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抽象序列】以广义的时空再现内涵                    

·半渡·


               ◇摩擦力◇

      印象滑行
      属性刻版
      摩擦的系数为零
      运动前进
      阻力悖向
      偏见的光滑面
      溜过知觉的惯性
      现实凹凸
      生命如履
      跨越向前铺展

      真相淡出
      定义澄清
      原罪的救赎被肯定
      脚步向后
      生活向前
      生命的坚韧
      来自苦难的重量
      节奏起落
      步履如钧
      豪迈与摩擦同向


               ◇马蹄莲◇

      劈开空气
      顺从引力的拉拢向埋没接近
      这是一次无心的遗落
      梦与醒的临界
      它被肥沃包围

      睡眠和肥力太腻
      春种的种子们习惯了藏匿
      再也不愿意抛头露面
      没落是一种流行
      污染是一种通病
      安逸在不断地分泌
      随波逐流长得很肥
      土壤以外的未知
      都被民主地冠以肤浅
      它心存向往

      地壳的外皮
      很多认知和批判在移情
      他们数落土地及它的附庸
      在夏季的毒辣暗影下面
      很多生命在讽刺中腐烂
      土壤以外的势利
      嘲笑这些玩偶的堕落
      咎由自取
      原来这是命的怀柔

      它从淤黑的成见里
      奋力提炼出曾被曲解的纯洁
      却看到险诈的阳光
      在和它一样地怒放


                ◇空◇

      十四点的市镇
      被夏天轰炸,
      残留下中子弹犯罪的指纹。
      阳光鱼贯而入,
      占据了风的高地。
      摇摆的活力顷刻倒下。
      建筑物庄严的站姿保持完好,
      蠢动的人影中场谢幕。
      阳光涂地的华丽里面,
      动词几乎集体殉职,
      只有站着依然站着。

      诗人的独立,
      直立于阳光的潮汐。
      光子一泻千里,
      他的影子被淹溺。
      空洞过剩,
      曾在人群中从容藏好的
      秘密,无法藏身。
      它害怕在赤裸的空洞里被偷窥,
      却只有成为惶恐的核心被暴露。
      它的孤独犹如诗人的独立。

      阳光的恐怖底下,
      喧嚣肃静。
      阳光的血和反阳光的血,
      以杀戮后静止的炫目
      证明两败俱伤的豪放。
      生命像一具木偶,
      被放大的空洞震慑。
      声音蒸发的瞬间,
      听觉被剥夺。
      这个午后已面无血色。


                ◇拥有◇

      夜色扩散,
      填充白昼的皮囊。
      漆黑开始肥大,
      同时也变得轻浮。
      光的重量恒定,
      体积压缩,密度增加。
      车灯的目光
      偷越窗的防线,
      溅满整个天花板,
      然后坠落。
      我的瞳孔被打疼。

      这个世界躺下,
      有一辆汽车经过。
      它路过耳朵和眼睛,
      如别的偷渡者一般,
      滴进我心的漩涡。
      它的生命状态,
      无法打捞。
      我与它一墙之隔,
      在广袤与狭窄之间。
      我环抱不了物质性的臃肿,
      但我已经拥有,
      就像单薄的镜子
      盛满了清澈。

      我的世界,
      被一辆汽车经过。

      2008-07-29


               ◇财经杂志◇

      合上的封面是它的眼睑
      光芒的狂野切开
      覆盖在它睫毛上的夜的保护膜,
      冲动流出
      湿润的睡眠,我们没有醒觉
      我们曾经藏好的赃物是一种
      流毒的诱惑,在揭发之前窃喜
      此时原罪
      暴露,如此妖艳恶毒
      带着棘轮的淘金欲和攻击性
      屡教不改

      很多个琐碎的复制
      插件于我们的空闲时段
      心怀鬼胎
      稀缺没法替代
      需求却被加剧
      它的吆喝像病毒
      从现实散播到迷梦
      继续叫卖

      动词睡着了
      杀伐还在
      我们找不到动作的修饰语
      睡眠的条被撕成小段
      每段都是天明的忐忑
      各色规模的栏堆满了
      已收割的文字的垛
      捆上侵略的芒刺准备装运
      向着权谋的缺口
      流泪成了一种癖好,梦很粘

      2008-07-26


               ◇软与硬◇

      解除的外包装晾在门外
      水分顺从引力的拉拢
      从衣领往衣角撤退
      身后是柔软的滴答
      被遗忘的地台和水桶
      我此刻净身入户
      跨过软与硬的临界
      像一颗微湿的肉丸
      跌落在水泥盒子干燥的内部
      并在干燥的空荡里
      听见了孤单被摇动而碰壁的声响

      标好了路径
      我四处找寻包裹
      来替代外包装缺失带来的不便
      于是不断打开
      水泥盒子里的内阁
      以及它的内阁的内阁
      直到找到度身定制的空档

      我推开二十三点的暗室
      啷铛入住
      狭窄的四壁就像夜做的棺材
      盛着一滴柔软的自我
      撕开包装音乐的盒子
      除了感觉金属乐的坚锐刺在身上
      硬化我的激动
      我看不见纸屑
      因为黑夜怎么撕裂都是如此完整
      以至我看不见被我遗忘的
      和我被遗忘的碎片

      门外的软和屋子里的硬一起共鸣
      我摆好拖鞋,把门闩好
      将一个人的漆黑封口


【抽象序列】以广义的时空再现内涵                    

·一介老道·


           ◇轨迹的另头,一个运动的点◇

      1

      由某个恒定的轨迹
      是我确信每个细微的动态
      趋于唯一的几何、方程曲线

      比如说起我和你,动态的
      是某个方程组里 两个
      若无关联的唯一实根
      在不同的点上互相映射


      2

      从A点到A’点
      在一个点里想到另一个点
      你想到出轨么?

      譬如叫我说起一匹野马
      在一池草地旁的沼泽里
      不是游刃有余的泥鳅
      怀念一条抽象思维的缰绳


      3

      一条线里有无数个点
      运动的,高速旋转的点
      深入某根神经的内部
      信道。发散的生活

      你必将这样运动着
      恒久空冥的定律 不是
      网。接近轨迹的内核
      一些闪光的碎片
      闪闪的亮,闪闪的


      4

      行走在无形的路上
      我是有形的并蕴含所有
      你再找寻另一条属于你的轨迹?

      在若干年前的曲线运动里
      我和你,是相互偎依的
      粮食。水和影子
      棱角分明、鲜艳光泽


      5

      无数条线汇聚于一个点
      核。形象而抽象的坚硬
      是我生命中唯一的果实

      试图让一个点停下来
      在轨迹的另头
      如我妊娠的诗行
      生根。发芽。接近幸福


【抽象序列】以广义的时空再现内涵                    

·空瘦·


              ◇瘦度上的插画◇

      坐标在思维上
      风口,反向
      清除三更的钟声
      轻轻地抠出高贵的瘦姿

      在极度弯曲的月下
      直起骨形的画架
      眼光深刻
      从饱满的星空中选取素材

      命定的空间
      安插一树童话
      让那堆黑色的笑魇
      不断地挤出肥料

      转动齿轮
      象征性的衰老在加速
      而伸出季节的风景
      薄薄的,永远年轻·龙羽生·


             ◇另一个苏格拉底◇

      另一个苏格拉底离开了希腊
      乘船不需学习 他学会了
      骑马 在饮酒的时候
      独自一人 在月光下观赏菊花
      重要的是 他不再走向人群
      不再走向热闹的集市
      对每一个人询问 关于做人的道理

      我在稠人广众的大厅 一言不发
      我珍藏着金币的模型 痛惜在市场
      流通与磨损的金币 多少贪欲的手
      狡辩的嘴巴 为贫穷所折磨的财富
      油腻地搓揉着人们清白的本性
      我是另一个苏格拉底
      痛惜那些被浪费被遗忘的箴言
      我在稠人广众中失去了金币
      只有小心翼翼地保藏 金币的模型

      这么多人张开嘴巴
      急于表达
      有人的地方 就充满嘈杂的话语
      而我一言不发
      苏格拉底已经代表我 说尽了
      作为一个普通的人 所要说的
      关于做人的道理
      而我所要做的 就是紧闭嘴巴
      艰难地守护 苏格拉底没有说出的言语

      另一个苏格拉底离开了希腊
      他学会了在心灵中培育一棵类似豆苗
      的植物 他学会了离开官场
      离开裙带关系 他学会了在南山似的
      高楼下 离开卑鄙而自私的小团体
      不再计较稠人广众的藐视 包括
      人心的地狱深渊 毒鸩似的蜚语流言
      他学会了把自己当作一座洁净的茅庐
      关上隔绝废话聒噪的门窗 就这样
      在内心深处 他给自己泡一杯绿茶

      2001-11-17


【抽象序列】以广义的时空再现内涵                    

·琴叶榕·


            ◇形式主义的二次光环◇

    死亡(一)

    如果用生来诠释死亡,那么
    是否可以用白昼来置换黑夜

    有人活着,活在黑色的旋涡里
    有人死了,却一直活在后人的思索中

    我无法从四面墙壁中走出
    我惧怕这生与死,仅仅只一墙之隔

    我不敢面对三毛的文字,更不敢去触摸海子的诗歌
    我只能蜷缩在宿命的轮下,目睹影子碎裂

    选择何种姿式的死亡,才是最唯美的方式
    是悬崖还是天空?


    死亡(二)

    当信念的经文随那柱香,灰飞烟灭了
    也许,肉体也就该在现实中一点点消亡
    没有理由,更不需要任何借口

    土,还是尘埃中的那抔土吗
    长满了世俗的青苔,浸透了阳光的代谢物
    我的骨骼还在半空中挣扎,只是
    再也不能发出半点响声

    不要为我撰写什么碑文,我的眼窝枯萎了
    文字,生长于那个黑洞
    在没有人经过的路上
    我的灵魂失去了框架,也没有了血腥

    所有爱我的,还有我爱的人
    请不要再把思念的泪水,淋湿我的梦境
    你可看到,坟前那朵雏菊花开得很美
    那就是,我对你的又一次回眸

    形式主义的二次光环
    站在阳光的假设中舞蹈,你的纱衣
    漫妙着虚情的眼睛,如烟云的幻影
    请不要,站在自恋的镜前寻找

    一滴秋露在预定的轨道中,僵硬
    那只蝶儿,钻出了蛹
    脱落的茧,沾在了小草的嫁衣上

    再次走进,这几何图形支撑的房子
    行为艺术涂满了春天的色彩,只有一个圆
    一个如满月的圆,随着夜的颤栗,滚动



〖页首〗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