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主义】                              

·诗阳·


                ◇别语◇

      离别之语娉婷而至
      往昔已起身,你说 倘若时间也
      憋不住路的遥远

      你呵,亦说是憋不住自己
      河憋不住水 树憋不住叶子
      花憋不住怒放的伤口

      走吧 空城已祭出三十六计
      命运也难忍岁月

      而我的灵感已将你一笔带过
      历史抹去了水的方向

      河水转身失事 彼岸呵
      彼岸的泪水涟涟

      水呵 齐齐而断的水呵
      浪花切向情节的高度 情人因渴而恋
      姻缘向内坍塌 隐入轮回的空裆


        诗阳  2012-3-29

      选自组诗《目述》


               ◇演讲者◇

      白色的语音因迅猛而堵塞
      纹丝不动的掌声 悬而未决

      裸作为唯一的暗器 不堪于人
      并将一群指点各自击落

      火候出自喉头 那个角色就此冷却成型
      口水在半空继续分娩

      往事如烟 年轮向外突围 十面仍有埋伏
      历史在皱纹内康复着自己

      说吧 台词溢出之时 表情就范
      我们活着、静坐、弃置自己

      或者 哭出一片魅力 让艺术掉转方向
      面向人生的无为
      迷宫呵层次分明 走呵
      走呵,我们不变,以脸色赦免彼此的差异


        诗阳  2012-3-29

      选自组诗《目述》


              ◇信仰与饥饿◇

      忽然而至的一系列轶闻 统一了内外的饥饿
      让山河陷落于舌尖 如果
      与梦想同质的人 总是陷于不同的可能
      手到之处,必将玉体横陈

      此前的时光熬得太久 尘土荒于淳厚

      饥饿感与心智互换角色 人群聚拢
      博弈又会怎样
      一切失败皆归咎为那个污点 总是最美

      念起不随 人会越来越多 但有先后之分
      局中人在酒中修行 此岸只生灭

      一万只互相握住的手 抬起又放下
      让斟酌之举、合理的意识、
      或者“头脑风暴” 结束于审美的疲劳


        诗阳  2012-3-29

      选自组诗《目述》


【信息主义】                              

·无言1314·


                ◇漩涡◇

     也许,我们像一条死鱼
     被水摆来摆去
     当然,我们在想着事情
     用,呆滞的眼睛,和不能呼吸的鳃
     我们的梦,在冰里


     生活从黑到白,再到黑
     离我们更近的,是灰色
     譬如:一堆白骨;一个鸟的断开翅膀
     或者说它本没有翅膀,本没有鸟
     但有清晨。的确,很真实的清晨

     在清晨里,我听到扫垃圾的阿婆在呼喊
     “这个春天没有树叶,鸟儿没有肌肉,太阳,缺乏水分”
     缺乏长出心的基因

     所以,我们结伴还原。从春天到冬天
     企图寻找,那颗断了根的种子
     当然,后来我们碰到了风暴……
     这是几十年的事了,几十年不断重复的故事
     在此不作赘述。因为我不想体验
     被刀子一遍遍剜拭的痛苦

     那么现在我这条死鱼,正用发呆的眼睛
     幻想一些往事,作无用的叙述

     那么现在,其实只是冰川的一个暂停期
     风暴没有来临。白骨,没有浮出水面
     时间交给,凌晨零点


              ◇若打破漩涡◇

     物种轮面前,鸭子是悲哀的
     它无法成为老虎
     即使最简单的离开鸭子
     相反,我不能成为植物
     在草原上,喝露水和西风

     游子低调地回来,静默了一晚上
     眼睛看着星星,吃着玉米
     第二天,他宁愿被灾疫驱赶
     被白骨恐吓
     前一天,他宁愿在墓地里睡一晚上
     闻闻,熟悉的香味

     但是有一天,他又爆发出来
     说:换一个新天地


              ◇我们的冬天◇

     喝炉水的时候,向往地看一只猫
     它的颜色和灵动
     季节的声音和肌肤

     想把痰一口气吐干净,光滑的身子的毛孩
     自由穿梭在水里的鱼,轻松为零
     毛。一瞬间的事,闭上眼睛。飘

     书本之内,尽是沧桑的信仰
     在冰冷的河水中,遇上一万重秋风
     我能看到那座小房子,虽然破败,但真实
     有你的袜子、笔记本和手印
     还有一盆花,现在枯萎了。而当初实在娇艳
     我想现在种下来时,也定是分外旺盛

     不过它的确很美丽,纯真而坚挺
     当初有那个季节,它是如何风华而坚守的
     让世界安静下来,统一成青色或蓝色

     现在我们容许自己呐喊一声:最深爱的东西
     容许按着自己真挚的嗓音,在深谷里徘徊
     去寻找那艘荒废的船,和传说人物

     现在我们容许以最苍老的声音说出真心话
     包括价值、信仰和破裂的梦

     容许,作痛苦的形状,以天使的凄美低泣
     也容许,像幸福的人儿,陷入只有一次的望念

     我们的冬天,都喜欢说在小时候
     而不说现在是如何得迷惘
     现在的雪,却是你最喜欢的,像亲人一样
     而永远,离它太远
     那不是皖北平原的雪
     也不是他的名字

     只有我,用心竭力地把他保存到现在
     为你
     现在请你打开他
     我们一起默念


                ◇语言◇

     没有什么好说的,我看着夜空
     担心有北风
     我看着距离,担心太遥远
     看着星星,太模糊,较小
     被一滴雨,就淹没
     被一次意外,就彻底埋葬

     没什么好说的,我在痛彻心扉
     查字典,想办法
     直到,凌晨九点钟

     语言成了虚幻的东西,软弱无力
     早已忘却,我在看着臂膀,和腿骨
     以及马车上,能动的鞭子

     这些,没什么好说的
     我爱上了动词,却又对它焦头烂额


【信息主义】                              

·新泽文·


             ◇描述(诗二首)◇

       《安静》

      就是一本书
      守在自己的外边

      一个人 落户到石头村落

      声音是寂静的秧苗
      塞子是积水的冤家


       《黑虎》

      生病的人并不清楚
      他们的病情是被黑虎袭击造成的

      一台风扇 一团黑棉花
      一直在狩猎 通常的猎物都被蒙着眼睛


              ◇爬墙的海水◇

       1

      岸滩 被针对
      被争议。

      潮流指挥
      风向点火
      备足了煤炭

      是否是有一个方向
      一架火车 前行
      承载和攀附了
      那么多的海水
      他们要够取什么

      众流汇集 声势拍击岸垒
      各自的锤子 斧子
      踩踏 和攀爬
      释放着 逾越的激情
      通道外抛出
      内心的枝桠


       2

      陆地护卫
      泥土的骨架
      石头
      没有耳朵 鼻子与头脑
      不看来势
      不学习谋略与智慧
      不退惧动摇
      胆混合着铁


       3

      时光游走
      海边 我把一半的
      海岸探出身去

      膨胀汹涌
      溅与沫 碰撞
      刷洗石头的硬与白

      激斗中 翻身走来
      一个侧面人物
      带来了中文的珍珠
      和话语的金链子

      在影像中住下来
      在珠宝箱的旅馆里
      让我的宝物们
      重新站队


       4

      我的题名
      在回去的路上
      成了一只蜜蜂
      往我怀中的瓶子里
      加着蜂蜜
      心里的管子水龙头
      有了内容
      自来水公司的牌匾
      开始从我的眼睛里
      跑了出来
      所有的人
      并不知道
      我内心里的人群
      与欢呼

      这看起来
      像是在水的舞台下
      捡到了好东西



〖页首〗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