厉的呼号
      明天像一个迷
      分娩在众人面前
      我睁开眼
      像从一个死亡中破土而出


             ◇盥洗室、衣架和伞◇

      关下灯
      让房中的岛屿
      和心一样昏暗
      这里需要伟大的统一
      不在漆黑里说话
      沉默是黑肤的
      我留好大厅里的亮
      在这里割据
      我晾好自己
      纯洁,马桶一样洁白
      乌漆麻黑

      这里阳光太猛
      我弱视甚至盲瞎
      我打算在里面撑起
      角落里的伞
      无论水或者光芒洒落
      我都独善其身
      这是夜
      信仰病态般自燃
      像白天窗外 我的衣裳
      孤独了墙上的衣架

      到我的属地
      让夜更夜
      衣架上没有我的皮肤
      有铠甲和饮马的地方
      我举伞舞蹈
      这是对医生的歧视


             ◇一平方夜或凌晨◇

      将援助交给水
      柱体改变了视角
      肮脏需要被倾泻救赎
      水割裂
      让汹涌成河
      我怂恿自己
      进入被切好的夜
      高度无法测量
      倾斜只剩下姿势

      不用问上帝
      刀法分明很好
      安静二维的映射
      在水流过的地方
      我非常清楚
      这肯定是个单体
      与海联通
      赤裸将从我流向鱼
      指针12:00
      我流失的思想
      成了珊瑚的早餐


            ◇缤纷之中的单色塑像◇

      将连续的割裂、捣烂
      类似身后的焚烧
      燃剩一些灰烬
      和彩色的颗粒
      加入各种彩纸
      如果可以的话
      抛向天空
      我们缤纷的生活

      肥皂的泡沫在所有绚烂
      沉淀成安静以前
      努力翻腾
      像民族高贵的图腾
      在太阳下经过眼睛
      经过赞叹
      收获它们引以为荣的肯定

      温度越来越热
      各种物质似乎瞬间
      长出了毛孔和血管
      从固态直接成为颗粒
      不断自燃、奔流
      天空中的刃带着泪
      砍下生活的头颅
      圣人的石像
      吟出一声雷鸣
      在冲洗尘埃的雨中


【综合重构】重构综合的再实现                      

·新泽飞翔·


              ◇角色或者消遣◇

       1)

      欲望的释放 水的快乐
      被鸭群们弄得东一步西一脚
      晃晃悠悠的时光
      尝试着
      我们习性中的加固物
      在成绩单上画歪曲的线

      挪揄者在街道的一扇偏门里出现
      那么低那么矮
      却像是在踩着我们的脚面行走
      姿态中的鼓槌敲打着
      关于行走的坛坛罐罐

      这些“大块头”这些行走的“老师”
      把我们变成T台下的观众
      却不觉得自己
      在走入一幅闹剧
      有人在试着
      把放大的东西贴在它的身上

      陆地的寄居者
      以一种无字的快乐
      占据了河滩
      在水里
      它用家的姿态
      把我们用来写生的纸稿
      一扫而光
      往饮用水里添加了山楂片
      光华的影集里
      有酸涩的一笔等待消化


       2)

      作为胃肠润滑物的丑角
      行为的附属品
      他的一份糖
      通常会被查询与搜找

      它们来自事物的背面
      抬举着形象的图片
      就像是蛙类在箱子的外面
      放满了自己的杯子
      笑是居高临下的
      热心人掀开盖子
      将不爱见光的活物们提拔出来
      有笑纹的钉子
      寻找着钉紧躲闪的软体

      谁在击鼓传花,谁在扮演
      内心的地盘失陷
      娱乐与消遣者殷勤往返
      他们用过的瓶子
      满地乱滚


             ◇内心里是什么样子◇

      套房还是单间
      我无法进入的地方
      总像是
      每天都有人在进进出出

      我是谁
      为什么碰掉的东西
      要由我来拾起
      弄脏的东西
      要由我来擦洗
      而打碎的东西
      都落在我的胃里

      当初怎么放进去的
      放在了什么地方
      是在箱子
      还是一个抽屉与橱里
      为什么被翻出的东西
      都落在我的外面

      谁来过
      或者还在这里
      是躺着倚着
      还是正坐在什么上面
      凭频率还是由于触碰
      小瓦数的灯泡
      从什么地方闪了一下

      他是谁怎么来的
      又怎么离开
      门在哪
      我的眼睛
      怎么离开我的


                ◇我们◇

      突袭我们必须面对,放弃了什么
      火车在加速脱离。什么留在了轮下
      一个人的沉默不语
      是不是因为 另一个人交出眼泪
      正哭着往回跑。

      绑匪从未露面
      所有的纸条
      都在说出一个事实:“我们同为人质”

      金属制品看起来
      象是扭曲了我们的身体
      一架黑色的挖掘机
      贴着轨道开了出来
      所有的人并不觉得
      自己象是在坑中


                ◇经过◇

      门对着钥匙
      一个固化的脑袋驻守其间
      把守着肠胃的走道与密室

      被设置与机关搞败了的人
      会像一块扁铁
      把自己扔向别处

      里边的人
      像是准备下了水
      等待着开心的茶叶

      钥匙不会离身体太远
      食物的某个角度
      把一些人关在了餐厅的外边


               ◇文学生活◇

      封闭中寻找间隙
      穿行的混乱中
      带出指针与标杆

      以匮乏的一点食物养育内心
      用薄的象米纸一样的墙
      防护风尘

      用尽自己的身体
      去兑换一本书 把福利的事业
      作为灵魂的荣耀


               ◇异生物◇

      飞来与寄居者
      一个身体中 异生物
      在震动中渐次苏醒
      身体的营养与管理者
      拥有了眼睛 味蕾
      几副肚肠
      在学习与驾驭中
      使用与寻找着自己的身体

      存在的历程就是食物的变换
      不拒绝 包括强制地进食
      包括卡刺与异物
      为了配合这些食物
      它需要有一个另外的胃

      从糖、蜂蜜 锉与铁钳
      刀刃子弹火药与塑料
      它都要试着磨碎与吸收
      以壳食物做材料
      改造躯体
      拖着撬棒寻找空间

      偿付出疼痛与血
      在后来的日子里
      学会了缝补
      用金属的目光阅读柔软的面料

      沿食物生长
      保持今天和养育明天
      就象生存
      是挑选的结果
      一个统治者
      一个奇怪的人
      用水笔书写历史

      没有单独的履历与记载
      他的许多事情我们并不知道


               ◇拾穗者◇

      麦穗躲过了粮仓
      农妇
      前来捡拾喜悦的掉落

      抓取者急于消除距离
      秋收后的田地
      给了攀找肩头的手臂
      旋转的弧线

      麦穗引导了人的谦恭
      还是人们选择
      把握了虔诚的一种方式
      金色的遭遇
      有着自身的角度

      这看起来
      象是汇起的风
      打开了画室的窗户
      调转着搁在桌上的怀表

      把米勒拽到了画布前


【综合重构】重构综合的再实现                      

·克文·


            ◇为什么就不放荡下去呢◇

       A

      为什么就不能长一点
      可以伸的更远一点
      可以触摸到更遥远的深邃

      总在畏惧什么呢
      任血管扩张再扩张
      让血流直抵黑的终点

      一名肖像画师只盯着别人的脸
      看不见自己的阴暗处
      杂草无奈随风飘摇


       B

      为什么就不多几个呢
      哪怕是些野的,生的或冷傲的
      哪怕是些俗的,浅的或丑陋的

      哪怕就多几个叮当挂在睡眠的墙壁
      偶尔发出一点声响
      惊醒两只猛虎的高潮

      洗劫世界的神奇液体
      从什么树上流淌下来
      为什么就不多几颗星星把鞭打照耀


       C

      煮扁豆还绿着
      木马没乱领带没乱金丝鸟没乱
      一杯酒重新启动之后正一片和祥

      为什么把八隐藏之后
      七和九就分不清邪恶与神圣呢
      有时真的有两块骨头多好

      当胃隐痛渐渐发觉的时候
      已说不清楚是黑到了剧场
      还是白到了剧场


                ◇真实◇

      雨不可能一直真实下去
      有一天总会离开房间
      把逻辑留在冰箱的牛奶里

      打一个哈欠,雨已在油画之上
      美女都不撑伞
      你难道还舍不得雨水从口袋挂下

      不知多少年没向人示爱了
      三两白酒下去再喝一杯啤酒
      还能发生一些什么呢


            ◇这八月里禁止的溪水◇

      只要去找水,总有溪水在不远处流动
      哪怕穿过一个人的肾脏
      一只鸟的呼喊
      或一片叶子的脉络

      哪怕穿过一座死城,被八月禁止
      在腐败而固执的气味里

      而溪水始终没有骨头
      依旧只会被坚硬的石头崇拜
      被黎明的月亮去捕捉该有的微光


           ◇终究会在一杯残酒里裸泳◇

      半夜里醒来,梦全都没了
      想喝杯水,水正在厨房酣睡
      还是继续睡吧,新的梦里
      继续会有羊、鹿、马的跑动
      它们都不会把一杯酒喝完
      它们不对任何空余的想象有兴趣

      睡不着,也会睡去
      当苦闷的夜关闭了所有画图的色彩
      天鹅也会赤裸着所有的舞蹈



〖页首〗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