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重构】重构综合的再实现                      

·诗阳·


               ◇百科全书◇

      “在无法以沉默诠释的心土中,
       思想以伤口的方式萌芽——诗阳”

      翻开书,被我初步接受的
      是一些不可完成的范例,句号和
      逗号,失去一角的冰川。这些
      延伸向四方的
      不完不美,迫使我放下岁月,升起
      巨大的思想
      驶入知识,以血液的速度漂流

      水,我岂能如诺言般信守
      我努力过,穿梭于难眠难醒的字里行间
      寻找十面埋伏的
      契机。或绕过侵蚀身体的孤岛
      爬向文字的幻顶,在
      纯净的虚拟中,我准时地学会
      向永恒的理性同化

      或者以妄念为撤退的方向,往下,穿越
      书本、古老的皮肤,辨认
      被一页页黑色的预谋所掩饰的废墟
      和比人更原始的企图。我面对
      非分的墙,多余的宿命
      然后想象逃亡于文明的天堂,逾越
      每一个
      逗号,句号。

      进入书的知觉,我的信心遁入
      文字的水底,与泥沙最简单的性别一起
      解救冗长的语言,这是历经一生的
      流泪,水是我的流质
      相对于历史的玻璃体。书里
      无数个瞬间和
      沙,使我脱离符号的表面
      与本质失散,一切演变成大限
      生与死的状态误入
      尘世,成为同一巨构下的
      信仰,被文字认领并成为痛的确证

      在无法以沉默诠释的
      心土中,思想以伤口的方式
      萌芽,自时间的
      深度中。而我必须
      接受精神的形状、欲望的化石
      赎回理性和
      迟缓于行动的感觉
      此时的我,已被一股挣脱历史的冲动
      推向这一切之外,而我也无法
      在隐没的刹那
      抵达命运、以至交还结局

      1997-07-26



             ◇对称:所没看见的◇

      “当爱情背叛情爱时,夜就成为因果轮回的暗器
       而生命在诞生前,就已经忍受了死亡——诗阳”

      一切的对称
      譬如说左边的右边
      我的眼泪等待左眼的悲恸
      另一场伤感的雨已经从右眼徐徐流下
      对称的镜子里
      书翻开孪生的内页
      祈祷的双掌在相邻的象限中吻合
      愿望在另一侧变为行动
      并列的半壁江山
      在拟人的坐标中越过彼此的概念

      也有上下对称的时刻
      我低头时
      看见水中的垂询
      向上的重量
      和另一张溺水的容貌
      而不断向四周扩散的是渴的独白
      脸色携带事实
      逃离轻生的表情
      一个低头的企图埋进另一个自己

      也有前后对称
      我的肉体落后于被出卖的灵魂
      当爱情背叛情爱时
      夜就成为因果轮回的暗器
      而生命在诞生前
      就已经忍受了死亡
      在月光尚未升起的大地上
      有人被身后的影子庄严地超越

      或者与自己的正面
      完全相悖
      我被光阴扣押在自己的背后
      巨大的精神之手推开岁月的阴暗面
      看见它本人
      被另一只手从脑后反向击中
      天赋幽蔽于时间
      思想在寂静的宿命中沦陷

      还有其他的对称
      当我的内心披挂在外面时
      一件无名的往事就已经预支了所有的孤独
      失守的一生
      退回更小的花蕾
      而开放的花将青春的季节吞进
      日子的喉咙里
      猝然吐出一座无计可施的身世
      比失败更坦然的空城

      1997-07-27



【综合重构】重构综合的再实现                      

·诺然·


                ◇回答◇

      这个词不需要成长
      它冰凉的肉体在夜里十分
      冷静且充满渴望
      在睡着前
      它看见咽喉
      用酒的姿势痛饮
      配合默契的手
      也举起平静的颅腔
      这时语言早已在骨骼的终点
      耐心等待
      明天的胎动

      而大脑在苏醒之后
      就带来不冷不热的缠绵
      并且在今天的食物来到之前
      将饥饿的记忆吃空
      唇色的夫人
      念出最纯正的发音
      艳红色之魅力
      她的概念不需要亲口吐露

      牙齿携带着疼痛而来
      被挤压后的动作
      词汇不再语
      灯在主人起床之后熄灭
      胎动的母亲于是断言
      女性也有收成
      男人喝过的酒和水哪
      在黑暗中已经浓缩
      泪水的品牌
      也无性别

      没有内容的自我
      扔下空无主义的皮囊
      指甲比人更刻薄
      挑开掌心捂紧的死亡缝隙
      光线进入黑暗的思想
      人所追求的主题
      变成企图
      整个人类的盖子揭开
      理性的核心尝试着摆脱重力平衡
      肋骨的意义
      与牢笼完全统一
      它自认为是更贴切的空间
      为了尚在跳动的心



【综合重构】重构综合的再实现                      

·抆刀石·


                ◇刺夏◇

      这个夏天是用纸做的
      它包不住火
      便耍起了诡计
      用冰块征服人们的内心
      以及欲望,逼迫吊带衫
      把人类吊起来

      远远地我看见倒立的狗
      像一串漂浮在空气中的脚印
      风把自己藏得死死的,如临大敌
      你的薄唇开启的瞬间
      我闻到了忧虑的动机

      而一滴水亦使我屈服
      它从渠沟爬至岸上
      从此就在我的身体穿进穿出

      这习惯浮肿的夏天,交响乐骤起
      我忽然联想起君王和战争
      看到刷朱红漆的城门悠悠打开
      又闭合,忽略了马车的颓废
      石墙的爬山虎遮天蔽日

      我终于快意地醒来
      在那个如同叙事诗般的午后
      带着嘶哑的歌声,这是奇迹
      你送我的花开出了五颜六色
      由此我脱掉了与哲学有关的命题

      我开始变得很轻,并
      迷失在一场雨的灰色中
      原来我从来就没有触摸到自己

      此时你的掌心开始面对镜子
      哭泣却不是我所想要的
      不存在居高临下的优势
      你开始寻找一条出路,由下往上

      这个注定纸包不住火的夏天
      注定也容不下我
      就将我点燃成灰
      再被风掠去一切踪迹





〖页首〗                          〖目录〗