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越维空】超极限的抒情                        

·陈宗华·


              ◇凌晨的想法◇

      西川说——满屋子
      都是蝙蝠在飞舞
      我的听力绕过墙脚的溪声
      看到一窝米老鼠
      口含稻花,数着天上的星星


      乌梢蛇从动脉里出穴
      二百零六块骨头生出透彻的凉意
      碰到几个赶早场的生意人
      钟摆似的电筒光很是温馨


      母亲不会此时生火煮饭
      她翻了个身,还有少量青丝
      等待镀银。母亲在乎
      安稳的梦境生长桂树的年轮


      我算不安分了。心里老有场战争
      的欲望怂恿我白铠白甲
      誓为部首,统一偏旁
      创立王国的宫殿临朝晨曦


           ◇组诗:语言具备的乡音镜像◇

      ●谷雨

      萍生,布谷鸣,桑有戴胜
      “谷得雨而生也”,棉花
      植入农谚,心就不被蟹爬了
      阴沉的天空暗藏银白刀锋
      娇滴滴的牡丹为爱情冒险开放
      蝌蚪找到母亲,就赢得鼓点
      种瓜种豆,故乡——麦芒,梨铧……
      一些不可磨灭的片断
      又渐渐地越过城市的高楼
      回到粘满肥泥的童年
      家依旧矮小,窝在青瓦片下
      檐里青燕进进出出
      叽叽喳喳地笑我一脸锅黑
      我熄了炊火,摆好粗拙的厨艺
      正等着地里的父母归来品尝


      ●远远望去

      远远望去,鱼群在天空
      听大海的潮声。宇宙蓝色的思绪
      沉积的泥土层厚度不一
      岁月掏空了肉体,只留下坚硬的部分
      给发现者发现不朽的贝壳,石器与陶器
      在远古的现代化,一切最为时常的
      都成了我们的远古。只有稻与牲畜
      对接着今天的生活。城市
      举着钢筋水泥森林般的拳头
      砸向每一寸泥土,想不朽


      ●对于故乡

      对于故乡,文字
      你要经受精神极端蹂躏
      获得发声的纯青炉火
      炙烤奔波的肉体,让
      神经末稍无时不感到
      水土的疼痛

      “不服!”就是故乡
      根深蒂固的血质
      与异土相克,让我永生难抹去
      羊水被岁月蒸发后
      残存的流痕


      ●夜行路上

      雨夜,路面
      是一片不安分的波光
      我飞速驰过
      溅起一地蛙声
      远远抛在身后

      我俨然进入稻花丛了
      其实春天还没过完
      离子夜还有十分钟
      我就捻到流水线了


      ●消融

      你在最高的地方触及最矮
      你在最冷的地方胸涌最热
      你是情感最薄弱的环节
      你凌驾于九天之上
      白云作了你的裙裾
      你,是生活的泄压孔
      你是岩浆奔泻的泉眼
      你痛,那是因为你获得了地热
      你快乐,你摧枯拉朽
      列亡,亦或重生
      冰雪消融,遗址诞生


      ●又到清明时

      我不能学重耳,放火烧山
      逼迫与我不同道的兄弟出山
      我也不能与杏花比春天
      找不见牧童了,他们
      都打工去了。而您们——
      我的先辈们,正在泥土里养尊卑
      我是一定会来的,我知道
      您们在泥土下边寂寞
      就我还能守着清静的故乡
      放着风筝,与您们说说
      气候的变化……


      ●黄昏读树裸枝

      黄昏,蜘蛛踞有夕阳吐出树的裸枝
      读出你满头的青春弥漫天空
      交织着骨感的素描,静静的运动
      随尘埃坠落,模糊的美学
      滋生出一种怆然——
      浑浊的记忆,不因有蚊蝇触网
      就更加地血色起来


【跨越维空】超极限的抒情                        

·龙羽生·


                ◇桥◇

      我一直在等待
      显然
      我在等待

      桥,构成悬念
      拉长时间,将生与死
      固定在两岸

      你是知道的

      桥是沉默的雕塑
      所有的呼唤
      等待回音

      沉默因此得以凸显
      尽管我不甘心
      世上会有过河拆桥的女人


                ◇石鱼◇

      鱼和石头以各自的方式
      迁徙。水沉溺它们
      呵护,即驱迫
      上岸,是被波浪出卖的结果

      在餐桌上默哀不会飞翔的
      刺和零碎的骨头
      鱼和石头彼此创痛
      美的极致,仅仅是一副换型手术

      亿万年流水的修饰
      棱角遭遇雕琢打磨
      玲珑的曲线,鳞鳞的浪花
      笑,罩在玻璃里,供奉案头

      向对岸,为了永恒的追求
      鱼和石头的迁徙
      合二为一。这还不够
      河与岸将反复重塑:石雕之鱼

      2013年5月8日


               ◇攥紧拳头◇

      美人攥紧拳头发誓
      绝不堕落

      曾经的幻想是一把彩色石子
      来自非洲,非金非墨
      命中注定,她要的不是戒指
      不是钻石

      在打破机关的窗户后
      北漂南奔。凭借手提电话
      一条看不见的绳索,牵引她

      生命中唯一的安慰
      就是自己的良心
      爱己所爱,恨己所恨

      单薄的情感刀片一样窄
      爱和恨展开
      白昼与黑夜的翅膀

      就像一支歌
      有快乐,有忧伤
      她的心在歌唱着——飞翔

      一次次醉酒,一次次狂歌劲舞之后
      点燃一支蜡烛,回到自己
      单人间,双人床

      绝不堕落
      美人发誓攥紧拳头


【跨越维空】超极限的抒情                        

·莲生·


                ◇线索◇

  二十多年的堆积,乃至饰以虚无,
  乃至最精确的晚上12点,
  箴言,关于如何数数疾病和幸福,已变成了秘密。
  我仍然容易饥饿,真实而清晰,
  我仍然容易紧闭嘴唇,仿佛开水都变成了黑色的牛奶,
  并无异常,正如他们的谎言一样平常,
  轻易地就能被抓住和处理,欲望太拥挤,成了一块废铁皮。

  今天至到死亡,我们相爱彼此如罂粟,势均力敌,
  你早就知道自己不能打动那位由坚硬石头雕刻而成的神,
  即使你敢于唾弃空虚病态的信仰和方式。
  早就没人能得知芸芸的昨天和未来是否肮脏与虚弱。

  但是明天我还是要晒着大阳清点过去的门,
  明天我还是想转到那块石头后面告诉他,我一定还很爱他。
  我一定还是那样深深爱着他。

  我把我的我的,都保存起来,重重叠叠,有水有脉搏。
  你的自决,那只是一种线索,
  我终于得知活着一种顽劣的心智。
  你的光,一双摇摇晃晃的红色石头耳环。
  你的阴影,一堆不断涨大愤怒的黑色蜜蜂群。
  你的作品,一种不能重复的沉溺和无可模仿的动作。
  你终于为我关上一头门,成为另一种我的生,
  这生连接着我的眼睛,畏惧自己,但不会畏惧危险的物体。

  谁的手从窗户缓慢地伸出来,我把香烟递给了他。
  他也许正和你一样对生存怀着强烈的欲望,
  他见过“苏姒”这个名字,
  他或者和你一样敢于冒险,
  穿过了众多的不可思议的地方,
  他也许是另一种线索,他手拿着你小时候幸福的黑白照片。

  太阳光将一直强烈地游走过你的七月,眼泪全失,
  要是有人经过我,我就得暗示自己能给自己保护,
  剩下我在活着,仍对米饭对身体满怀了向往和尊敬,
  很多的忧伤,那些恶毒的幻觉,我仍相信了是真的,
  我终于愿意承认你不是活着那的一位,
  伤口发黑永远不再鲜红,
  一口呜咽不止的井,
  一匹掉进了沼泽表情麻木的马,
  一具剖开最深处也不能再找到引擎的身体。
  你仍然是完整的,无奢求的,不破旧的,无一夜安宁。
  你看看那位沉着的守墓者,一位技术高超的养蜂人,
  我是作为他的相信爱的另一种线索,
  我用自己目击过的十二种爱情装点了他手上的纹理,
  他终于是答应了我会每年的三月为你献出一个雨水愤怒攀爬的夜晚……



〖页首〗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