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验象征】超验于本质之外                       

·木剑流风·


                ◇恶梦◇

      一场战争,在不知名的夜晚
      敲开我的头颅。血快流干,风声愈大
      炮火声愈大,谈笑声愈大——
      他们奋力挖掘金子,丢弃思想

      并肩同行的兄弟,与我搭话
      说到童年、放牛和偷菜娃
      从几个黄段子,再到同桌的她
      一切美好,只为抑制短暂的睡眠

      我听见石头在唱歌,远远几处冷枪
      像老鹰啄食初生的野兔。世界陷于沉寂
      没有人看到我,在恶梦里为他们赎罪
      在现实中,渴望善良地生活


                ◇魔术◇

      化无为有,化有为无
      这场面我们见得太多

      鸽子和扑克牌的舞蹈
      远不能满足欲望

      剩余的时间
      就闭上眼等待——

      美女被斩断
      再完整地跳出来

      头顶上蜘蛛的尸体复活
      花儿在指尖重复开放

      光影演绎无烟的战火
      小丑自导喜怒哀乐

      ——权且放纵一下
      压抑的笑声和眼泪

      这一刻,人为的悲喜剧
      离现实还远


               ◇最后一天◇

      请关上灯
      在黑暗里远行
      背后是
      纯粹的光明


【超验象征】超验于本质之外                       

·新泽飞翔·


                ◇悬崖◇

      1)

      试着使用胶片把一个落下去的人
      倒回来。试着拼凑诗歌的身体
      给他穿上一个背影
      配上提箱也或者是背包。
      落差的边缘 没有护栏
      一个世界与另一个世界隔着的
      是一道灰的坎

      冰的故乡也许是一个冰窟
      身世的线索 它们嵌进
      一个人的背心。在仅剩的山头上
      夜袭的士兵 海水般地围拢
      悬崖 这光线与武器的粉碎机
      这把刀子顶在了一个人的背心
      那刀柄模糊 很多的字符里 我担心着
      看到自己被刻写的名字

      是谁的寒冰掌落在这个人的身上
      只是稍稍地用力 已把待援的心脏
      装入冰的盒子
      死意味着断开与脱手
      意味着没有和解的事情发生
      被黑暗找到
      悬崖上 一个袋中人
      给他最后一击的也许是
      加入了寒冷极地的部落民兵


      2)

      死亡是它的上级 黑暗是不能被追究的
      它有巨大的餐桌
      人类包括警察都是食物的来源
      为什么我会看到 储物间里汇集了那么多人
      食物们在相互推挤与踩踏
      每个人都是他人的时空压缩机
      躲避着 成为下一道菜

      是谁在出卖 谁做了帮凶
      谁在跪拜
      在没有光的地方 我们的眼睛漂浮
      咬 厮打 啃与吞噬
      生存就是相互伤害 是混乱
      在看守们到来之前
      人们身体带伤 千疮百孔或者奄奄一息

      画面中有我 能够照见的只有镜子
      有那么多人背对着背
      他们扭曲 身体变黑 在箱子倒下之前酣睡
      我想喊 但声音出口后
      就被铁嘴的鸟给吃掉了
      镜子需要被看到 等待更多的人
      就象是人的工程
      要汇聚水的力量


【超验象征】超验于本质之外                       

·克文·


                ◇无题◇

      鸟讲的故事忘得差不多了
      反正是一片叶子落下来
      一片简单的叶子
      可能是绿的,可能是黄的
      也可能是红的梦魇

      没有什么可以藏匿的
      一条鱼根本不需要剥开胸膛
      只是一片叶子落在空荡荡里
      一切都是那么干干净净


                ◇无题◇

      楼梯总在拐角处出现
      脚步又有了
      翅膀可以继续安眠

      仿佛一切都是意料中的词语
      读出来
      就有上上下下的生活篇章

      别怪老狐狸了
      他也一样容易中了妖术
      要焦躁一会,才能把角色醒过来


               ◇是你吗?◇

      不敢再说话了
      下午的空不能再空了
      远远的倒影里
      有时光的疼

      疼一样的女人
      拥着一簇蓝色的火焰

      就有这样的一条街道
      所有的垃圾桶
      整年只堆积着情人节的礼物


               ◇薰衣草◇

      这就是你的薰衣草
      在夜空里行走
      在梦里粉碎成无数个精灵
      敲打柔和的脊梁

      这就是你永驻的气息
      春天的陶罐刚刚打开
      一切都是幸福的样子

      谁都没有醉,那些悄悄离开的
      都是一些飘舞之后的灰烬


               ◇到天明◇

      一只小兽与一棵香樟树的决定
      没有多少惊奇
      世间有太多的悄悄话
      隐没在鱼的不断张嘴里

      不像打碎镜子
      总有刺痛的爱发着亮光

      你注定是我幽冥的月
      怕什么
      一样都是从月光水母到月光水母


                ◇躲◇

      装聋作哑能有多久
      一场好声音
      只能掩盖一个下午的虚空

      假若大病一场
      也只是把白旗举得更高一点

      威尼斯迟早会被水运走
      骨刺迟早会把肌肉逼成疼痛

      有一天总会回去的
      网断了,诗不写了,鸟还有最后一根羽毛


              ◇一股风散了◇

      一股风吹散自己真的不容易
      星期八的初秋
      在镜子前忽冷忽热

      一把枪,自己哑了
      并不稀奇
      鸟不好打了
      到处都是果酱,甜甜的

      帽还是帽吗
      秃顶有着太多的理由拒绝


              ◇算得了什么◇

      精神科算得了什么
      走进去的,走出来了
      走出来的,又走进去

      在死之前先死
      又算得了什么
      药开花针结果
      没有比这更熟练的操作

      只不过是把梦做得更彻底而已
      抑郁算得了什么狂躁算得了什么


               ◇郁郁竹林◇

      异域也有郁郁竹林
      无法告诉一条青蛇
      就告诉身边的一群蚊子
      蚊子又怎会相信
      它比流浪短暂了许多

      嫩笋是怎样从山上
      到了思乡的碗里
      在许多个寂寞的黄昏
      是谁把自己一遍又一遍脱光



〖页首〗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